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調查湖南弒師案 嫌犯:他向家長打電話時激怒了我

  新華社長沙11月14日電(記者周勉)11月12日,湖南省益陽沅江市第三中學16歲的高三學生羅某傑,在辦公室將自己的班主任刺死。沒有人想象得到,一個成績優異的學生,會如此對待關愛和器重自己的老師。這起事件是如何發生的?

  是老師太嚴厲了嗎

  三中所在的黃茅洲鎮離市區有一個多小時車程,人氣並不興旺,鎮上隨處可見大門緊閉的鋪面。12日上午,學校高三所有班級正在進行全市統一的學歷水平考試。

  原本在下午考試結束後,實行封閉式管理的學校會放幾個小時假,允許學生們到校外活動。但1502班班主任鮑某把全體同學留了下來,讓大家觀看一部時長16分鐘的勵志視頻,並要求每人寫一篇500字的觀後感才能離開。

  臨時增加的兩項任務,讓打算到鎮上買東西的小羅感到不滿,還當場和幾個同學表示了反對。老師離開後,他起身去廁所,並一直在走廊上逗留。在被班主任看見、叫到辦公室前,他把放在教室窗台外準備帶出去的水果刀,揣進了兜裏。

  案發現場

  悲劇就在只有他們兩人的辦公室裏發生了。

  班主任批評的,不僅是他當天不端正的態度,還有最近起伏較大的成績。鮑老師讓他報了號碼,當打給父親的電話無人接聽,鮑老師正準備撥通母親電話時,站在側後方的小羅突然掏出水果刀,刺向了班主任……

  “很後悔自己的行為,也非常對不起老師和他的家人。”目前,已經被警方控制的小羅情緒已經完全冷靜。“覺得老師太嚴厲了。自己既為出校時間被擠佔感到憋屈,更為通知家長的做法感到憤怒,以至於激動,已經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了。”他説。

  不想考重點大學的班級第一

  在不少師生看來,鮑老師一直把小羅當自己兒子看待。小羅成績經常保持在班級第一、年級前十的水平。正因為如此,給大家印象總是樂呵呵、很隨和的鮑老師對他是既器重又嚴格,不僅常常找他談心,還曾為他爭取到一份名額很有限的獎學金。

  但這份關愛卻被小羅當成了麻煩。上學期小羅和語文老師因為課堂問答起了一點衝突,事後得知此事的鮑老師要求小羅道歉,還很嚴厲地批評了他。

  “我從來都不喜歡回答問題,所以覺得鮑老師的要求有點過分,那次之後,我開始反感他找我談心。”小羅説,“我不覺得班主任對我多好,對他也不了解。”

  小羅的成績足夠讓他考上一所重點大學,但他對此並無太大興趣。同學小藝告訴記者,小羅曾經給不止一個同學講過,自己只想考取本市一所普通二本學校。小羅對自己這個規劃的解釋是:“我只想過輕輕鬆鬆的生活。”

  “每次考試完後,他喜歡打聽跟自己水平接近的同學的分數,但不是要跟別人一比高下那種。”成績和小羅差不多的小松告訴記者,他不會因為某一次考得差就特別努力。

  “他是典型的‘效率型’學生。”與小羅同寢的小高説,小羅花在學習上的時間並不算多,他喜歡健身,也打網絡遊戲,還愛看漫畫,但都不算沉迷。“每次我們跟他請教問題時,他都會先模仿一個漫畫人物發功的動作,然後很輕鬆就把解題步驟説出來了。”小高説。

  小羅不太喜歡和老師交流,班裏的班幹部競選,他也從來不參加。但他與相熟的人能有説有笑,“玩笑開多大都沒問題”。那把行兇的水果刀,之前也曾被他拿出來與幾個同學把玩,還常常在課桌上雕字刻畫。

  究竟該汲取什麼教訓

  鮑老師曾經獲得過益陽市優秀班主任稱號,小羅的成績一直穩居前列。原本應該是雙贏的一對師生,最終卻是一個失去生命、一個失去未來的雙輸結果。儘管弒師的極端事件並不具備代表性,但箇中教訓仍然令人反思。

  沅江市三中校長劉坤龍介紹,學校雖然是封閉式管理,但並未嚴苛到軍事化的程度。“在事發之前的一個月裏,學校都沒有舉行過大型考試。相反,最近一直有高三學生也可以參加的籃球賽。”他説,學校還是全市的養成教育示範學校。平日裏,每個班都會有誠信、守法、尊老愛幼等不同主題的班會,一些主題還會特意請警官、法官來進行宣講。

