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十九大:4000人拼七年攻克港珠澳橋難題

  圖:中共十九大即將召開,國新辦9日邀請九位基層中共年輕黨員代表與中外記者見面\大公報記者張帥攝

  大公報10月10日訊 (記者 張帥)國務院新聞辦在十九大前夕舉行一系列主題記者會,其中10日安排9名來自基層的黨員與媒體見面。此次參與見面會的黨員之一,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港珠澳大橋島隧工程項目總經理部副總工兼總工辦主任高紀兵在會上透露,目前,港珠澳大橋工程正處於收尾階段,雖然任務依然艱鉅,但在現場已經堅守了7年的4000多名建設者依然日夜兼程,以確保大橋在年底具備通行條件。他同時提到,沉管隧道部分工程曾“全靠潛水員一點點地下水做完”,風險相當大,中國建成30萬噸排水量全球最大起重船,大大降低了潛水作業風險。

  2011年,高紀兵開始參與港珠澳大橋這一“超級工程”的建設。他負責建設的主要是大橋的控制性工程島隧工程,包括兩座10萬平米的外海隧道和一條6.7公里海底隧道。“這條隧道是我國首條在外海建設的沉管隧道,也是目前世界上最長的公路沉管隧道,被譽為工程界的‘珠穆朗瑪峰’。”高紀兵介紹。

  500項專利助建外海成島

  “在建設過程中,我們完成了500項專利,用一年的時間完成了常規需要三年的外海成島建設,用四年完成了常規需要八到十年的外海沉管隧道建設,用一天完成了通常需要半年以上最終接頭的安裝。”高紀兵表示,經過一年半時間百人團隊的攻關,四年多艱辛的工作,才有了今年7月份世界最長海底隧道——港珠澳大橋海底隧道的順利貫通。

  “我們一節沉管180米長、37米多寬、11米多高,它的排水量8萬噸,是這麼一個龐然大物。”談到港珠澳大橋建設最艱辛的記憶,高紀兵介紹稱:“隧道第15節沉管安裝的時候,我們遇到了異常回淤,這個管節拖出去三次被拖回來兩次,實際上第二次拖回來的時候,整個指揮團隊,包括現場所有的作業工人都是含着眼淚拖回來的。”

  世界最大起重船獲讚歎

  據高紀兵介紹,建設之初,每一條沉管隧道的貫通接頭在傳統方法下全靠潛水員一點點下水做完,過程風險相當大,而且時間很長,一個接頭至少需要半年以上的時間。

  港珠澳大橋通過技術創新,把原來需要半年的時間縮短到了一天完成。而且,對於以前“無可奈何”的六千噸重量接頭,建設者給它裝備了全世界最大的起重船,排水量達到30萬噸,起重能力達到12000噸,可以180度旋轉,這一“大國重器”得到了全世界沉管界專家的讚歎,被稱為對世界沉管的巨大貢獻。

  伴隨港珠澳大橋海底隧道7月份貫通,大橋主體工程已實現全線貫通。大橋建成使用後,未來香港與珠海、澳門之間約4個小時陸路車程將縮短為30分鐘。高紀兵透露,為確保大橋在年底具備通行條件,目前依然有4000餘名建設者日夜兼程,進行“最後的衝刺”。

  老外漫天要價成就巨橋“中國造”

  港珠澳大橋主體工程體量之巨大,建設條件之複雜,是以往的世界同類工程所沒有遇到的。

  據港珠澳大橋島隧工程總工程師林鳴介紹,港珠澳大橋有三個難點,其中一個難點便是這是一個外海沉管隧道。在港珠澳大橋之前,全中國的沉管隧道工程加起來不到4公里,而且,這是中國第一次在外海環境下建沉管隧道,可以説是從零開始從零跨越。

  2007年,當時工程師們為了準備這個工程全球去考察,他們找了當時荷蘭的一家世界上最好的公司合作,荷蘭方面報價1.5億歐元(約合14億港元)。而中方當時報價三億人民幣(當時約合2.85億港元),希望荷方提供框架,並能提供最重要的、風險最大部分的支持。但是,荷蘭方面談判人員稱:“我給你們唱首歌,唱首祈禱歌!”

  難以承受國外高額的技術諮詢費用,林鳴不得不從零開始,自主攻關,帶領團隊開始挑戰外海深埋沉管。不被理解,沒有經驗,外國人都在看着,2013年5月1日,歷經96個小時的連續鏖戰,海底隧道的第一節沉管成功安裝。

  功夫不負苦心人,2017年7月7日,港珠澳大橋主體工程全線貫通。港珠澳大橋沉管隧道,是中國建設的第一座外海沉管隧道,也是世界上最長的公路沉管隧道,和唯一的深埋沉管隧道,在建設過程中,林鳴和他的團隊對沉管的設計,生產和安裝技術進行了一系列創新,為世界海底隧道工程技術,提供了獨特的樣本和寶貴的經驗。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張尋 DN01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