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中國時政 > 全球治理 > 正文

熱聞

  • 圖片

中西制度博弈——行百裏者半九十

行百裏者半九十。未來10年並非坦途,日益成長的中國必將面臨更大的挑戰。而化解之道,只有以進一步改革創造發展「最大的紅利」。

  核心提示:行百裏者半九十。未來10年並非坦途,日益成長的中國必將面臨更大的挑戰。而化解之道,只有以進一步改革創造發展「最大的紅利」。

  未來10年,將是中國夢想成真的最後一段征程:跨過「中等收入陷阱」,人均GDP超過一萬美元,按照世界銀行標準成為發達國家俱樂部成員,並曆史性躍居全球第一大經濟體。

  然而,行百裏者半九十。未來10年並非坦途,日益成長的中國必將面臨更大的挑戰。而化解之道,只有以進一步改革創造發展「最大的紅利」。規劃未來10年的改革路線圖,首先需要認清中國曆經三十多年的改革所形成的體制優勢和中國目前面臨的考驗。

  一、東西方視野下的中國制度優勢

  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中國以漸進的模式,成功從終身制、個人領導決策演變為任期制和集體領導決策。十八大是這個模式的延續,更以新的突破鮮明地回應了西方的質疑。

  中國持續三十多年的經濟奇跡,使西方不得不承認中國模式的有效性和合理性。但同時,它們又從根本上對中國制度提出兩個尖銳的質疑:中國模式無法解決權力的和平交接、中國模式無法避免政治強人和個人獨裁的出現。

  雖然2003年,中國已經成功實現了權力的和平交接,但從西方政治學思維來講,這只是唯一的一次,是特例,不具備說服力。他們認為,衡量一個新生的民主國家是否成熟的標準是看其能否實現兩次權力平穩更替,更何況中國這種「第三條道路」。而在黨的十八大期間中國再度實現了制度性和平權力傳承,無可辯駁地驗證了中國制度模式的成功和成熟。

  同時,前任國家領導人胡錦濤等高風亮節,帶頭「祼退」,完善了中國的權力交接制度。讓西方「中國無法避免出現政治強人」的質疑遁形。

  十八大之後,盡管直至2013年3月的全國人代會,習近平才接任國家主席,但他依然能夠立即就位,展開全方位施政。在反腐敗、注重民生、整頓黨風、治軍等方面雷厲風行。為此,中國台灣《工商時報》的社論稱:「習近平接任中共中央總書記之後,立即以驚人的力度推展新政,包括在政治上徹底與貪腐、官場逢迎的文化劃清界限,在經濟上高舉改革開放的旗幟。他上任才剛滿1個月,各項改革措施就像連珠炮般不斷出爐,而且政策的力度幾近革命。」

  習近平能在即位之初就推行一係列極有針對性的施政舉措,原因在於:一是中國卓有成效的人才產生體係:即在能力基礎上的全國性選拔、長期培養和曆練、年齡限制、定期更替、行政和立法機構的差額選舉。以新一屆領導人國家主席和總理為例,他們均經曆過長達二十年左右的基層任職考驗,並在5年前進入最高權力中心—中央政治局常委,從而對國情、政情、民情了如指掌,可以立即進行有針對性的施政,根本不需要西方新領導人至少長達半年的熟悉情況階段。

  二是中國不存在西方式的憲政空窗期。在西方假如換人或換黨,新的領導者必須等上數月就職後才能展開施政。在美國,這一等待時間近兩個月,在韓國則近三個月。而一些議會制國家,假如選舉出現爭執或者無一黨派占據優勢,則往往長期無法組成政府。如意大利,盡管國家處於經濟危機之中,但本次選舉兩個月之後,才勉強組成一個脆弱的聯合政府。而這些不同派別的政界人士此前還在互相指責、甚至互相謾罵。更令歐盟擔心的是,醜聞不斷的前總理貝盧斯科尼是這個政府幕後最具影響力的人物。奧地利《信使報》認為:新總理恩裏科?萊塔將成為政府的稻草人。因為誰也不相信貝盧斯科尼不會在聯合政府中「垂簾聽政」。文章最後感歎道:可悲的意大利!