  “但我們學校已經很多年沒有專門的心理輔導老師了。”劉坤龍告訴記者,2013年學校唯一的專職心理輔導老師調動之後,一直在向上級主管部門要求再引進一位。然而,因為地處偏遠鄉鎮,學校連普通老師都招不到。“去年我們計劃招19名老師,最終只來了4個。”他説。

  西南政法大學特殊群體保護與犯罪預防研究中心主任袁林認為,不能將未成年人犯罪的責任簡單歸咎於社會外因。“內因的重要性在於它在每個人身上的表現都不一樣。”袁林表示,這就需要教育工作者體察入微,儘量和受教育者成為朋友,去了解他們真實的想法,而非管理與被管理者的角色設定。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認為,受教育者已日益多元化,不能再按照同樣的標準和路徑去要求有不同追求的人。“尊重每個人的選擇,在合理範圍內儘可能讓受教育者在自然狀態下發展就是最好的教育。”儲朝暉説。

  相關報道:

  湖南16歲中學生刺死班主任,被殺老師曾為其申請最高助學金

  11月12日晚,湖南益陽沅江市公安局官方通報稱當日下午4時許,沅江市三中高三某班學生羅某傑(男,16歲,沅江市草尾鎮人)與班主任鮑某(男,47歲,沅江市陽羅洲鎮人)發生爭執,羅某傑拿出隨身攜帶的彈簧跳刀刺傷鮑某,鮑某隨即被送往醫院經搶救無效死亡。

  有知情網友稱,當天下午放假後,鮑某要求羅某傑留在教室寫作業,羅不想寫,便到辦公室找鮑老師。鮑某説要是不寫就轉班,隨後二人發生爭執,羅掏出刀捅向鮑某的脖子。據鮑某之前的學生透露,羅傷人後就離開現場,將殺師的消息告訴同班的鮑某女兒。受傷的鮑某滿身是血,送院後搶救無效身亡。

  11月13日,沅江市公安局知情人士對每日人物稱,他們了解到羅某傑成績好,且與被害老師關係不錯。此資訊也得到了曾與羅某傑同住一年的學生邱毅(化名)的證實。

  室友猜測兇手有家暴史

  邱毅對每日人物稱,羅某傑成績優異,待人有禮,平日較寡言,“他看見我都叫我哥哥,髒話都不會説。”

  邱毅還稱,羅某傑成績優異,學習刻苦,高一開始就上重點班,剛進去二十、三十名,後來慢慢升到一、二名。

  據了解,羅某傑生於農村,寄宿在老師家裏,早餐羅某傑一般只吃一個麪包或方便麪,每週還省下四、五塊錢買漫畫。他每年都申請助學金,班主任鮑某還給他申請最高助學金,據説有兩三千元。羅某傑每週只有二十塊零花錢,室友多的話一週則有幾百塊錢。

  羅某傑的室友曾聽説羅被父母打過,他猜測是羅有家暴史,受不了老師的嚴厲批評。

  據同學稱,羅某傑性格較孤僻,在學校沒有很要好的朋友,愛好只有打乒乓球。他也不愛與室友閒聊,只喜歡和與他同級的一個普通班同學比成績。每次成績出來,就跟其他人炫耀自己的分數、排名。

  被害班主任喜歡成績好的同學

  邱毅稱,被害的班主任鮑某家中有個得了癌症的妻子,獨生的女兒就讀於他所教的班級,成績優異。多年來,鮑老師獨力支撐家庭,疼愛妻女。

  鮑某所教的班級化學成績總在年級排第一, 2011年他還被評為益陽市優秀教師。除此,他還很受學生歡迎,學生喜歡叫他“鮑哥”、“鮑爺”。

  據一名曾被鮑某教過兩個月的學生回憶,鮑老師上課幽默,但對學生嚴格。該生當年在化學課堂上一直説個不停,聲音較大,鮑老師就説他像個街上的老婦女,讓他嗑個瓜子、拿杯茶再説。

  邱毅稱,鮑某很喜歡成績好的同學,學習成績好的羅某傑也得到了鮑某的喜愛。也有其他同學證實,羅某傑曾在班上排第一名,“老師們都挺喜歡他。”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史亞會 史亞會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