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風暴席捲中國華爾街 禮品回收店遇寒流

圖:冷清的金融街購物中心,與過去的熱鬧,相形見絀

  大公網9月11日訊(記者 孫琳)80後趙女士已在素有“中國華爾街”之稱的北京金融街某央企工作四年有餘,反腐風之下,一系列的員工福利都被削減,以前每個季度都有動輒上千元的電話卡、電影卡、購物卡,員工生日時還能收到千元蛋糕券。這也讓在金融街附近從事各類卡券回收業務的邊先生幾乎無生意可做,從業六年後首次考慮另謀出路。高檔禮品回收店亦是“門庭冷落、難以為繼”,有從業者感歎:“生意從沒這麼差過!”

  儘管該央企在金融街的辦公大樓依然氣派非凡,但趙女士的這份工作已不再是親友們羨慕的“金飯碗”。她透露,自從中央在2012年底下達有關“八項規定”等通知後,自己所在的公司立刻召開了很長的改革會,之後非常迅速的出台了相關文件,在很多執行細節上做出了規定。

  回收店主考慮另謀出路

  對於一線員工來説,最大的變化莫過於員工福利的調整。以前公司福利讓很多親友們羨慕不已,每個季度都能收到各種各樣數額不菲的卡券,用不完的就出售變現。這正是邊先生專攻的生意,“我們生意好的時候,一天的交易額能超過六位數。”但現在他不得不考慮另謀出路。

  在反腐的高壓態勢下,各類購物卡的轉讓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邊先生感歎:“前幾年一些國企事業單位過年前有發購物卡的習俗,但禁令之後,國企事業單位取消髮卡,曾經頗受歡迎的購物卡轉讓,也遭遇梯級下滑,我的生意也很難做了。”

  反腐旋風亦席捲了金融街禮品市場,高檔禮品種類減少、價格下降、交易量大跌,禮品回收行業遭遇“寒流”,一些高端禮品回收店紛紛表示“門庭冷落、難以為繼”。

  高檔禮品價格大幅跳水

  金融街購物中心內的一家菸酒行老闆鄭先生告訴記者,受中央有關反腐禁令的影響,從2014年開始,店內的企事業單位訂單已全部取消,高端禮品銷量嚴重縮水,許多單位在傳統節日改為贈送中低檔菸酒甚至乾脆不送。往年的回收“香餑餑”飛天茅台、水晶瓶五糧液幾乎“絕跡”,中華煙回收條數也是少之又少,幾乎為零。

  鄭先生坦言,2014年後,不論是收還是賣,幾乎都下降了一半。“之前旺季一天能收近二十瓶名酒,現在一星期收不了兩瓶,店內僅靠中低檔酒類的零售支撐經營。生意從沒這麼差過,現在高檔酒、高檔禮品價格大幅跳水,回收價格也縮水。”他説,很多業內的朋友都已轉行。

  如今,一瓶市場價近700元(人民幣,下同)的52度精品五糧液,回收價格僅為350至400元,鄭先生表示,量大可以上門收購,並承諾“嚴格保密,不會透露顧客任何私人資訊”。當記者問及是否還有上升空間時,他直言:“現在政策緊,不好做,給出批發價的60%算最高了。”數據顯示,北京高端禮品回收市場中,往年當道的軟中華香菸目前回收價為每條580元,芙蓉王190元,飛天茅台回收價格為每瓶700元。

  事實上,反腐禁令導致高檔酒價格明顯降低,以53度飛天茅台酒為例,從2005年到2011年,漲了大約10倍。在2012年春節前後,每瓶高達2000餘元,如今價位在1000元左右;52度普通裝五糧液,最高點賣到每瓶1600元,如今售價不到800元。

  鄭先生表示,十八大開會的時候,他也關心國家大事,關注十八大新聞。“但根本想不到,十八大剛剛結束,中央的政策就影響到自己身上了。”他對此既無奈又高興,無奈是“自己再也不能坐以待斃了,正考慮另謀發展”,高興是“這對國家和百姓來説,是好事。”

  央企員工羨慕科網年終獎

  如今過生日,趙女士收到的福利變成了一張賀卡,“就連二三百塊錢的小東西,現在發放之前都會問大家要不要,要的話就將物品價格計入工資統一扣税。”由此一來,很多同事都像趙女士一樣,領福利品前都要盤算一下這件物品是不是真的需要,一些並不需要的福利品也就不再申領。他解釋道:“按照現行的納税制度,有的時候加上福利款扣的税比本身物品價格還要多,都是學經濟金融出身的,對這種帳都很敏感。”

  此外,作為總公司員工每次出差和培訓前,主管都三令五申地強調注意事項,“不能去KTV、高檔餐飲,嚴禁收地方公司的禮品等等,幾乎不允許有私人活動。”趙女士對記者表示,現在一些外企和私企的員工福利反而要比央企好,“有時看到一些互聯網公司的年終獎真的很羨慕。”從去年到現在,趙女士所在的部門就只聚餐過一次,還是所有部門員工AA制。

