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防軍隊建設發展與朱日和的兩次飛躍

  原標題:大鵬大勢大風歌 --朱日和"沙場閲兵"有感

  編者按:朱日和訓練基地,亞洲最大、解放軍最先進的陸空軍軍事訓練基地。對普通人而言,它是一個略顯神祕的符號,因着建軍90周年沙場閲兵的金戈鐵馬,才真正一睹真顏;而對兩代人裝甲兵來説,這片滿浸着心血的熱土,則存留下他們最深的眷戀和記憶。從1957年初建時簡單的裝甲兵訓練場,到如今聲名赫赫的合同戰術訓練基地,朱日和已走過了一個甲子的歷程。

  作為一名戎馬四十載的裝甲兵人、朱日和發展的見證者,韓軍先生在《大鵬·大勢·大風歌》中,以飽含深情的筆觸書寫了朱日和的六十年,展現了我軍裝甲機械化部隊發展的一個側影,既是對兩代裝甲兵人的致敬,又是對後生開創新輝煌的寄語。本網擬分四篇連載韓先生的大作,作為對朱日和訓練基地六十年的紀念,也謹此表達對人民軍隊建設者的敬意。  

  上個世紀的八十年代中後期,那是國防和軍隊建設指導思想實行重大轉變的時期,是軍隊建設、作戰理論空前繁榮,空前發展的時期,也是我們這一代軍人親身經歷並刻骨銘心的時期。新觀念、新思想、新的作戰理論,強烈地影響着國防與軍隊建設,也同樣影響着朱日和的發展變化。

  我們慶幸,很值得慶幸,我們不僅參與、接納、吸收着軍事變革所賦予的新思想、新知識、新理論,我們還擁有朱日和這塊“鍛造明天戰爭勝者”的礪石。

坦克馳騁在朱日和訓練場上。/中國軍網

  合同戰術訓練,通俗講就是師、旅、團首長機關或帶實兵實裝(或部分實兵實裝),帶有戰術背景的演習與訓練。這是朱日和每個駐訓部隊的重頭戲,也是我們始終關注的重中之重。在軍事變革大潮的影響下,借鑑發達國家軍隊的做法,我們結合朱日和駐訓任務,開展了“合成營”的初步探索與嘗試。這既拓展了合同戰術訓練的內容,也摸索了“合成營”的編組,指揮及戰術運用。記得,那幾年每每參加總部會議,肖貞堂部長(曾任總參裝甲兵部副部長、兵種部長),總在強調“合成營”理論與實踐的探索,宣傳此舉意義非凡。肖是那個時期裝甲兵的“領頭人”,是以堅定堅毅、大氣包容、科學嚴謹、作風紮實,這些最典型的裝甲兵幹部特徵的代表者。在他極具感染力的人格魅力帶領和影響下,全軍裝甲兵湧現出一批具有砥柱作用的優秀軍人,成為那個時期軍隊現代化建設的領跑者。可不,時至今日,幾十年過去了,“合成營”已有明顯成效,不僅為裝甲兵部隊建設提供了遵循,還成為陸軍部隊作戰指導、編組以及體制編制調整的依據。

  發生在八十年代中期的“百萬大裁軍”,是我軍新時期軍事戰略指導思想實行重大轉變的偉大實踐,是我軍歷史上編制體制改革發展的重大調整。這個時期,裝甲兵成軍後第一次成規模地出現了坦克旅,這在人民裝甲兵歷史上是空前的。隨之而來,坦克旅——這一新生初級戰術兵團的作戰、訓練、管理、保障等建設,都是擺在我們這一代軍人面前的現實而緊迫的課題。

  此時,我正在裝甲兵指揮學院學習,特別關注了坦克旅,並把它的作戰運用,作戰方法,作為我的畢業論文的主攻課題。文中我吸收了“縱深打擊”、“結構破壞”等先進的作戰思想,提出了在合成集團軍進攻戰役中,坦克旅擔任縱深突擊群,運用“菱形式部署,發散式打擊”的戰法。這篇論文,在當年被軍區和總參評為優秀論文。隨後的第二年(1987年),我受邀參加了全軍裝甲兵“臨潼會議”並獲獎。會議期間,我與原六十三集團軍作訓處高在福參謀相識。我們一見如故,相談甚濃。

