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觀察| 統籌黨政機構改革

  文|馬浩亮 

  中共十九屆三中全會將於本月26日至28日召開,為下周開幕的全國兩會作準備。與往屆三中全會相比,這是數十年來召開時間最早的一次。實際上這一安排並不意外。

  以往國家機構換屆之年,都會在兩會開幕前夕召開二中全會,研究換屆人事、機構改革等相關事宜,已成慣例。但由於今年1月,十九屆中央委員會打破常規,加開了一次全會,即專門討論修憲問題的十九屆二中全會,因此,往屆二中全會的任務,在本屆就順延落在了十九屆三中全會身上。

  從會期上,本次三中全會與往屆二中全會基本類似,如十八屆二中全會亦是五年前的2月26日至28日召開,主要的議題也有相同之處。根據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披露的內容,十九屆三中全會有兩大焦點:一是將討論《中共中央關於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決定》以及《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方案》稿;二是將討論向兩會推薦的國家機構及全國政協領導人員建議人選。

  與人事問題一樣,機構改革也是換屆之年全國兩會的“固定節目”。不過從1998年以來的四次換屆,討論的都是《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而今次擴大延伸為“黨和國家機構改革”,規模更大,範圍更廣,力度更強。24日的政治局會議強調“在全面深化改革進程中,下決心解決黨和國家機構職能體系中存在的障礙和弊端”。

  自十八屆三中全會謀劃改革頂層設計之後,中央深改小組、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央網信小組、中央軍民融合發展委員會等機構及其辦事機構相繼組建,為推動中央大政方針和戰略思想的決策和落實提供了重要保障。十九大又首次提出成立中央全面依法治國領導小組。政府方面,去年中央金融工作會議後,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成立,負責規劃金融業改革發展,統籌監管,防範和處置金融風險。

  在中國的政治體制下,要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勢必要統籌黨和國家機構改革,僅改革政府機構既不“全面”,也難以真正“深化”。未來幾年,中國要深化基礎性關鍵領域改革,打好防範化解重大風險、精準脱貧、污染防治三大攻堅戰,都需要有與之相適應的黨政機構和領導體制,來確保完成任務。這是此次統籌推進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原因所在。

  人事方面,十九屆三中全會將討論有關國家主席、副主席以及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全國政協、國家中央軍委、國家監察委員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等機構的領導人選。

責任編輯:徐孟楠 徐孟楠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