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肅點兒】又遇萬年美女

  (大公網12月11日微信客户端《嚴肅點兒》專欄

  最近一個新聞中説,中國吉林省出了一名萬年一遇的美女。

  小妹雖然是個吃啥啥不剩、幹啥啥不行、工資月月光、從來沒中獎的終極女DS,然而苟活二十來年,幾十年不遇的超級月亮、百年不遇的洪水、千年等一回的颱風已經趕上了好幾回。這一會更厲害了,居然有生之年又見識了一個萬年一遇的美女。

  到底是哪家的姑娘生的如此生猛,直接幹掉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的古代四美,直搗萬年前的山頂洞摘得桂冠?

  16歲女孩唐赫因被封為“萬年一遇的東方美人”,不少宅男表示不服,感覺歷史被掏空。

  小妹速速瀏覽了新聞,原來這姑娘今年年方二八,因為參加某世界模特大賽而迅速出名,被外國人譽為萬年一遇的美女。仔細端詳一下這位萬年美女的照片,狹長的眼、塌鼻翹脣。這不禁讓人想起曾經的國際超模呂燕。

  小妹心中一緊,這外國人看中國人的眼神一向有問題。古代第一奇女子花木蘭,到了迪士尼那裏,就成了這樣的了。外國人眼中的中國美女個個都得像動畫片裏的花木蘭一樣,單眼皮、細長眼。家母特地給這種眼睛起名叫“割豬皮”,想來十分形象。看看叱吒國際模特屆的中國模特,基本個個都是花木蘭的臉。

  名模呂燕(右)與花木蘭(左),嗯,沒錯。

  説起女人的美,東西方的理解差得一個太平洋。在不知單眼皮為何物的西方,東方美必然得是與自身人種截然不同的異域風情,不然西方人何必費了半天勁欣賞一副無論鼻樑高度、眼窩深邃度、皮膚白皙度都不如自己的東方面孔?

  儘管如此,還是有大批中國人每年漂洋過海到對面的半島上更新自己的鼻樑、眼窩和下巴,把自己打造成“混血兒”,美其名曰“國際化”,妄圖通過後天的努力跨過太平洋,一如16000年前跨過白令海峽的智人。

  混血網紅臉真是讓人傻傻分不清楚,不如大家一起玩“大家來找茬”。

  可見,現在國人對審美這事的標準比較糾結,泥腿子還深陷在西方標準的泥沼中。不過,看中國古代對美的評判標準,還是很單純的。將古代中國人的審美標準總結的最好的恐怕是《詩經》。 其中將窈窕淑女的標準定為“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

  早前,SNH48成員鞠婧禕就被稱為4000年一遇的美女。

  當然,還有這位妹子,來自SNH48姐妹團BEJ48的蘇杉杉,她被外國媒體稱讚為“四萬年一遇的美女”。

  翻譯成大白話,這個,美女的手得如脱骨的泡椒鳳爪一樣柔軟、纖細,皮膚得如凝固的豬油般雪白。

  現在的美白產品都應該感謝《詩經》制定的國人皮膚顏色標準,如果當年《詩經》把膚色標準定為鍋底灰,中國女性對GDP的貢獻值定要一落千丈。説到膚白,東西方對白的追求,在過去還是能統一的。

 

  歐洲貴族過去常常用藍血來形容自己。倒不是説過去歐洲的貴族都長的都像阿凡達,身上流着藍色的血液。而是因為貴族們不用面朝黃土背朝天勞作,天天在屋裏把皮膚捂得雪白,伸出小臂,血管透過皮膚泛出湛藍色,妥妥的貴族高冷范兒。

  這種對白的追求終結于布爾喬亞式的生活。現在西方流行的是曬黑,小麥色最健康,而且要均勻,所以歐美人的防曬霜從來不是為了防曬黑,反而就是為了曬黑。據説這完全是白人耍的小心機,因為有錢才能去海邊度假,皮膚太白是貧窮的標誌。

  每年一度的“維密大秀”絕對是西方時尚界的糖衣炮彈,意圖用九頭身和大長腿空乏我青年之身,行拂亂其所為。面對這種玉體橫陳的糖衣炮彈,小妹一向沒什麼抵抗力,我見猶憐,恨不得吃成擁有四個加號的糖尿病患者。

  但每每想到我國目前還沒有這等盛事,實在是心中一大遺憾。不過,跟着歷史這個任人打扮的小姑娘穿越回古代,小妹覺得唯一可能實現維密式走秀的朝代非民風開放的唐代不可。作為當朝天子和女性資源的集大成者,皇帝必然能對審美的歷史走向產生巨大的影響,然而,唐朝皇帝都喜歡大號軟糯的女子。如果在唐朝舉行一場維密大秀,定當個個是豐乳肥臀、珠圓玉潤的女子。

  説到古代走秀,倒是想起一個色令智昏的皇帝。據説北齊後主高緯有名寵妃,叫馮小憐。可惜這馮小憐一點也不可憐,倒是肌膚如雪、美豔至極,而且身體冬暖夏涼,簡直是夏日裏的冷氣冬日裏的小太陽,把高緯迷的神魂顛倒,恨不得當成一杯奶茶天天捧在手心裏。北齊後主也是個奇葩,“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希望大家都能領略小憐的美,於是讓馮小憐不着絲縷躺在朝堂的案几上,更令眾官員以“千金”買票來看。北齊後主在治國上沒什麼建樹,倒是在看秀雛形上貢獻頗豐。

  不過,這種荒淫無度只能落得個國破人亡的下場,最後被北周所滅。跟據歷史評價的規律,亡國黑鍋一般都被甩到女人身上,連李商隱都落井下石的表示:“一笑相傾國便亡,何勞荊棘始堪傷。小憐玉體橫陳夜,已報周師入晉陽。”

  有個古希臘智者普羅泰戈拉曾説過一句很牛的話:“人是萬物的尺度”。放到審美這兒也適用。人類文化,除了早期的母系氏族公社時期,剩下的女性美尺度其實並非來自女性的標準,而是男權社會的產物。所以再想想這萬年美女的新聞標題,突然釋然。

  萬年前,女性可頂着大半邊天呢!好看神馬的都是次要,老娘就是尺度。

  (部分圖片來自於網絡)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陳旭 chenxu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