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憲解讀系列】限公權護私權 法治開啟新時代

  圖: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區人民法院法官向小學生講解法治精神及法庭內基本知識\資料圖片

  大公報2月6日訊(記者 趙一存)治國者,必以奉法為重。從“八二憲法”到中共十九大,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實現依法治國是執政黨不懈奮鬥的追求和夢想。改革開放至今,中國確立了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法律制度,從而逐步走上依法治國道路。限公權方面,十八大以來,依據黨內法規全面從嚴治黨,成為全面依法治國重要內容。護私權方面,人民法院通過審判監督程序,糾正重大刑事冤假錯案共34起,隨着民法總則去年10月1日起正式施行,中國司法逐步邁向專業化。立法、行政和司法領域的一系列重大改革舉措,讓中國大步邁向法治化。內地專家稱,全面推進依法治國,開啟中國法治新時代。

  “依法治國的前提是依憲治國,依憲治國的實現靠依法治國。在社會主義國家,依憲治國還包括依規治黨。”中國政法大學教授、中國法學會黨內法規研究中心學術委員柯華慶在接受大公報採訪時表示,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在依憲治國和依法治國方面最重要的成就,就是確立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的法律制度,包括“八二憲法”及一系列基本法律,使中國逐步走上依法治國道路。

  設全面依法治國領導小組

  柯華慶指出,中共十九大決定成立全面依法治國領導小組和推進合憲性審查工作,確立依法治國和以德治國相結合與依法治國和依規治黨有機統一原則,這意味着,隨着黨內法規的立改廢釋工作推進,黨內法規體系初步形成,“這是十八大以來最凸出的成就。”

  事實上,十八大以來,一項項“約束公權”的改革紛至沓來。中國著名律師、全國律師協會法律援助委員會主任、北京市致誠律師事務所主任佟麗華就表示,執政黨已將依據黨內法規全面從嚴治黨作為全面深化依法治國的重要內容,一系列重要黨內法規制度建設成果,標誌着中共黨建已經步入法治化時代,在理論和制度設計方面解決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制度的根本性問題。

  2017年7月,一則快訊引發海內外關注:孫政才涉嫌嚴重違紀,由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對其立案審查。落馬時,孫政才仍擔任中央政治局委員。改革開放特別是十八大以來,中央鐵腕反腐,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計劃、蘇榮等國家領導人級高官紛紛落馬,一項項約束公權力的政策法規陸續出台,這讓民眾看到了法治希望。

  出台或修訂近80黨內法規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柯華慶指出,過去五年中共在完善黨內法規、約束公權力、建設法治政黨和法治政府上取得巨大成就。據不完全統計,迄今為止中紀委共立案審查中管幹部250餘人。同時,全國紀檢監察機關給予紀律處分已逾119萬人,反腐敗鬥爭壓倒性態勢當前已形成,不敢腐目標初步實現。十八大以來中共出台或修訂近80部黨內法規,超過現有黨內法規的40%。全面從嚴治黨愈加有法可依、有規可循。

  2013年11月,中央發佈《中央黨內法規制定工作五年規劃綱要(2013-2017年)》;前年10月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召開前,已修訂完成《廉潔自律準則》、《中國共產黨問責條例》等三部條例,六中全會審議通過《關於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和《黨內監督條例》兩部重要黨內法規。

  中國著名律師佟麗華認為,一項項黨內法規出台,向全黨全社會釋放黨要管黨、全面從嚴治黨、依據黨內法規管黨治黨的決心和立場,標誌着黨建步入法治化時代。

  《中國法院的司法改革2013-2016》白皮書顯示,十八大以來,法院通過審判監督程序糾正聶樹斌案、呼格吉勒圖案、張氏叔侄案等重大刑事冤假錯案34宗。2013年至2016年,各級法院共依法宣告3718名被告人無罪,依法保障無罪者不受追究。佟麗華表示,執政黨有勇氣依法糾正一批歷史上的重大錯案,制定防止冤假錯案規定,彰顯全面依法治國決心,提振了全社會對司法公正的信心,是中國人權司法保障的重大進步。

  擁制度建設後發優勢免走彎路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柯華慶向大公報指出,社會主義國家的體制是黨導國體制,黨如何領導國家則需要規範。當前黨導法規有三種形式,一部分是以黨內法規形式存在,一部分以慣例方式出現,另外一部分則可能是完全沒有規則可言的。

  柯華慶指,很多民眾不知這些法規如何產生,這導致很多人浪費太多時間和精力在政治揣測和政治八卦上。

  事實上,法治要求將慣例形式和沒有規則的儘可能變成明確的黨導法規,這樣使得黨領導國家既有正當性又有規可循,柯華慶期待中國的法治成為社會主義憲治和社會主義法治的典範。

  中國着名律師佟麗華表示,中國應發揮制度建設後發優勢,加大力度研究西方在立法過程中的經驗和教訓,好的經驗就要大膽借鑑,教訓亦需及時吸取,避免走彎路和錯路。

  建設職業化法官隊伍

  糾正冤假錯案是十八大以來全面依法治國的一個縮影。實際上,過去五年,民法總則的出台、設立國家憲法日、法官員額制、立案登記制等一系列影響深遠的改革措施相繼實施,凸顯中國司法正逐步邁向專業化,而建設一支正規化、專業化、職業化法官隊伍的目標亦正在實現。

  同時,中國司法改革更注重保障人權,從全面修訂環保法,到制定國家安全法、反間諜法、反恐怖主義法等,為民眾築起一道法律的“防火牆”。天下之事,不難於立法,而難於法之必行。回首過往,法治正成為中國人民的共同信仰,如今,社會主義法治建設已邁上新徵程。

  逐步完善建統一法律制度

  2013年3月26日,備受關注的“張氏叔侄姦殺案”經浙江省高院依法再審公開宣判,認定原判定罪、適用法律錯誤,宣告涉嫌于2003年5月在杭州強姦殺人的張輝、張高平叔侄無罪,是十八大後首起得到糾正的冤錯案件。當年4月,浙江省政法委成立調查組,徹查全部司法過程中的涉案人員。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柯華慶表示,未來需要做的是逐步完善和落實,在憲法中建構依法治國和依規治黨真正有機統一的法律制度,而不是僅僅口號上的。

  保護兒童立法飛速進展

  “見證了過去20年中國兒童保護的發展歷程,我只能用‘振奮’來形容與兒童保護立法相關政策的變化。”中國着名律師佟麗華説。

  佟麗華現為全國律協未成年人保護專業委員會主任及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研究中心主任,他説:“過去總有殘忍的虐童案件發生,但是面對一些非常惡劣的情況,我們卻無可奈何。”他認為,中國的立法實際上有保護受虐待兒童理念,奈何涉及具體案件時由誰來提起訴訟、撤銷監護人之後孩子誰來管等問題均未有説明。

  十八大以來,三個重大立法政策出台,保護兒童立法有了飛速進展:2014年底,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民政部聯合發佈《關於依法處理監護人侵害未成年人權益行為若干問題的意見》,對受虐孩子在緊急安置、臨時監護等問題上作出明確規定;2015年12月,《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家庭暴力法》發佈;2017年3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出台。佟麗華稱,這些立法令很多惡劣案件迎刃而解。

  2016年春節後首天上班,國務院印發《關於加強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的意見》,當年六一國際兒童節同月,國務院發佈關於加強困境兒童保障工作的意見。佟麗華説:“在16年半年時間,針對留守兒童和困境兒童相繼發佈政策,足見國家對這個領域的關注程度。”

責任編輯:張尋 DN01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