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時報刊文談中美關係向何處去

  世界正在經歷新一輪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和平與發展仍然是時代主題,維護世界和平、促進全球發展的力量在增長壯大。同時,世界面臨的不穩定不確定因素依然很多,和平赤字、發展赤字、治理赤字是擺在全人類面前的嚴峻挑戰。機遇前所未有,挑戰也前所未有。面對百年來未有之大變局,“世界怎麼了”“我們怎麼辦”的時代之問亟須解答。國際社會再一次將目光聚焦到中美兩個大國身上。

  中美關係出現新變化

  2018年對於中國以及中美關係具有特殊性。今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也是中美發表建交公報40周年。40年前,中美兩國結束了20多年的對抗,走到了一起,改變了世界。如今,中美關係發展又進入到一個新的歷史時期,面臨着一系列新變化。

  實力對比的變化。儘管美國在綜合實力方面仍具有優勢,但這種優勢正在不斷縮小,在某些領域甚至出現了並駕齊驅的狀態。力量對比的變化也帶來了中美在發展雙邊關係中地位與作用的變化,未來兩國關係謀篇定向的責任更多地取決於中國的能力與意願。

  心理狀態的變化。40年前的中美關係存在着明顯的不對稱性,從經濟到技術,從制度到文化,以至於心理都呈現出這種特徵。然而,近年來中國取得了舉世公認的快速發展,世界對於中國的認識發生了重大變化。

  中美關係面臨新考驗

  新變化帶來新挑戰。當前中美關係正面臨着重大考驗。一方面,推進中美關係發展的動力與維持兩國關係穩定的機制受到重大挑戰,兩國賴以合作的領域與平台調整變化。奧巴馬政府時期中美合作的基礎與領域較為廣泛,議題也更為多元,不僅體現在如朝核、伊核等傳統安全問題,還包括應對氣候變化等非傳統安全領域。奧巴馬政府將氣候變化列為美國必須應對的主要安全挑戰之一,《巴黎協定》的達成被視為中美合作的成功典範。但現如今,中美安全合作的空間發生變化,在非傳統安全領域的合作仍未能建立起有效共識。而原先在中美關係中發揮穩定器作用的經貿關係也一波三折,甚至成為兩國矛盾與衝突的焦點。

  另一方面,或更為重要的一點是美國對華戰略認知極為負面。特朗普政府首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將中國定位為“競爭者”“挑戰者”“對手”,聲稱“中國尋求在印太區域取代美國,擴展其國家驅動經濟模式的範圍,並以有利於中國的方式重構該地區秩序”。五角大樓《國防戰略報告》表示美國安全的首要關切不再是恐怖主義,而是大國間的戰略競爭,中俄首當其衝,強調“與中國和俄羅斯的長期戰略競爭,是國防部的重點優先事項”。《核態勢評估報告》則將中國同俄羅斯等並列,視為美國核安全的主要威脅,並宣稱“中國軍事現代化和尋求地區主導地位已經成為美國亞洲利益的一個主要挑戰”。不僅如此,美國還將與中國的競爭上升到意識形態層面,認為中國對美國價值觀與生活方式構成了挑戰,這最能觸動美國人敏感的神經,也更易引發美國作出強烈的政策反應。

  中美關係發展需要新思路

  新變化帶來新挑戰,新挑戰呼喚新思路。

  研判中美關係的發展需要有歷史視角。從歷史上看,中美關係的發展從來都是磕磕碰碰,起起伏伏,但卻不斷向前。即便在冷戰時期,中美面臨共同安全威脅之時,兩國關係的發展也不是一帆風順的,如里根政府時期因為對台軍售問題,兩國關係發展面臨重大挑戰,其結果便是中美第三個聯合公報的發表。老布什十分重視對華關係,1989年就任總統一個月之後便展開對華訪問,成為美國曆史上最快訪問中國的在任總統。然而,即便在這樣一位對中國有着深厚情感的美國總統任內,中美關係也經歷了重大挫折,但兩國最終還是走出了困境,開創了新的發展階段。因此,當中美關係發展遭遇困難之時,回顧一下中美交往的歷史,汲取歷史的經驗與教訓,對於走好當下與未來的中美髮展之路具有重要意義。

  審視與評估中美關係需要有辯證思維。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以辯證思維來認知中美關係的發展歷史與未來走向是合適的。中美兩國不存在明顯的地緣戰略競爭,而這是引發大國戰略衝突最根本的因素。回溯20世紀兩次人類浩劫,大國之間的對抗從根本上源自地緣戰略對抗。位於太平洋兩岸的中國與美國則不存在這樣的地緣戰略博弈。正如習近平主席所指出的:“太平洋足夠大,容得下中美兩國。”因此,面對當前關係現狀與態勢,中美應該堅定雙邊關係終歸要好起來的戰略信心。對於兩國關係而言,這種戰略信心比黃金更寶貴。

  應對中美關係困境需要有高瞻遠矚的戰略眼光。兩國應從戰略高度認識雙邊關係的重要性與複雜性,加強戰略溝通,避免戰略誤判。雙方應該在相互尊重的基礎上充分關注對方的戰略關切,在強調自身收益的同時兼顧對方的利益訴求。鑑於中國在雙邊關係發展中的地位與作用不斷增大,中國需要繼續鍛造與提升在中美關係中的議程設置能力、方向塑造能力、思想引領能力與危機管控能力,要不斷夯實推進外交戰略的國內根基,為保障中美關係的穩定有序發展提供更多資源支撐。需要注意的是,蓋洛普諮詢公司2月份發佈的民調結果顯示,美國民眾對華好感度達到53%,這是近30年來的第一次。這一事實説明,加強兩國社會層面的互動對於穩固雙邊關係發展的社會基礎與民意基礎具有可行性,也有必要性。

  發展中美關係需要有國際視野。如今,世界正在經歷新一輪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和平與發展仍然是時代主題,維護世界和平、促進全球發展的力量在增長壯大。同時,世界面臨的不穩定不確定因素依然很多,和平赤字、發展赤字、治理赤字是擺在全人類面前的嚴峻挑戰。機遇前所未有,挑戰也前所未有。面對百年來未有之大變局,“世界怎麼了”“我們怎麼辦”的時代之問亟須解答。國際社會再一次將目光聚焦到中美兩個大國身上。推動中美關係的發展與穩定不僅符合中國的國家利益,也符合美國的戰略需求,更是中美兩個大國對世界的應有擔當。國際社會希望看到充滿東方智慧的中國與富有西方智慧的美國能夠走出一條大國關係交往的新道路。從這個角度來説,國際社會對中美關係穩定發展的期待已成為促進和保障兩國關係發展的新動能。

責任編輯:徐孟楠 徐孟楠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