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觀察:印度對華態度複雜 攪局失敗或另搞小動作

  文 | 馬浩亮

  經過兩個多月的對峙,印度終從洞朗地區撤軍,為即將到來的廈門金磚峰會掃清了障礙。這一結果,應是印度方面仔細權衡算計之後的決定。隨着態勢發展,印度日益陷入進退維谷、騎虎難下的境地。無論是外交上、經濟上、軍事上,這都是一場難以再繼續耗下去的對峙。

  從外交上,中國不可能在領土問題上任由印度胡來,否則此例一開,骨牌效應是無法承受的。印度若如執意對抗,中國勢必動用全數外交資源在國際舞台上與印度角力,印度的“朋友圈”將面臨擠壓。經濟上,中國已經是印度第一大夥伴,開罪中國帶來的後果不言而喻。軍事上,經過“史上最強軍改”及“史上最強打虎”的中國軍隊,作戰指揮體制和武裝力量結構、軍隊精神面貌和戰鬥血性都煥然一新。這為中國的外交斡旋提供了堅強後盾。

  洞朗局勢的緩和,令各方舒了一口氣。“龍象之爭”如果能變為“龍象共舞”,固然可為金磚合作“添磚加瓦”,亦有利於地區和平穩定。但從現實出發,中國對印度必須保持足夠的警惕。

  印度總理莫迪是一位複雜的政治人物。一方面,他力推改革開放,有“印度的鄧小平”之稱,其曾主政的古吉拉特邦被稱為“印度的廣東”,是印度經濟最為發達的地區。另一方面,莫迪有着很深的民族主義情結,在內政外交上姿態強硬。

  印度對中國的情結同樣複雜。一方面,中國巨大的經濟能量,是任何國家都無法忽視的。印度要尋求經濟發展,離不開對華合作。另一方面,印度國內不少人對於1962年在中印戰爭中的失敗印象深刻,加上邊界問題,是橫亙在兩國之間的一大障礙。

  印度對GDP五倍於己、軍事實力強大的鄰國,始終心存戒備。故而當日本近年來屢次炒作“自由與繁榮之弧”、“民主安全之鑽”等概念,拉攏印度圍堵中國時,印度始終態度曖昧。對於“一帶一路”,則擔心中國藉此強化在印度洋的戰略存在。印度還在藏南地區制定鐵路建設計劃,允許當地軍警使用槍支等,不時製造地區緊張。今次的洞朗對峙,就是此類問題惡化的產物。

  就在對峙期間,印度政府自8月9日起已對中國93種產品徵收反傾銷税。而今年以來,印度已經對中國產品發動13起反傾銷調查,並設置歧視性的准入條件。因此,不排除印度在洞朗對峙暫時緩和之後,聲東擊西,在其他問題、其他領域上搞小動作,來換取與中國討價還價的籌碼。凡事預則立,中國對印外交須不卑不亢,既務實審慎推進金磚合作,但對可能出現的問題不可鬆懈。

   

責任編輯:張尋 DN01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