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名央企一把手落馬 國有企業為何變私人領地

  “有句俗話講,‘大炮不能上刺刀’,真正地解決央企、國企的腐敗問題,僅僅靠巡視的‘大炮’是不行的,還必須要通過改革去解決權力結構與選人用人體制這兩個根本性問題。”

  地方政府給的5000多萬獎金,一汽集團領導們自己就給分了,徐建一分了430萬元;一汽集團在長春淨月潭風景區建了別墅,價格遠遠低於市場,只出售給班子成員和中層以上幹部……

  熱播的電視專題片《巡視利劍》中,一汽集團原黨委書記、董事長徐建一以權謀私的情節令人瞠目,而此前出鏡的蘇樹林在中石化任職時,也把企業當成“可以隨意取用的私人銀行”,下屬企業為他定製高級服裝、出資購物達數百萬元,他都安心接受,私人的各種花銷也都在中石化報銷。

  正如中央巡視組指出的那樣,不少央企主要領導不把自己當作黨委書記,而是當作老闆,管黨治黨第一責任人意識嚴重缺位。諸多問題警醒國有企業黨組織,必須以巡視整改為契機,切實加強黨的建設,把全面從嚴治黨落到實處。

  十多名央企一把手落馬

  十八大以來,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已發佈十多名央企一把手接受審查或被處分的消息。解放日報·上觀新聞記者檢索發現,落馬的央企“大老虎”有宋林、孫兆學、王帥廷、徐建一、廖永遠、王天普、鄧崎琳、朱福壽、司獻民、常小兵等人。

  搞利益輸送,幾乎是所有落馬央企老總的通病。例如,徐建一利用職權讓內弟的企業承接一汽物流運輸業務,然後再收受內弟所送的房產和錢物。中央巡視組接到反映後,就此與徐建一談話,徐建一表示已經讓內弟退出了一汽的業務。但巡視組經過深入了解發現,他內弟的公司其實只是換了個法人名字而已。

  再比如,武鋼集團原黨委書記董事長鄧崎琳的弟弟鄧雲豐先後以10個公司的名義圍繞武鋼做生意,從中獲得了鉅額利益。一種麻木的心態是,所謂“肥水不流外人田”,有些業務給自家人,企業好像也沒什麼損失,給誰做不是做?其實這是完全錯誤的。

  掌管着上千億甚至上萬億的資產,央企老總的權力很大,國家給的待遇也很豐厚,但有些人並不知足。以獲刑15年半的王天普為例,經查,2003年至2014年,王天普利用擔任中國石油化工集團公司董事、總經理、黨組成員,中石化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長、總裁職務上的便利以及職權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為相關單位和個人在企業發展、承接工程、就業安置等事項上提供幫助,索取、非法收受上述單位和個人給予的財物,共計摺合人民幣3347萬餘元,此外還非法佔有國有財物摺合人民幣79萬餘元。

  違規決策,在選人用人上違規提拔、任人唯親,也是突出特點。曾任中石油一把手的蔣潔敏在職期間,違反有關規定,幫助他人獲得了9個油氣田區塊的合作開採權,致使他人非法獲利達30.4696億元,使得國家財產遭受特別重大損失。油氣田合作開採權的審批有一套完整的制度,要經過嚴謹的程序,但多名中石油高管,都為了滿足蔣潔敏的要求,把制度拋在了腦後。蔣潔敏最終所犯的三項罪名中,有一項為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罪。

  至於生活上的霸道行經,往往是作為“大老虎”落馬之後的生動註腳出現。中紀委反腐專題片《永遠在路上》 中提及,鄧崎琳將武鋼集團第一招待所的露天游泳池改建為室內恆温游泳館,並只對武鋼的主要領導開放。由於鄧崎琳去游泳時都會提前清場,這座游泳館實際上被鄧崎琳獨佔使用。中央督導組接到群眾舉報,要求鄧崎琳作出説明,但鄧崎琳既未如實説明,也沒有進行整改。除此之外,鄧崎琳還長期佔用企業內部賓館客房。

  他真是把武鋼當成了自己的“私人領地”!這些他認為不值一提的小事,恰恰反映出自己的底線失守——忘了自己是一名黨員,是一名黨的高級領導幹部,把組織原則、黨紀,都丟到一邊去了,這何嘗不是他犯下錯誤的最大根源?