  這兩個階段可合稱為國家權力交接時的空轉期。在一個瞬息萬變的全球化時代,這樣長的空轉期,代價顯然過於高昂。

  三是東西方雖然都是從全國選拔人才,但由於制度原因,西方卻不能從全國的層面使用人才。西方由於不同政黨的存在,整個國家的政治人才被政黨切割成幾個部分,並隨政黨共進退。一黨獲勝,哪怕原來的政務官再有能力,也需統統大換血。這既造成人才短缺,又造成人才浪費,更造成政策的非連續性。畢竟政治精英也是稀缺資源,一個傑出政治人才的產生也是多種因素合成的,而政治精英也有其自然壽命。一個政黨連任八年,也就意味着另一個政黨的政治精英閑置八年。這也是為什麼,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夫人去世後,整個西方都在呼喚何時才能再有後來者。

  而中國一黨執政,多黨參政,則完全不存在西方這種體制性弊端。

  本次人代會,中國進行了大部制改革。素有「鐵老大」之稱的龐大利益集團鐵道部被成功納入改革軌道並最終被取消。而連任的美國總統奧巴馬卻在試圖解決「控槍」問題上再走麥城。由此可看出,和西方相比,中國體制可以非常有效地保持政治獨立性。改革開放三十多年,經濟和社會的發展造就了兩大力量的崛起:資本和民眾。今日中國已從三十多年前政治力量主導一切演變為民眾、資本和政治權力的三方博弈。

  在西方,這三種力量博弈的最後結果是產生了以普選為特征的民主制度。民眾通過選票獲得了對政治的控制權,而普選導致的高成本又為資本提供了影響政治的空間。至此,政治權力成為弱勢,民權和資本的權力事實上主導了西方各國,這種模式運行的結果不僅導致了美國引發的全球經濟危機—次貸危機,更令危機中堅持改革的政治人物被淘汰。

  意大利前總理蒙蒂是「二戰」後唯一不由民選產生的,卻又被歐洲認為是「二戰」以來最為出色的領導人。但他在執政期間實行的正確和必要的緊縮政策,引發了選民的強烈反對。結果他在今年的選舉中慘敗。他的政黨在參議院315席中僅獲得18席,眾議院630席僅獲得46席。類似的例子還有以理性著稱的德國。前總理施羅德2000年就未雨綢繆實行今天危機中國家的改革政策,也被選民趕下台。至於浪漫的法國,上世紀90年代希拉克就想改革,結果引發全國大規模抗議,至此改革凍結。就是經濟危機來臨之後,在民眾的壓力下,改革也依然難以啟動。這樣的政治現實,導致政治人物退縮保守,不敢面對現實,致使問題越積越重,最終形成全面危機。

  事實上,今天的西方,政治人物討好選民已經達到荒誕不經的程度。現在巴黎市政府選舉在即,為了籠絡選民,竟然宣布近期隨地扔垃圾將不再罰款。此前規定每個煙頭要罰35歐元。法律在民眾面前竟然變成了兒戲。

  中國傳統上政治都是強勢並處於獨立狀態的。為了避免政治自身不受控制,發展出了「民本主義」(民為貴,君為輕)、「天命」理論。即政治的合法性建立在為民和執政的有效性上,一旦違背,其合法性即喪失,被取代就是合理的。同時還發展出一套政治權力的自我制衡機制。

  直至今天,中國政治獨立性的狀態和傳統依然如故。今日中國,雖然三種權力博弈日益激烈,但至少在全國一級,政治權力仍然有最終的決定權。所以,一些很困難的決策、符合國家長遠利益的決策,都能夠執行。

  至少從現實角度看,一個以追求利潤為核心的、資本主導的制度,一個以追求福利為核心的民眾主導的制度,其合理性、有效性要遠遠低於相對中立的政治權力主導的制度。今年4月30日在法國播放並早早就引發法國關注、讓·米歇爾·卡雷拍攝的紀錄片《中國,新帝國》,由此提出這樣的結論:「在西方,是金融家們掌控政權,在中國不同,中國是由國家控制大公司和銀行係統以及能源。」

  整體而言,從實證的角度看,西方選舉這種方式產生的領導人,要麼無法選出最優秀的人才,要麼無人才可選。即使偶爾出現負責任有魄力、敢於正視現實和注重長遠的領導人,也往往被選民選下台。所以從現實政治實踐看,中國的層層選拔制,有意識的人才培養體係,要勝於西方通過選舉方式產生領導人的模式。

  • 責任編輯:宋代倫

人參與 條評論

標簽: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