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陸基中段反導三試三捷 專家指反導能力躍升

  圖:6日,中國官方第三次披露于5日成功進行陸基中段反導攔截試驗。圖為軍方在進行反導試驗\資料圖片

  大公報2月7日訊(記者 葛沖)中國國防部6日發佈消息稱,2月5日,中國在境內進行了一次陸基中段反導攔截技術試驗,試驗達到了預期目的。這一試驗是防禦性的,不針對任何國家。這是自2010年及2013年後中國官方第三次披露成功進行陸基中段反導攔截試驗。中國外交部6日回應有關提問時稱,中國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奉行防禦性國防政策。專家指出,中國此次成功試驗説明中國已經具備了實戰化的中段攔截飛彈技術,擁有了針對複雜彈道飛行環境下的彈道飛彈的攔截能力,甚至具備了對更先進的彈道飛彈的攔截能力。

  今次是中國官方第三次披露成功進行陸基中段反導試驗。2010年1月11日,中國在境內進行了首次陸基中段反導攔截技術試驗,這使中國成為繼美國之後,世界上第二個掌握該項反導技術的國家。知名軍事專家、鳳凰衞視評論員宋忠平向大公報指出,中國在距離首次試驗八年後再次進行中段反導試驗,實際上説明中國攔截彈道飛彈的能力比以前有了更大的提高。

  可應對複雜彈道飛行飛彈

  宋忠平表示,中國此次成功試驗説明中國已經具備了實戰化的中段攔截飛彈技術。他判斷,之前,中國所進行的反導試驗主要是技術驗證,現在應該具備了實戰部署的能力。他相信,此次是一次實戰化檢驗中段反導武器的重要技術試驗,亦算是一次定型的試驗,應該意味着中國現在已具備了針對複雜彈道飛行環境下的彈道飛彈的攔截能力,甚至具備了對更先進的彈道飛彈的攔截能力。

  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研究員、姜春良少將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稱,“中段反導技術非常複雜,難度也非常高,需要遠程預警系統、攔截系統和指揮管理三個主要的分系統密切配合。”姜春良表示,“這三個分系統也是大國才能玩轉的複雜技術。”

  許多人將中段反導技術比喻為子彈打子彈,但姜春良強調需要注意的一點是,對方打過來的“子彈”有可能會改變飛行方向(變軌),可能還有“替身”(誘餌),並不是一顆老老實實直線飛過來的子彈。

  宋忠平指出,中段反導體系作為中國的一個重要的反導支撐體系,是中國反導體系中的一個重要的環節。中國的中段反導體系採用比較先進的KKV(kinetic kill vehicle)技術,也就是直接動能碰撞技術,這種技術目前只有美國掌握,而中國成功試驗表示中國在中段反導技術上已經實現了技術的突破。

  美國媒體等境外媒體曾猜測,紅旗-19攔截彈是中國陸基中段反導試驗的主角,用於摧毀中段飛行的彈道飛彈。其性能公認超過了美國的“薩德”反導系統。

  自主開發區域反導能力

  此外,早期戰略預警雷達是遠程預警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它的作用是在幾千公里外發現來襲的飛彈,為後續的預警、研判與攔截提供實時資訊。目前,只有中國、美國和俄羅斯裝備了早期戰略預警雷達。

  據介紹,現在全球真正能夠掌握區域反導能力的國家並不多,除了美國、俄羅斯,以及歐洲具備一部分外,中國是為數不多的幾個具備完整、獨立的、自己進行技術開發的區域反導能力的國家之一。宋忠平認為,中國已具備完整意義上的中段反導試驗的能力以及末端高空反導的能力。他説,中國現在已經在打造自己的戰區飛彈防禦體系。

  宋忠平強調,中國的反導能力建設解決中國自身對相關技術的實際需求,但同時並不針對第三方。彈道飛彈本身只是一個技術,它是要由人來控制的,所以只要是彈道飛彈對中國構成威脅,中國都可以對其實施攔截。

  海外網的文章亦引述專家指,中國的陸基中段反導系統實際上是中國為維護世界和平,維護大國間的戰略平衡而做出的巨大貢獻。文章稱,中國進行的陸基中段反導試驗是為了防禦性的目的,“在核戰條件下保護反擊能力、贏得反擊時間”。

  大氣層外中段攔截

  彈道飛彈的飛行分三個階段,首先是助推段/上升段,為飛彈從發射架發射到飛彈飛出大氣層的過程;其次為中段,是飛彈飛出大氣層外向目標區域飛行的過程;最後的再入段/末段,為飛彈到達目標區域上空附近,重返大氣層命中目標。

  目前反導主要是針對三個不同的飛行階段進行攔截。雖然從飛彈飛行的階段來看,攔截的越早效果會越好,但在上升段攔截的難度最大。而在中段進行攔截,可以避免敵方飛彈飛臨我方本土,相對於“愛國者3”等末端反導系統,安全係數更高。但中段攔截因為目標距離遠,也要求反導系統的雷達擁有更遠的探測距離、攔截彈擁有更快的速度和加速度,彈頭的飛行精度要求很高,亦要有很靈敏的目標捕獲的制導系統,技術難度更高。

  周邊加速開發部署美技術領先

  據澎湃新聞網報道:近一年時間來,世界及地區主要大國紛紛加快反導技術的開發與裝備部署,且多集中於中國周邊。

  目前,在反導技術領域居於領先位置的仍是美國,反導能力也在美國新版《國防戰略報告》中佔據極其重要的地位。去年5月,美軍曾進行首次洲際彈道飛彈攔截測試並獲得成功。美國剛剛進行了美日兩國共同研製的“標準-3Block2A”型反導飛彈攔截試驗,不過,這次試驗歸於失敗。但並不改變日本採購4枚SM-3Block2A飛彈的計劃和預算申請。去年12月,日本政府正式批准以近20億美元的價格購買兩套美製“陸基宙斯盾”反導系統,進一步強化其反導網。

  在韓國方面,2017年4月及9月,駐韓美軍在韓國慶尚北道分別將6輛“薩德”系統發射車部署到位,進入作戰狀態,並確認火控雷達正常。

  除去東北亞,南亞鄰國印度的反導能力在過去一年也取得重要突破。去年12月,印度宣布成功測試國產反導系統,稱攔截彈在1.5萬米的高空中成功命中來襲目標。此外,俄羅斯也在去年6月、11月進行反導試驗,其中11月的試驗為一枚新型反導攔截彈。

  中國反導攔截設備

  紅旗-19攔截彈

  是中國陸基中段反導試驗的主角,用於摧毀中段飛行的彈道飛彈,報道稱其攔截射程達到3000公里左右,攔截高度大約在100公里左右。

  P波段大型雷達陣列

  P波段雷達的任務為在飛彈預警衞星的資訊支援下,進行目標截獲與跟蹤,並預測彈道,最遠探測距離為4800公里,為X波段雷達提供資訊支援。

  西北反導雷達基地

  西北反導雷達基地配備巨型X波段有源相控陣多目標測量雷達系統,10平方米的目標探測距離約4000公里,能夠精確、實時掌握目標飛彈的速度、距離、高度等資訊,黑龍江亦建立了不可轉動的大型X波段雷達站。

責任編輯:張尋 DN01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