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 | 形塑權力配置 破解“諾斯悖論”

  文/楊帆

  同一天聽取審議監察法草案和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草案,是昨日全國人大議程的平行安排,似乎暗合了權力機構配置的二元命題:民眾福祉的高效產出;尋租風險的有效約束。

  此次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之所以稱為改革開放以來魄力最大,系因其跳出了以往行政封閉體系內機構數量“精簡-膨脹”、行政權力“下放-上收”的循環怪圈,全新地內嵌于黨和國家機構改革大布局中,在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總目標下,進一步理順政府與市場、政府與社會的關係,在高效履行政府職能方面做大文章,以順應人民對美好生活的需求,特別是在民主、法治、公平、正義、安全、環境等方面日益增長的要求,促進全社會受益機會和權利均等。

  繼承過去五年反腐遺產

  同時提交全國人大審議的國家監察法草案提出,賦予監察委員會必要的權限,實現對所有行使公權力的公職人員監察全覆蓋,同時加強對監察機關和監察人員的監督。國家監察委員會的設立,旨在將一切公權力關進籠子。國家權力配置的這一制度變革,繼承了過去五年的反腐遺產,在防範權力尋租和利益俘獲方面積累了經驗,料對今後中國政治生態的持續淨化和經濟社會的長治久安產生深遠影響。

  著名的“諾斯悖論”警示世人:一方面,政府作為全社會成員的代理人,要維護有效產權制度,實現產出最大化,增進社會福利;另一方面,政府可能被利益集團的尋租傾向俘獲,難以突破無效的產權制度,背離公共利益。正如新制度經濟學創始人道格拉斯.諾斯本人所言:“沒有國家,辦不成事,有了國家,又有很多麻煩。”

  歷史經驗表明,制度變遷能否有效破解“諾斯悖論”,關係着經濟的枯榮和國家興衰。站在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新起點,在形塑權力配置和約束制度時,中國同樣面臨着“諾斯悖論”的考驗。

  高效配置行政權力,增加全體民眾的福祉,全方位約束權力,防止權力變成侵害公共利益的利維坦,今天呈現在兩會上的制度設計展示了好的開端,當然,要經得起時間的檢驗,需要認真落實和不斷完善。

責任編輯:李孟展 DN02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