  反腐改變消費理念 大品牌打折攬客

圖:連卡佛打折區人氣最旺,但仍無法與過去相比

  金融街購物中心的連卡佛女鞋區,正在進行年中折扣,大牌鞋包配飾三四折就能拿下。在一家證券交易所工作的鄭女士告訴記者,以前面對從不打折的大牌只能選擇香港代購,如今一年數次打折,價格基本與香港差別不大。

  據記者觀察統計,兩小時內,大部分二三線品牌店進店顧客不超過20人,而部分一線品牌店則僅有2至3人。店員的熱情卻有增無減,除了不勝其煩地為客人試穿,還端上各式飲料為客人解暑,試用裝、宣傳冊也毫不吝惜的贈送。

  一位店員告訴記者,自中央加強反腐以來,內地奢侈品消費確實在減少,反腐決心、提倡節儉等在一定程度上對民眾的消費理念產生了直接影響。隨着金融街購物中心生意轉弱,其物業租售和管理佣金收入亦有所下滑。

  據不完全統計,2015年以來,金融系統中中管幹部,中央一級黨和國家機關、國企和金融單位幹部及省管幹部被執紀審查、黨紀處分共計28人,中國金融反腐已取得重大突破。隨着中國反腐鬥爭的升級,未來會有更多金融“大鱷”浮出水面,而金融街上的商賈亦會或主動或被動接受着這場風暴帶來的持續洗禮,成為中國金融反腐最真實的見證者和記錄者。

  中檔餐廳唱主角 高端餐飲“自降身價”

圖:金融街購物中心的中檔餐飲最受歡迎

  暑期向來是北京的消費旺季,相比摩肩接踵的東方新天地、SKP購物中心,金融街購物中心內顯得尤為冷清。這家躋身於眾多金融機構的購物中心,曾因2008年北京第一家連卡佛入駐而成為京城高端商場的代表,如今一整個上午都鮮有顧客,工作人員百無聊賴的望着彼此。

  到了中午時分,人才會漸漸多起來,穿着制服和掛着胸牌的金融精英們前來覓食,B1層的中檔餐飲此時一座難求。位於4層一角的“伊豆野菜村”是這裏最受歡迎的餐館,獨特的味道和每位168元(人民幣,下同)的價格吸引了附近食客慕名而來,等位是常有的事。

  “公款吃喝”被明令禁止後,一些動輒人均上千元的高端餐飲迫於經營壓力也不得不向“親民”轉型,離金融街購物中心一街之隔的金悦利灣,作為曾經商務宴請的熱門之選,主打新派燕窩、魚翅、鮑魚及名貴海鮮,人均消費近千元。如今,金悦利灣門口掛起了168元雙人商務套餐廣告,在附近一家央企上班的李女士説,以前只有宴請客户時才能跟着老闆來“解饞”,如今這裏已經成為同事們解決午飯的好去處,258的三人商務套餐和328的四人商務套餐性價比都很高。

  面對消費結構的變化,金融街購物中心也增加書店、咖啡廳等休閒場所,調整商舖格局,引進符合大眾消費水平的時尚及餐飲品牌,引入外婆家、西貝莜麪村、新加坡美食等面向大眾經營的時尚餐飲店,以刺激物業租賃收入持續增長。

  “從簡風”衝擊 五星級酒店順勢而變

圖:金融街某五星級酒店會議室

  除了客房和餐飲,會務一直是各大酒店營收的重要部分。隨着反腐風勁吹,金融街上各大五星級酒店會議大幅減少,較去年同期降幅達30%。

  記者走進金融街上一家國際連鎖五星級酒店大堂,大堂內依舊人來人往,餐廳內生意雖然不算“爆滿”,但上座率也有30%至40%。酒店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酒店入住率並未受反腐影響而“大減”,憑藉酒店品牌依舊受到外國遊客及商旅人士的青睞,這部分人佔據了九成以上的住客。

  據權威人士表示,內地官員並非是五星級酒店長期消費的穩定客户,“他們不去五星級酒店消費,並不會讓外資五星級酒店立即‘慘淡’,外資才是五星級酒店收入的主力軍,在內地五星級酒店服務的商旅人士不會因為中國反腐敗就不住酒店不消費。”他進一步強調:“內地民眾平時飲食習慣並不奢侈,金融街附近的普通餐廳生意依舊十分紅火。”

  然而,五星級酒店的各大會議室、宴會廳則形成鮮明對比,往年暑期這裏都排滿了各大金融行業會議,想要訂到會場需要提前數週以上,如今卻“幾乎沒什麼來自金融機構的大訂單”,空蕩蕩的會議室敞開着大門,商務中心的工作人員也不知去向。

  酒店方面告訴記者,由於會議業務的減少,酒店將原來能容納幾百人的會議室切割開來,改造成娛樂項目和配套設施,這也讓普通消費者有了意外收穫。

  金融街威斯汀酒店將曾經僅供住客及會員使用的泳池、健身房對外開放,同招商銀行信用卡進行合作,推出1088元12次單人健身套餐,受到周邊白領熱捧。業內人士分析,隨着自己掏腰包的人比例上升,今後,大眾化消費場所應該大有市場。

責任編輯:李孟展 DN02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