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觀察:機構改革分工調整應對貿易戰

  文丨馬浩亮

  國家主席習近平10日在博鰲亞洲論壇上提出了擴大開放的四大措施,包括放寬市場準入、優化投資環境、保護知識產權、主動擴大進口。其中許多方面與今年的機構改革息息相關。在機構改革及財經新班子調整之後,中國已經形成了應對貿易戰的新機制。

  幾乎是在習近平博鰲講話的同時,在北京三里河原國家工商總局辦公樓門口,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10日上午正式掛牌。這一新機構整合了工商總局、質檢總局、食藥監管總局的職責,管理國家知識產權局、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並整合了商務部、發改委等部門的價格執法、反壟斷等職能。可以説,幾乎所有事關市場環境的監管執法職能都集中在了一起。向外界展示了中國優化投資環境、保護知識產權的決心和誠意。

  而在新一屆國務院副總理的分工中,作為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的劉鶴,分管商務、金融、科技等幾大領域。履新副總理後,劉鶴先後到中國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證監會、科技部、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等單位調研座談。這幾項工作,正是目前中美博弈的“主戰場”,尤其是美國此次貿易戰將矛頭對準中國的科技創新領域,意在打壓《中國製造2025》。在上一屆政府中,商務、金融、科技分屬三位副總理的職責範疇。如今將幾項工作集中由一位副總理負責,這一安排有利於在對美交鋒時“集中火力”,加強統籌協調。

  除了是政府財經班子的一員,劉鶴還有一個重要身份,那就是中央財經辦主任。2016年1月,劉鶴與時任美國財長雅各布.盧通電話,溝通匯率市場化問題。這是中財辦走到財經外交前線的重要標誌。

  在4月4日國新辦舉行的中美貿易吹風會上,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出席。朱光耀同時兼任中財辦副主任,他在財政部分管關税司,並專項負責中美全面經濟對話有關工作。中國決定對美加徵關税的國務院關税税則委員會,辦公室就設在關税司。這種機制也強化了對美經濟對話的效率和權威,形成了組合拳。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齊賓遙 qiby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