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揭示經濟決策中的非理性

  大公報10月10日訊 綜合法新社、英國《金融時報》及果殼網報道:瑞典皇家科學院9日公佈,來自美國芝加哥大學的理查德·塞勒(Richard H. Thaler)憑藉其在行為經濟學上的貢獻,獲得2017年諾貝爾經濟學獎。諾貝爾委員會認為,塞勒將心理學和經濟決策結合起來,揭示了人類在經濟決策中的“不理性”,有助於個人和政府作出更出色的決策。

  塞勒是行為經濟學和行為金融學領域的重要代表人物,有“行為經濟學之父”之譽。值得一提的是,2013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也頒發給了這一領域的專家。

  被譽為“行為經濟學之父”

  行為經濟學近年來受到主流經濟學家、市場及政府機構重視,而塞勒是最強力的幕後推手。瑞典皇家科學院在頒獎詞中説,塞勒將心理假設與經濟決策融合,通過探索有限理性、社會偏好、自制力缺乏所導致的結果,揭示了人類特性如何影響個人決定和市場表現。塞勒的貢獻在於針對個人決策層面,為經濟與心理分析搭起一座橋樑。

  獲獎後,塞勒説他的工作最重要的影響就是讓人們認識到,經濟活動的主體只是“人類”,而不是虛構的“理性經濟人”。塞勒還説他要“儘可能用非理性方式花掉獎金”,就像他在研究中所揭示的那樣。

  30多年前,傳統的西方經濟學還建立在人的經濟行為“完全理性”的假設基礎上,但塞勒等一批學者質疑這種理論,他指出人類並非電影《星空奇遇記》中的瓦肯人冼樸,做出的決定與所謂的標準理性模型相去甚遠,甚至會引發嚴重後果。塞勒等人於是提出將非理性的經濟主體作為微觀研究的對象,行為經濟學由此誕生。一開始,塞勒的研究常常得不到同儕認可,但如今,行為經濟學已從當初一小部分人的“歪門邪道”,成為經濟學研究的新典範。

  助力美國養老金計劃

  塞勒洞悉人性的弱點,他的研究始終圍繞一個激進的觀點開展:經濟活動的主體是人,即擁有可預測行為且容易犯錯的個體。比如,他在上世紀80年代的研究中提出“心理帳户”概念,即每個人的頭腦中都有許多心理帳户,不同帳户之間的錢是不可替代的,比如辛苦掙來的一元錢,價值要遠大於路邊撿來的一元錢。而從經濟學上講,其實每一元錢都是可以相互替代的,對人的效用也都是一樣的。這就解釋了為什麼平時省吃儉用的父母,旅遊時卻變得大手大腳;為什麼路邊的一毫硬幣你不屑一顧,但卻會對同樣價值的“紅包”樂此不疲。

  如今,這些關於人類行為的研究幫助了人們在工作和生活做出更好的決定,也促使政府制定更出色的政策。塞勒的理論在經濟領域最為知名的應用就是美國“為明天儲更多(Save More Tomorrow)”養老金計劃。人們總是認為“錢包很緊,退休還很遙遠”而拖延養老金繳款,這項計劃就要求參與者同意在每次加薪後,自動提升養老金儲蓄的部分,並利用慣性使人們留在計劃中,使沒有存儲習慣的美國人“愛上存款”。

  影響經濟決策的心理因素

  塞勒將心理學的現實假設用於經濟決策分析,為個人決策的“經濟分析”和“心理分析”之間搭建了一座橋樑。

  ●有限理性:塞勒發展了“心理帳户”理論,解釋人們如何通過在頭腦中建立單獨的帳户來簡化金融決策。他還用“厭惡損失”的心理解釋“賦予效應”,即人在擁有某一商品時,對它的估價要高於未擁有的時候。

  ●社會偏好:塞勒在關於“公平”的研究上一直很有影響力,他解釋了為什麼消費者對公平的關心可能會阻止一些公司在商品需求旺盛時提價,卻不能阻止公司在生產成本提高時漲價。塞勒和同事還設計了一個“獨裁者博弈遊戲”,這一試驗性工具被廣泛應用於衡量全世界不同地方、不同人群對公平的態度。

  ●缺乏自我控制:塞勒使用“計劃者─執行者模型”展示如何分析自我控制的問題,這與現在心理學家和神經科學家用來描述長期規劃和短期行為之間緊張關係的框架相似。屈服於短期誘惑,是我們在為老年儲蓄、或選擇更健康生活方式的計劃經常失敗的一個重要原因。在實踐中,塞勒證明了他所創造的術語“助推”(nudging)可能會幫助人們更好地實現自我控制。

  (諾貝爾獎官網)

責任編輯:張尋 DN01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