  高是1969年入伍的老兵,來自北京衞戍區的坦克部隊,歷任過基層主官,當過參謀和裝甲兵科長。他思想敏鋭、文筆精煉、敬業守則,是一個不可多得的“才子”大哥。我們商議,可考慮利用朱日和駐訓的時機,試試我論文提出的“戰法”。用實兵演練去驗證一種作戰方法,對於創新作戰理論十分重要。我很幸運,我有這麼一個心意相通的“哥們”。我還慶幸我們得天獨厚,我們有朱日和啊!報請領導認可後,我們相約先後在兩個坦克旅駐訓時,結合戰術演習,做了接敵機動部署、機動選點突破、多路機動破襲等階段的驗證演練,收效滿滿,並寫了論證報告。對此,我們記憶很深,很有成就感。

  藍軍旅,現如今已是朱日和的一張響亮的名片,有人説它是中國第一支高仿真強軍的藍軍部隊,也有人説它是“朱日和之狼”,在全軍屈指可數,赫赫有名。人類自有戰爭以來就有了戰爭準備,而準備戰爭的一項最基本最重要的活動,就是為打敗對手、贏得戰爭而組織的軍事訓練。兵者説,治勝之道,無非是把握“敵、地、我、友、天”這五大要義。那麼讀懂敵軍,則是組織打仗的首要因素。誰細研了敵軍,找到了破敵命脈,誰就能立於不敗之地。我想,這就是針對性、對抗性訓練產生的初衷。發生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的海灣戰爭,讓我們看到了一個全新的美軍,由此而引發了我軍軍事訓練新的改革熱潮。

  這輪改革帶給訓練領域標誌性的變化之一,就是更加強調了實戰化訓練、針對性訓練、對抗性訓練和模擬化訓練。這些新的思想,新的觀念,直接衝擊和影響了朱日和駐訓。其中藍軍的這種探索和嘗試,是漸進的,是在不斷充實,不斷完善中推進發展的。最初,我們是在訓練之中加以強調,在安排駐訓計劃時,有意識選擇一些駐訓部隊模擬藍軍。憑藉朱日和基地日臻完善的導調、評估、裁判系統,逐步深化了組織帶有實戰背景,對抗性較強的訓練。

Z部長率精英團隊規劃朱日和五大系統建設方案

  那幾年在北京軍區裝甲兵部隊中,模擬過藍軍部隊的有許多家,基本都是臨時性任務。弊端也很突出:不太像藍軍,或者是我們想象中的藍軍。經過若干年的摸索,在朱日和唱響藍軍這齣戲的,當屬張亮,李啟發,張利帶領的各自坦克部隊。記得當年,軍報和中央台軍事欄目連續、醒目地做了紀實報道,在全軍產生了震盪,反響很強烈。這些成功的嘗試,至少對推動北京軍區所屬部隊,實戰化對抗訓練的深入發展起到了積極作用。

  如果與現在這支藍軍旅相比,那是有着很大差距的。由已聞名於世的滿廣志帶領這支藍軍部隊,其專業性更強,底藴更寬厚。這塊礪石它成軍於我軍最老字號,被稱為“裝甲兵祖宗”的坦克部隊,其前身是我軍裝甲兵初創時期的東北、華北坦克大隊。就滿廣志旅長本人而言,也是長期在坦克部隊生長起來的突出代表。有記者報道,“2013年一場思想的風暴,從內蒙古草原颳起,像尖刀剖開了中國軍隊戰鬥力建設頑症痼疾的病因。” 其背景,就是源於朱日和基地的那支模擬強軍的藍軍旅,就在朱日和這塊場地上,它大勝了各大軍區輪番前來挑戰的強師勁旅。也展示出它那“兇殘、狡悍、善變、心狠手辣”的狼的屬性,由此朱日和又多了一個附加詞“狼窩朱日和”。

  想到了藍軍旅,想到了朱日和,它們都與裝甲兵部隊緊密相連,值得書寫的人又都是那個時期響噹噹的裝甲兵人。

  有智者説,一個國家的崛起,一支軍隊的強大,往往發軔於一個時代變化的新拐點,往往離不開一場深刻的創新改革。

  那還是在九十年代的初期,由海灣戰爭而引發的軍事領域變革方興未艾,打贏高技術條件下局部戰爭的戰略指導,已經成為正處在戰略轉型時期全軍的共識,成為我軍建設和現實軍事鬥爭準備的牽引。朱日和迎來了一個前所未有的發展時期,努力創設一個近似現代戰爭戰場環境的訓練基地,悄然在朱日和展開。這就是發生在朱日和建設史上第一次重大的改革,由此催生了以信息技術為支撐,以計算機網絡為平台,以導調監控、戰場仿真、輔助評估、綜合保障和基地管理,這“五大系統”為主要建設內容的革命性飛躍。

