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金融改革要整體推進 堅持擴大開放方向

  大公報10月11日訊(記者 毛麗娟)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近日接受《財經》雜誌訪問表示,對外開放、匯率制度改革、減少外匯管制“三駕馬車”要整體推進,不管各自速度如何,整個大方向是要往前的。招商證券宏觀研究主管謝亞軒認為,除了繼續開放以前佔主要地位的對實體經濟的投資,中國還將逐漸放開對金融的投資:包括股票、基金等證券產品、金融衍生品、債券等。”

  周小川表示,研究對外開放、匯率制度改革、減少外匯管制方面的問題,既要有技術層面的分析,如條件和順序,但同時又不要只注重技術層面。改革需要頂層設計,需要從更高的層面認識開放的意義。即使開放存在各種困難和潛在的危險,依然需要堅持擴大開放的大方向,不斷推動有關政策改革。

  謝亞軒表示,從橫向角度看,“三駕馬車”密切聯繫,在引領中國經濟對外開放中缺一不可;從縱向角度看,過去“三駕馬車”相輔相成的路徑可以推測未來的變化。過去中國的資本流入主要是貿易和直接投資,未來,在貿易更加便利的同時,投資也將更加開放,對因私人部門增加持有海外資產而帶來的國際資本流出,在政策允許的範圍內不應加以限制。

  他指出,除了繼續開放以前佔主要地位的對實體經濟的投資,中國還將逐漸放開對金融的投資:包括股票、基金等證券產品、金融衍生品、債券等。“應以中國債券市場開放為主戰場,吸引更多國際資本流入,以利於在資本更為自由流動的新層面實現國際收支平衡。”

  人幣自由使用程序不斷提高

  謝亞軒指出,由於外資機構所投規模佔內地債券投資規模也就2%左右,因而不會造成太大匯率波動。“這就像中國人有錢了,要去境外配置資產一樣,外國人也想來中國找找投資機會。”

  交銀國際董事總經理兼首席策略師洪灝指出,中國的外匯儲備隨着對外開放的過程中能得到了非常大的提高,展望未來,很難想像對外開放、貿易開放的這個主調會被逆轉,中國經濟將由過去以成本為競爭優勢的製造出口國,轉化為高端製造為競爭優勢的出口國。

  周小川表示,人民幣加入SDR,意味着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需要改革、外匯管制要逐步減少、人民幣自由使用程度要不斷提高。

  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高級研究員、前國家外匯管理局國際收支司司長管濤認為,當前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彈性增加,實現人民幣匯率清潔浮動仍然是匯改的既定目標。現在是不是深化人民幣匯改的時間窗口?這需要綜合權衡。不過,改革就會有不確定性,要做好預案。

  “形勢好的時候改革相對有利,形勢不好的時候改革風險相對較大,要從最壞處打算、爭取最好的結果。”管濤表示,廣義的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依然在有序推進,包括改進匯率調控機制、加快外匯市場建設,以及理順外匯供求關係。

  謝亞軒分析,未來,中國的匯率形成機制將更加市場化。他指出,雖然央行會在外部衝擊過大、市場恐慌時偶爾干預市場,但這種臨時的外匯管制主要是保證金融系統穩定。今年人民幣匯率的決定機制中主要還是市場在起作用。

  減少管制防止匯率扭曲

  謝亞軒認為,匯率應是最靈敏的反映貨幣價格的指標,8.11匯改後,總方向是讓人民幣的匯率儘可能接近均衡匯率,減少匯率的扭曲,不能過於高估、也不能過於低估,允許人民幣匯率雙向浮動,讓人民幣匯率反映內外環境變化、反映中國經濟開放水平。

  他稱,人民幣匯率彈性越強,越能夠緩解外部環境衝擊。他判斷,美元明年加息兩次已有預期,人民幣匯率未來將在6.7至6.8左右的水平上下5%波動。

  對於外匯管制,洪灝認為可以隨着情況的改變而改變。現在外儲重新回暖,而資本出逃的壓力應該大大減少了,所以隨着現實情況的改變,外匯管制的強度應該會有所放緩。

  人幣連破四關口在岸漲500點

  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接受傳媒訪問時強調,中國對外開放要繼續向前推進;同時國際美元匯價走低,刺激在岸及離岸人民幣兑美元昨日連破6.60、6.59、6.58和6.57四大關口,在岸更漲逾500點。截至昨晚八時半,離岸及在岸人民幣兑美元匯價分別報6.5694及6.5785元。

  人民幣兑美元中間價昨日結束“六連降”,較上個交易日升220點報6.6273元,早段在岸、離岸人民幣兑美元匯價雙雙漲破6.6關口。

  在岸人民幣兑美元日盤曾高見6.5833元水平,收盤價大升424點或0.64%至6.5861元,創9月20日以來收盤最高。

  分析稱,中金宏觀經濟研究分析員易峘和首席經濟學家梁紅的報告稱,九月中國外匯淨流入約120億美元,這對於人民幣需求及外匯流動是相對積極信號。

  交通銀行一不願具名交易員表示,國際美元小幅調整,昨日中間價開盤點位強於市場預期,推升市場做多人民幣預期,但逢低購匯需求(人民幣貴了可以換更多美元,想買美元的人就多,這樣人民幣升值就有壓力了)也限制匯價反彈空間,短期人民幣料延續寬幅波動。

  日前公佈的外匯儲備數據實現連續八個月上升,説明外資繼續有海外資金流入中國。

  此外,十九大即將召開,均推升市場做多人民幣預期。有外資行交易員坦言,政策性行情下,人民幣易漲難跌。

  未來走勢呈雙向波動

  交銀國際董事總經理兼首席策略師洪灝分析,自央行今年9月11日取消外匯交易裏的準備金要求之後,人民幣快速貶值了一段時間,現在人民幣匯率穩定在6.5、6.6左右,這應該是一個相對來説比較均衡的匯率,這個匯率並不對中國出口帶來壓力,同時資本出逃的動機也不是特別大,穩定在這個區間雙向波動很可能是短期一個理想的區間。

  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高級研究員、前國家外匯管理局國際收支司司長管濤分析認為。“人民幣升值空間是因為把美元多頭變成了空頭。可以看到八月份當月出現了過去三年來首次結售匯的順差。而銀行是被動交易,遠期結匯在近期市場賣出,就增加了市場的供給。9月11日市場又出現了反轉,最近人民幣兑美元又跌回到6.6,很大程度上和這因素是有關係的。”管濤相信,未來人民幣走勢將呈雙向波動。

責任編輯:張尋 DN01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