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觀察:機構改革中的“委員會”體制

  文丨馬浩亮

  最新公佈的《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中,一個重要的關鍵詞是“委員會”。除了增設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中央審計委員會之外,原有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網絡安全和資訊化、財經、外事工作等四個領導小組,也改為委員會。

  這些機構都是中央的高層決策議事協調機構,任務是加強對全局重大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負責頂層設計、總體佈局、統籌協調、整體推進、督促落實。

  新設委員會,一是有利於整合資源,避免工作碎片化;二是為了實現全覆蓋,避免出現盲區和空白。比如全面依法治國,涵蓋人大立法、政府行政執法和制定行政法規、審判和檢察機關的司法、群團組織的普法、全民守法等眾多領域,設立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加強宏觀統籌,才能真正做到“全面”。

  審計與紀檢監察一樣,是重要的監督利器,不僅要審計政府行政機關,對黨務、人大政協、法檢、監察等機構以及群團組織、國企及國有金融機構、事業單位等等,同樣負有審計監督職責。這僅靠政府系統的審計部門,在力度上就略顯不足。因此,在中央層面組建審計委員會,既實現了全面覆蓋,又極大提高了審計的地位和權威,可更好地發揮審計監督的作用和效率。

  至於領導小組改為委員會,相比較而言,委員會比小組更趨近實體化和機制化。但委員會之間也有不同。一是職務名稱不同,十八大之後新設的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央軍民融合委員會,前者設有主席、副主席、常委、委員等層級,後者則設主任、副主任、委員。

  二是辦事機構不同。四個由小組改設的委員會,都專設有單獨的正部級辦公室,這主要是因為其有大量綜合職能,或肩負專門的管理職責,如中央網信辦統管網絡資訊內容、安全、技術、傳播等各方面,勢必需專門的機構隊伍。而如中央審計委員會,其日常辦事職能已可由審計署集中承擔,故辦公室設在審計署,無需再單設,以集約利用既有的人力和機構資源,減低成本。

責任編輯:齊賓遙 qiby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