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港澳融合決定大灣區成敗 法制細則協同對接

  港珠澳大橋在珠江口形成了連接深港、廣佛和珠澳三大經濟圈的快速交通網絡,是“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空間結構的重要骨架/網絡圖片(來源:大公報)

  大公網8月13日訊 (記者李望賢、熊君慧深圳報道)由深圳發展研究中心和中國人民大學深圳研究院主辦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戰略理論研討會12日在深圳舉行,來自香港、澳門、廣東、北京等地的20多名專家學者齊聚為大灣區建設建言獻策。20多名與會專家指出,協同發展是大灣區成敗的關鍵,三地應在規劃、法制、人才要素自由流通等方面做出安排,實現深度融合互動。

  深圳大學法學院憲法行政法學科主任宋明指出,粵港澳大灣區是經濟的規劃佈局,法治的建設至關重要。但現在大灣區發展最直接的挑戰就是灣區裏法律體系碎片化,一個國家兩種制度三個法系,尤其是香港和內地,過往一直通過行政框架協議的形式推進合作,但這種協議比較抽象,兩地可以先建立在法制合作基礎上,根據各自立法的優勢制定更細緻的實施細則。

  深港合作制訂法制實施細則

  宋明認為,深圳在這方面有天然的優勢,深圳擁有特區立法權,也一直在向香港看齊,根據有關調查深圳的法制環境在廣東城市中排名第一,有些領域甚至超過了香港。而深圳前海亦在法治方面有一定的改革空間,可以做一些變通,在知識產權保護、金融、城市規劃和人才等方面,推出一些協同細則進行對接,相信更具有操作性。

  中國人民大學深圳研究院常務副院長張利庠則認為,粵港澳大灣區覆蓋面積5.6萬平方公里,人口1億多,關鍵是要實現要素自由流動,通過制度的融合與互補、產業鏈的開放與利益共享、人才的集聚與自由流動、金融的開放聯通,實現灣區協同平等發展。

  張利庠認為,大灣區應當建設以香港為核心的大珠三角金融中心圈,以深圳為核心的“硅谷”創業中心圈,和以整個區域為基準的旅遊產業圈,其中深圳要重點瞄準通訊設備、信息技術、智能製造產業帶,廣州中部重點發展汽車、船舶、電子資訊、健康醫藥產業,珠海則可以生態旅遊、健康營養、海洋工程、光電裝備等產業為突破。

  市場主導 灣區經濟互補

  暨南大學教授、廣東省人大常委楊英也認為,大灣區的發展中需要讓要素自由地流動,在上世紀80、90年代,香港的製造業能夠在很短的時間裏就湧進珠三角,關鍵就是要素自由流動,人一放開,物流一放開,要素就進來了,產品就出去了。但CEPA框架下,粵港合作關鍵是針對服務業,特別是高端服務業,需要以信用為基礎,這就要求內地政策能夠保持穩定,要以市場機制為主導。

  楊英指出,香港的發展以市場機制引領,而內地則行政府主導機制,需要解決這個運行機制,否則兩地協調只能是空談。珠三角在改革開放三十年中,市場體制在不斷完善,應該進一步往前邁進。

  

  法制細則協同對接

  深圳大學法學院憲法行政法學科主任宋明:

  深港在法制上可以做一些變通,在知識產權保護、金融、城市規劃和人才等方面,推出一些協同細則進行對接,相信更具有操作性。

  灣區經濟優勢互補

  中國人民大學深圳研究院常務副院長張利庠:

  大灣區應建設以香港為核心的大珠三角金融中心圈,以深圳為核心的“硅谷”創業中心圈,和以整個區域為基準的旅遊產業圈。

  高端服務合作關鍵

  暨南大學教授、廣東省人大常委楊英:

  在CEPA框架下,粵港合作關鍵是針對服務業,特別是高端服務業,這就要求內地政策能夠保持穩定,要以市場機制為主導。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齊賓遙 qiby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