“頑童”姜昆:相聲越琢磨越可樂

  姜昆接受香港大公文匯傳媒集團全媒體新聞中心獨家專訪。大公報記者攝

  文|大公報記者 劉舒婷

  在香港訪問姜昆是件樂事。

  十二日晚上的上環文娛中心,歡聲笑語不絕於耳。快板、南音、粵曲、評書、相聲輪番上陣,南北曲藝在此匯演,中國曲藝家協會主席,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家、國家一級演員姜昆的相聲《廣東話》作為壓軸節目最後出場。演出開場前,姜昆在後台化粧室接受了香港大公文匯傳媒集團的獨家專訪。

  記者見到姜昆時,他正在抓緊時間與搭檔對詞,兩人你一言我一句,語速極快。此時距離登台演出還有三、四個鍾,坐在椅子上的姜昆氣定神閒,與搭檔一起練習早已熟稔於心的貫口。少頃,待二人練習完畢,姜昆接過採訪咪試了試音,用粵語説了一句“得唔得”,頓時令整個化粧室的氣氛活躍了起來。

  演出當晚,眾演員與嘉賓合影。大公報記者攝

  用笑的藝術傳播民族文化

  是次來港參加“中華曲藝情港澳展演”,姜昆帶來的節目是《廣東話》。“廣東話對北方人來説是個艱難的課題,我們這嘴、這肚子,長得都不太適合説廣東話。”姜昆笑言。為創作這一作品,姜昆鑽研了粵語九音,考據了被稱為“唐話”的粵語與中原古漢語的異同與流變。

  姜昆(左)與搭檔鄭健在香港表演相聲《廣東話》。大公報記者林燕珊攝

  “平時大家可能沒留意,但當我們用一種很可樂的方式將它呈現在舞台上後,用笑的藝術令大家留意到自己的民族文化,慢慢滋生出對文化的敬仰與尊重。”姜昆説,一個民族的子孫後代對自己的民族文化產生敬仰,乃至敬畏感的時候,便會自然而然的對自己的民族產生感情,正所謂“文脈與國脈相通”。

  對於姜昆來説,一九八二年首次來港演出仍然令他記憶猶新,“那時候香港很少人能聽懂普通話。”姜昆分享了一個當年的小故事:一位香港記者用港式普通話採訪侯寶林,“大家都聽不懂(普通話),你到這裏來有觀眾嗎?”侯寶林的回答十分詼諧,“我覺得我不擔心觀眾,凡是來的都是聽得懂的,凡是聽不懂的,他們都不會來。”結果次日香港報紙刊文:“侯寶林在香港大講‘兩個凡是’”。

  1982年,侯寶林、馬季、姜昆等相聲藝術家來香港新光戲院演出(圖片取自“港青快線”微信客户端)

  姜昆在香港記者的港式普通話與侯寶林的標準普通話間來回切換,維妙維肖地“再現”當年的對話,逗得大家捧腹大笑。“只要共同欣賞一門藝術,心與心之間的橋樑就能很快搭建起來,何況香港與內地同文同種。”在姜昆看來,相聲裏包含着多少的中華典故,傳統文化,“老祖宗留下來的東西,數典忘祖可不行。”

  迴歸近二十年後,現今的香港,對姜昆而言,“基礎好了”,因為越來越多的人識聽識講普通話。姜昆表示,此行還將到兩個本地的學校,與相聲興趣班的同學交流。“孩子們如果喜歡的話,不一定要登台講相聲,至少能通過聽相聲,演小段,把普通話練得更好,也是一個本事。”

  在過於娛樂化的當下,過多“無厘頭”的搞笑是為笑而笑,失去了藝術應有的內涵。姜昆指出,對於相聲而言,應該提高它的文化品位,笑過之後還能有些所得所悟,而非笑過了就算了。相聲要經得起琢磨,不能把低俗當通俗,而是要講究一點。“好比在家吃得好,但廣東人還是鐘意出來‘飲茶’,因為環境、吃的東西都有不一樣的講究。對我們來説也一樣,創作也要講究一點,編笑料和故事,讓人笑完了還能琢磨琢磨,能進一步傳播。”文化應該是要滋養人民,對優良傳統的傳承起到作用。

  姜昆為香港的相聲迷們題字“藝在天涯,樂在其中” 。大公報記者林燕珊攝

  為香港相聲迷題字

  “相聲就是越經得起琢磨,越可樂。”姜昆以馬三立在單口相聲《馬虎人》中經典的“撓癢”片段為例,“馬虎人”腿癢但怎麼撓都沒用,原來是撓到旁人腿上了。“傳統相聲就是有些這樣的規律,這些傳統的套路,往往增加了藝術的感染力。”

  不得不説,姜昆是個天生的表演者、叙述者。在採訪過程中,這位相聲界的“頑童”幾次引得在場的工作人員哈哈大笑。特別是説到相聲的四門功課“説學逗唱”時,姜昆即興表演了一段貫口“渾人”。從眉眼的表情,到舉手投足間的肢體動作,再到對語氣、語速的拿捏,都格外能撅住聽者的注意力,讓人不禁跟着他暢遊在有關相聲的一切。

  “頑童”姜昆的自畫像。大公報記者劉舒婷攝

  採訪的最後,記者請姜昆為香港的相聲迷題字。姜昆思忖片刻,在紙上題寫了“藝游天涯,樂在其中”八個字,又信筆畫了一幅“可樂”的自畫像。這個相聲界的“孩子”仍保有着對相聲的初心,用笑的藝術,講古今中外寰宇事,悟酸甜苦辣人間情。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陳旭 chenxu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