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防費連續第三年以個位數增長 專家解讀

\

中國的國防費問題歷來備受外界關注。

  根據提交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審議的預算草案,2018年中國國防預算為11069.51億元,增長8.1%,約佔全年GDP的1.26%,連續第三年以個位數增長。增加的國防費主要用於加大武器裝備建設投入、改善訓練條件、保障軍隊改革和提高官兵生活待遇,為實現黨在新時代的強軍目標提供有力支撐。

  我國國防費增長主要基於三個“時代要求”

  在國家綜合國力、安全環境和全球戰略形勢深刻變化的大背景下,中國國防費增長是合理合法、適度穩健和可持續的。中國政府依照國防法,堅持一個“協調”和兩個“適應”的方針原則,即國防建設與經濟建設協調發展、與國防需求和國民經濟發展水平相適應,合理確定國防費的規模,依法管理和使用國防費。

  國防費增長主要基於三個“時代要求”和一個“現實可能”:

  一是強國強軍的時代要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這是我國發展新的歷史方位。中國的國家戰略目標即實現“兩個一百年”的奮鬥目標有了新戰略安排,提前15年完成基本實現現代化的目標,到本世紀中葉把我國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強國必須強軍,國防和軍隊現代化進程必須同國家現代化進程相適應,要持續不斷、適度穩健地加大國防投入。按照十九大報告,全面推進軍事理論現代化、軍隊組織形態現代化、軍事人員現代化、武器裝備現代化,把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建設“三步走”發展戰略提前15年,即到2035年基本實現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到本世紀中葉把人民軍隊全面建成世界一流軍隊。

  二是履行使命的時代要求。世界正處於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時期,我國正處在從大國走向強國的關鍵時期,國防和軍隊現代化正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新時代帶來的機遇十分難得,挑戰也十分嚴峻。從全球看,世界經濟政治的不確定性不穩定性持續上升,大國戰略競爭和博弈日趨激烈,國際關係複雜程度前所未有。從我國看,“樹大招風”效應日益顯現,一些國家和國際勢力對華防範和遏制的一面有所增大,反對和遏制“台獨”的鬥爭複雜嚴峻,海上安全形勢更趨尖鋭,恐怖主義、分裂主義、極端主義活動猖獗,海外利益安全風險明顯上升。我軍必須把握新時代國家安全戰略需求,履行新時代使命任務,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提供戰略支撐,堅決維護中國共產黨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維護國家主權、統一、領土完整,維護國家海外利益,維護地區和世界和平。

  隨着我國全方位對外開放不斷擴大,我們的國家利益向全球不斷拓展,維護海外利益安全成為我軍的戰略任務。我國現有3萬多家企業遍佈世界各地,每年有1億多人次出境。開展海上護航、撤離海外公民、應急救援等海外行動和海外利益攸關區安全合作,成為軍隊維護國家利益和履行國際義務的重要方式。

  與此同時,中國軍隊積极參與國際維和、反恐和人道主義救援,加強防擴散國際合作、參與管控熱點敏感問題、共同維護國際通道安全、參與維護全球網絡安全等。自1990年首次向聯合國維和行動派遣軍事觀察員以來我軍已累計派出近4萬人次維和人員,先後參加了約24項維和行動,派兵數量居聯合國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之首。從2008年年底以來,連續派出28批護航編隊執行護航任務,已為6400多艘中外船舶提供安全保護,其中一半是外國船舶。從向西非派出醫療隊抗擊埃博拉到對馬航失聯客機展開立體大搜救,從撤離被困也門的中外人員到50餘次執行國際緊急人道主義物資援助任務,表明中國軍隊在維護國際公共安全方面將對國際社會作出更大貢獻。

  三是深化改革的時代要求。世界新軍事革命迅猛發展,依據新形勢下軍事戰略方針,必須提高基於網絡資訊體系的聯合作戰能力、全域作戰能力,有效塑造態勢、管控危機、遏制戰爭、打贏戰爭。國防和軍隊改革取得歷史性突破,形成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種主建新格局,我軍組織架構和力量體系實現革命性重塑。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全面實行改革強軍、科技興軍戰略,國防費投向投量的重點是優化武器裝備規模結構,發展新型武器裝備。

