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單車押金難退陷“窘境” 百億押金誰監管?

圖為位於昆明市三市街與金碧路交叉口的共享單車臨時停放點。

  新華社記者 胡 超攝

  押金難退 共享單車陷“窘境”

  本報記者 劉發為

  以共享單車為代表的共享經濟模式,在推動中國經濟的高質量發展中發揮着日益重要的作用。國家資訊中心數據顯示,初步估算,2017年中國共享經濟市場交易額約為49025億元,比上年增長47.2%。

  在共享經濟發展如火如荼的當下,不能少了理智思考,尤其不能忽視共享經濟發展中出現的新挑戰。唯有防範風險,才能實現長久發展。

  交錢容易退錢難

  “為什麼退押金時要經歷‘九九八十一難’?退押金怎麼比交押金困難那麼多?”“一旦共享單車平台破產了,我的押金該找誰要呢?”這樣的困惑與不解,時常出現在記者身邊。

  押金問題,在共享單車出現之初就被曝出;前段時間,多家共享單車企業因存在押金拖欠問題而再次被廣泛關注。

  據曝光的數據顯示,近兩年,70多家共享單車平台中有34家倒閉,並留下了超過10億元的押金退還難問題。中消協收到眾多消費者投訴,僅對酷騎單車的投訴就多達21萬次。

  業內人士指出,共享單車的押金問題在共享經濟發展中是普遍存在的。資金管理不透明、缺乏相應監管,退押金速度慢甚至無法退回,押金被挪作他用,這些出現在共享單車上的押金問題,折射出了共享經濟所面臨的“窘境”。

  以“共享”之名行“租賃”之實,不僅沒有搞活閒置資源,反而造成社會資源的浪費;湊熱鬧的商業模式只是“看起來很美”,難以經得起市場檢驗;借“共享”的名義吸引資本關注,而非着眼於提供良好的產品和服務本身……這些“窘境”值得每一個共享經濟從業者深思。

  百億押金誰監管

  當前,很多共享單車在使用前均需繳納數額不等的押金,多數企業僅通過銀行存款賬户存管用户押金。

  中國互聯網絡資訊中心發佈的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6月,共享單車用户規模已經達到1.06億;保守估計,僅共享單車領域的存量押金規模就近100億元。加上共享汽車及各類物品租賃,整個共享經濟領域的存量押金規模大約在150億元左右。

  專家指出,有的共享單車平台對用户押金、預付資金賬户僅用“存款賬户”管理,並未設立“專用賬户”。而銀行對存款賬户並無第三方監管義務,因此用户的資金安全根本無法得到保障。單靠共享單車平台企業的自覺性,實現對押金的監管顯然是不現實的。

  如此規模巨大的資金,加上近日出現的共享單車企業倒閉潮和押金被挪用的新聞,共享單車押金的安全性問題已經成為大眾關注的焦點。

  對用户來説,押金不是小事,“我把押金交給平台,其實也就是把信任交給了平台”,這是很多用户的心聲。押金難退甚至無法退回的問題,傷害的是用户對平台的信任,破壞的是正常的市場秩序。從某種程度上説,這是給共享經濟塗上了一個污點。

  共享經濟何處去

  一面是用户押金退款難,一面是企業一筆接一筆的融資,這些都指向了同一個方向,那就是共享單車市場離不開資本。

  互聯網的出現,讓許多人一夜之間成為創業者,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下手去搶佔一個領域,掀起一點點水花,融到資再説。一時間,比較企業間融資數額似乎不僅成了創業界衡量新生企業成功與否的標尺,更是被許多人當成了檢驗企業經營水平的標準。

  不可否認,沒有足夠資本的支撐,共享單車企業很難實現可持續發展,更不必説提供用户需要的產品和服務。但是,一家目光長遠的企業不應該以犧牲用户體驗來實現發展。

  共享單車的押金問題,讓用户心寒,讓社會焦慮。遠離了用户需求的融資,就像漂浮在水面上的一層油漬,沒有良好產品和服務的企業,再怎麼想要深入用户,也只是停留在表面。

  共享經濟站在“風口”之上,得到了太多資金的青睞。但是,融得了資金,更要拿出讓用户滿意的產品,保證後續服務,這才是一家企業長久發展的資本。用户呼喚的是真正了解他們需求、並能提供優質服務的企業。

責任編輯:張尋 DN01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