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完成華首例人體凍存手術 患癌婦盼未來“復活”

圖:銀豐研究院和齊魯醫院的專家正在為展文蓮進行人體低温保存操作/網絡圖片

  大公網8月15日訊 綜合中新社、澎湃新聞報道:世界知名低温醫學專家阿倫·德雷克(Aaron Drake)14日在濟南對外宣布,他在濟南為中國第二位冷凍申請人執行了冷凍全身的手術。這也是中國首例人體全身凍存手術。申請人體凍存的是一位罹患肺癌的49歲女性,名叫展文蓮,她的家人希望未來攻克肺癌等腫瘤疾病後,展文蓮能順利復温、“復活”,治癒疾病。據了解,此次手術耗資不菲,僅手術液氮罐就須40萬(人民幣,下同,約合46.9萬港元),而日後要定期補充液氮,每年須大約5萬元(約合5.9萬港元)。

  人體冷凍手術由山東銀豐生命科學研究院與山東大學齊魯醫院共同完成,從2017年5月8日凌晨4點左右開始實施,歷時約60多個小時。

  當展文蓮的主治醫生按照法定程序宣布臨牀死亡後2分鐘內,臨牀響應專家迅速向她體內注射了抗凝、抗氧化等藥物,並進行物理降温、實施心肺支持設備,以維持機體生理功能。隨後,展文蓮被專用救護車快速轉運至山東銀豐生命科學研究院的低温醫學研究中心,進行灌流置換手術。手術完成後,展文蓮的身體被轉移到大跨度自動程序降温設備中,開始深度降温。數十小時後,身體內外温度都穩定在零下190℃以下。

  保存在零下196℃容器中

  5月10日傍晚,展文蓮的身體被順利轉移到一個充滿液氮、可穩定維持在零下196℃的特製液氮容器中。

  阿倫.德雷克是世界知名的低温醫學專家,曾於2009年被全球最大的人體保存機構聘為臨牀響應中心主任,7年間參與了70多例人體保存手術。阿倫.德雷克及其團隊于2015年5月在北京為中國首位冷凍申請人、重慶女作家杜虹實施了冷凍大腦手術。

  阿倫.德雷克14日在濟南接受記者採訪時説,人體低温保存是一種通過阻斷病人死亡、為其尋求疾病治癒新方法的科學方式。有些人認為,如今的醫學技術雖不能治癒“絕症”,但依託現在的技術把身體保存起來,也許將來醫學科技發展到一定程度疾病可被治癒,因此人體低温保存成為人們等待癌症治癒方式出現的一種方式。

  夫妻均加入延續計劃

  展文蓮的丈夫桂軍民告訴記者,選擇人體凍存是他和妻子達成的共識,展文蓮生前熱衷於公益事業,希望去世後能捐獻遺體供科學研究,夫妻二人認為人體凍存是一種有意義的醫學探索和研究。桂軍民説,他和家人對醫學技術進步抱有希望,如果有一天醫學專家找到了攻克肺癌等腫瘤疾病的技術,但願妻子能順利復温、“復活”,治癒疾病。

  但做人體冷凍耗資不菲。據銀豐研究院工作人員介紹:手術液氮罐須40萬;程序降温設備,40萬;體外循環機,100萬(約合117萬港元);呼吸機,七八萬;實驗室搭建,500萬(約合586萬港元)……“每做一次冷凍,光是冷凍保護劑的費用就是二三十萬。還有手術的其他耗材費用,專家費用,救護車費用等等。”人體進入低温保存狀態後,每隔10天到半個月就需要補充一次液氮,這一費用大約為每年5萬元。

  桂軍民自己也加入了生命延續計劃。他想,萬一妻子要在很久之後才能醒來,那她誰都不認識,也太孤單了,“得去陪陪她嘛”。

  倫理有爭議 法律是空白

圖:此次接受冷凍的展女士/網絡圖片

  據紅星新聞報道:據銀豐生命科學研究院團隊介紹,展女士手術和保存的費用超過一百萬人民幣,這還不算後期保存中可能產生的維護等其他費用。因為是第一例,整個項目實施過程的支出費用由銀豐生命科學基金會承擔。

  截至目前,人體低温保存研究在中國還是一件非常超前的科學研究探索,一些操作也面臨着倫理上的爭議。比如為抓緊時間保持組織器官活性,避免細胞凋亡,相關的灌流以及降温手術是在患者被宣告臨牀死亡後進行的,也就是呼吸和心跳停止後。此時,人體相關器官仍在進行代謝活動,大腦活動也還在進行。

  研究人員表示,對於人體低温保存,其效果與介入時間早晚有很大關係,“如果單純從追求保存效果的角度出發,人尚未死亡的時候就展開手術效果更好。只不過目前法律規定必須在臨牀死亡後才能介入,這和捐獻器官必須要在腦死亡後才能進行是一個道理。”

  對於人體低温保存,內地法律和醫療規範方面目前處於空白。相關研究能夠開展,法律立腳點在於“對捐獻遺體展開科學研究”。以展女士的手術為例,首先是親屬簽署了遺體捐獻登記表,將遺體捐獻給擁有遺體研究資質的山東大學齊魯醫院,該醫院再以科學研究的名義邀請銀豐低温醫療中心對人體保存展開合作研究。

  銀豐生命科學院負責人賈春生説,目前人體低温保存的項目屬於嚴格的科學研究範疇,沒有將其商業化的想法。他稱,目前的技術是基於人體保存方面的,至於人體的復甦和醫療水平的進步仍然有限。

責任編輯:李孟展 DN02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