攜程親子園虐童事件:留給成年人的時間不多了

  文| 徐孟楠

  近日,上海攜程親子園虐童事件,引發持續熱議。根據現場監控視頻,任職教師不僅平白無故毆打孩子,還喂孩子吃芥末,噴消毒水。目前,涉事3人已被依法刑事拘留。這起虐童事件,令人髮指。

\

  從整個事件來看,攜程、託管方(託管園區)、上海市婦聯、地方教委都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對攜程來説,這不是一個無妄之災,即使有一個為員工着想的出發點,但是在後續的監管中,卻存在着嚴重失職,也正是這份失職造成了虐童事件的產生。

  在本次事件中,表面上是無任教資格的“老師”虐待孩童,但是背後既有幼托機構辦學機制的問題、也有學前教育師資建設問題以及部門監管和收費等問題,正是這些混亂成為了滋生虐童事件的温牀。

\

  在市場化的條件下如何養育我們的下一代?這方面,攜程作為企業,對集體福利設施的探索值得肯定,而這份好意必定離不開社會大環境的支撐。可在現實中,資金缺乏、幼托機構稀少、相關人才貧瘠、從業人員門檻模糊等無一不是當前社會面臨的問題。唯有改善整個大環境,才能夠降低此類行為發生的可能性。

  近年屢屢發生的虐童事件,得益於媒介的發展,讓更多問題揭開“蓋子”,而直接原因還是監管的失位。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大概得從法律方面入手。2012年,温嶺虐童案引起全社會熱議,警方對涉事的女老師進行刑事拘留,但最後的結果也只是不構成犯罪而被無罪釋放。

  這種情況直到2015年《刑法修正案(九)》增設了虐待被監管人罪之後得到了改善,免去了一些無法可依,無罪可定的尷尬,但是從後續仍層出不窮的虐童事件來看,約束依然不夠。這是因為大環境還沒有得到充分的改善。

  幼兒和教師們的權利如何保障?什麼部門來對幼托機構進行審查?哪些機構又可以開辦相關的教育?只有解決了以上這些才能夠改變中國幼托市場的混沌局面。治理幼托亂象的當行之計,是儘快出台一部我國學前教育的專門法,來對以上這些做出法律上的明確規定。

\

  一隻手是立法,另外一隻手是輿論。在聲音傳達不到的時候,一切的動作都是沉默。大多數人對於虐童事件都會抱有一種天性上的關注,在搶奪眼球的當下,媒體的參與不應該僅僅就是針對話題的狂歡,進行普法的宣傳或許能夠產生更久遠的傳播意義。

  可以預見的是,現在中國已經全面“開放二胎”,未來的幼托市場的需求會更加龐大,在此背景之下,若是沒有一套行之有效的法律和監管手段為依託,沒有一個職責明晰的部門去進行監管,那又會產生多少個相似的事件?留給我們成年人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責任編輯:徐孟楠 徐孟楠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