  四是國民經濟發展的現實可能。確定國防費規模的一個基本原則,就是要與國民經濟發展水平相適應。國防費規模的戰略需求,必須以經濟發展為支撐保障。經濟建設是基本依託,經濟實力增強了,國防建設才能有更大發展。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快速增長,于2010年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近幾年在嚴峻複雜的國際環境和國內長期積累的深層次矛盾凸顯的情況下,中國經濟在較高的發展基數上依然保持中高速增長,2016年增長6.7%,2017年增長6.9%。中國經濟規模超過12萬億美元,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保持在30%以上。國家重大基礎設施水平全面躍升,一批重大科技成果達到世界先進水平,這為建設鞏固國防和強大軍隊奠定了雄厚物質基礎。我們要抓住機遇適當增加國防投入,及時把經濟實力轉化為國防實力,加快推進國防和軍隊現代化。

  我國的國防投入始終保持合理適度規模

  改革開放40年來,我國堅持國防建設服從和服務於經濟大局,堅持國防建設與經濟建設協調發展,國防投入保持了合理適度的規模。

  第一個十年——從1978年到1987年,隨着國家工作重點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國防建設處於低投入和維持性狀態。國防費年平均增長3.5%,同期GDP年平均增長14.1%,國家財政支出年平均增長10.4%。

  第二個十年——從1988年到1997年,為彌補國防基礎建設的不足和維護國家安全統一的需要,我國在經濟不斷增長的基礎上,逐步加大國防投入。國防費年平均增長14.5%,同期GDP年平均增長20.7%,國家財政支出年平均增長15.1%。

  第三個十年——從1998年到2007年,為維護國家安全和發展利益,適應中國特色軍事變革的需要,我國在經濟快速增長的基礎上,繼續保持國防費的穩步增長。國防費年平均增長15.9%,同期GDP年平均增長12.5%,國家財政支出年平均增長18.4%。

  第四個十年——從2008年到2017年,我國國防費年平均增長11.3%,國防費佔GDP的比重相對穩定,佔國家財政支出的比重略有下降。2008~2017年10年國家財政收入平均增長率為12.37%、財政支出為9.73%,這表明國防費支出與國民經濟是協調發展的。

  中國國防費是客觀、透明的,沒有什麼“隱形軍費”。1978年以來,中國政府每年向全國人大提交財政預算報告,並對外公佈年度國防費預算總額。從1998年開始,每兩年發表一次的國防白皮書,對國防費保障範圍、增加費用的主要用途、財政撥款制度、預算審計制度、佔國家財政支出比例等情況進行介紹。中國自2007年起開始參加聯合國軍費透明制度,向聯合國提交上一財政年度的軍事開支基本數據,並從當年起恢復向聯合國常規武器登記冊提供七大類常規武器進出口情況。

  以改革的精神管好用好國防費

  我國對國防費實行嚴格的財政撥款制度。每年的軍費預算都納入國家預算草案,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審查和批准,國家和軍隊審計機構,對國防費預算及執行情況進行審計監督。近年來,政府加強國防費科學化精細化管理,改革創新財經管理制度,推進資產管理改革,加強預算執行監督管理,提高國防費開支的透明度和規範性,確保國防費的正確有效使用。

  精簡調整是為了提高質量效能,要推進一場以效能為核心的軍事管理革命,提高軍事經濟效益。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要推進軍事管理革命。其中很重要的一項內容,就是健全軍費管理制度。我軍現行的軍費配置,存在着預算與規劃計劃的銜接不夠緊密、配置結構不夠優化、配置方法不夠先進、使用管理效益不高等問題。適應軍隊職能任務需求和國家政策制度創新,深化軍費預算管理和審計制度改革,是軍隊政策制度改革的重要內容。

  政治決定軍事,政略決定戰略。一個國家是不是對其他國家構成威脅,主要不在於它的國力軍力是否強大,而在於它奉行什麼樣的內外政策。習主席説,中國從一個積貧積弱的國家發展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靠的不是對外軍事擴張和殖民掠奪,而是人民勤勞、維護和平。中國將始終不渝走和平發展道路,堅定奉行防禦性的國防政策,中國發展不對任何國家構成威脅。中國無論發展到什麼程度,永遠不稱霸,永遠不搞擴張。

  (陳舟 作者單位:軍事科學院戰爭研究院)

責任編輯:張尋 DN01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