  “大炮不能上刺刀”

  2015年11月23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政治局會議聽取《關於巡視55家國有重要骨幹企業有關情況的專題報告》時指出,“國企不僅是黨執政的重要經濟基礎,而且也是黨執政的政治基礎。加強黨對國企的領導是重大政治原則,全面從嚴治黨、加強黨的建設在國企沒有特殊、沒有例外,只能加強、不能削弱。”他強調,要牢牢把握巡視政治定位,聚焦全面從嚴治黨,形成震懾、倒逼改革、促進發展。用好巡視這把利劍,首先是“止血”、遏制,進而治本,標本兼治。

  這些一把手為何會墮落?《巡視利劍》中,這些落馬“大老虎”的反思,耐人尋味。

  徐建一説 ,“給你一點小的利益,就破壞制度了,給一點小的甜頭,國家利益就不要了,整個把這個基礎破壞掉了。如果都在想自己的事情,都在找一些破壞制度、制度以外運行的事情,企業是沒有發展後勁的,慢慢就會變成一盤散沙了。”

  南航集團原黨組副書記、總經理司獻民説,“黨風廉政建設,前些年沒有把它當成一項硬指標、硬任務,給我們黨也帶來了嚴重的損失和極壞的影響,我説這也是自己到今天,我應該付出的一種代價,也是必須付出的一種代價。”

  黨的十八大以來,巡視55家央企發現的共性問題,歸納起來就是黨的觀念淡漠、組織渙散、紀律鬆弛。有的片面強調企業特殊性,把國企置於黨章規定之外;有的“三重一大”事項不經黨委會集體討論審議,主要負責人説了算;有的拿國有資產做交易,或貪圖經濟利益,或拉幫結夥謀求個人升遷等等,方方面面表現出來的問題,透過現象看本質,都是黨的領導不力,沒有發揮領導核心作用。

  全面從嚴治黨,作為黨領導下的央企、國企不能置身事外。巡視發現,不少央企主要領導不把自己當作黨委書記,而是當作老闆,管黨治黨第一責任人意識嚴重缺位。當對於制度的尊重,讓位於對領導意志的遵從,一個個本該把關的環節都變得形同虛設。當一把手的權力超越邊界卻缺乏監督,違紀違法的指令,就這樣在系統內部暢行無阻。諸多問題警醒國有企業黨組織,必須以巡視整改為契機,切實加強黨的建設,把全面從嚴治黨落到實處。

  首要的便是加強對國有企業領導班子的約束。十八屆中央緊緊抓住領導幹部這個關鍵少數,從高級領導幹部生活待遇、用房用車、秘書配備、建章立制等方面強化黨內監督,堅決制止特權思想和特權行為。此外,每到歲末年初,全國副處級以上的領導幹部和國有企事業單位領導班子成員,還要填寫一份特別的材料,《領導幹部個人有關事項報告》,填報包括收入、房產、投資、婚姻狀況、子女情況等14個方面的個人有關事項。與此同時,還要對這些報告進行抽查,發現不如實報告將進行嚴肅追究。

  除了加強制度建設,發揮巡視利劍作用,深化國企改革勢在必行。反腐專家李永忠認為,再好的巡視只能發現問題,而解決問題得靠全面深化改革。改革改什麼?要改變央企的權力結構與選人用人體制,改革完成後,央企、國企就能做大、做強、做好。如果不改,巡視工作完成後,央企現有的制度沒有變化,問題也將繼續存在。

  “有句俗話講,‘大炮不能上刺刀’,真正地解決央企、國企的腐敗問題,僅僅靠巡視的‘大炮’是不行的,還必須要通過改革去解決權力結構與選人用人體制這兩個根本性問題。”

責任編輯:李孟展 DN02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