  這時的朱日和提升了職級(定為副師級單位),擴充了編制,廣納各路人才,改變了人員知識構成,加大了資金投入,加強了各項建設論證管理,以只爭朝夕的建設速度,徹頭徹尾地改變着朱日和。這場深刻變革的始作俑者,即為時任北京軍區軍訓部的Z部長,以及他所帶領的精英團隊。Z部長,後為上將軍銜,曾長期生長在裝甲兵部隊,出任過總部、軍區和國防大學多個重要崗位。他是我軍新時期改革與建設的佼佼者,是我本人幾十年來的兄長和導師。在他的帶領和推動下,朱日和基地建設發生了史無前例的改變,面貌為之一新。記得也就在那幾年裏,北京軍區的成建制作戰部隊,都按照以往裝甲兵部隊駐訓的方式,開始了整師整旅赴朱日和的輪訓,開啟了基地化、對抗性的組訓模式。在改變朱日和的同時,也改變着人們傳統的訓練觀念,改變着舊有的訓練方式,也許這就是改革創新的意義,也許這就是朱日和的使命與追求。

  大約在九十年代後期朱日和又升格了,定為正師級單位,主官也稱司令員了。那時的朱日和,真可謂是人強馬壯,人才濟濟。其中謝勇、張亮都是朱日和基地司令員任上,很具代表性的人物,他們是職業軍人,是拓荒者,是建設者,是為朱日和建設事業奮不顧身的勇士。朱日和已經記住了他們的名字,他們都是我幾十年軍旅生涯中鐵磁的“哥們兒”。

  進入二十一世紀,一場以信息技術為主要標誌的軍事變革浪潮,席捲了全球,極大地推動了我軍資訊化建設的步伐。為打贏資訊化條件下的局部戰爭,而打造一個近似高技術資訊化戰爭特徵的戰場環境,是朱日和建設在這個時期,創新變革的主題與目標。我以為,就是在這個主題與目標指引下,朱日和基地進入了第二次飛躍大發展時期。

  應該説這一輪創新改革,極大地改變了朱日和,創造了一部蕩氣迴腸、舊貌換新顏的歷史神話,令人讚歎不已。它的佈局設計更加合理,基礎設施有了很大的改觀,鐵路專用線和車站,大型飛機起降的機場已建成,高新技術含量有了很大提升,駐訓各項保障設施條件有了很大的改善,“戰場”環境構設更加貼近實戰化要求。這些巨大的變化,在我的腦海中,就如同神話般的演兵場,就是一部創新改革的史詩。這些革命性的變化,促使朱日和的功能作用也放大了。它不僅能滿足裝甲兵部隊訓練,還安排了所有陸軍建制內其他兵種部隊的訓練。它不僅是北京軍區部隊的訓練場所,還不斷接納外區各類部隊演習考核。

  朱日和基地經過二十餘年的創新改革,其成果舉世卓著。有專家評論:基地先進設施和設備為全軍一流。先後建成了用於實兵演習的“五大系統”,陸軍首個“複雜電磁環境應用系統”和我軍唯一的“聯合作戰試驗場”,推動了朱日和實現歷史性跨越,引領了我軍加快轉變戰鬥力生成模式。

  此時的朱日和以及朱日和合同戰術訓練基地出名了,並且出大發了。記得2005年9月,朱日和第一次迎來了洋人軍官,他們是來自美、俄、英、法、德等二十四國的四十多名軍事觀察員和駐華武官,共同觀摩了“北劍——2005”演習。2008年的夏天,又有三十六個國家近一百二十名軍事觀察員,應邀觀戰“礪兵——2008”實兵對抗演習。2014年的8月,由俄、哈、吉、塔等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的數千官兵,與我軍一道,舉行了“和平使命——2014”聯合反恐實兵演習。這些外軍官兵,在讚美朱日和基地建設的同時,都會感觸到朱日和的味道——大氣、血氣、鋭氣、頑強和犧牲。沙場還是那個沙場,而朱日和已聲譽鵲起、名滿天下。

責任編輯:李孟展 DN02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