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白銀連環殺人案嫌犯18日受審 被控四宗罪

  今天上午,甘肅省白銀市中級人民法院召開新聞發佈會,對被告人高承勇故意殺人、強姦、搶劫、侮辱屍體及刑事附帶民事訴訟一案的相關情況向社會進行了説明。

  正在發佈會現場的央視記者安文劍介紹,根據發佈會的説明,這起案件將於7月18日上午在甘肅省白銀市進行不公開審理,案件審理時間將持續兩天或兩天半左右。針對媒體提出的從嫌疑人到案到開審為何時隔一年,高承勇將面對什麼樣的量刑,案件為何不公開審理,案件會不會當庭宣判等問題,發佈會上都進行了一一解答。

兇案現場

  十四年殘害十一人 兇手不知所蹤

  據警方偵查,從1988年到2002年,高承勇在甘肅、內蒙古兩省區對11名女性伸出罪惡的黑手。公安機關 從1988年第一起案件發生起就開始了漫長的追兇之路,但由於刑偵手段限制等原因,一直沒有找到嫌疑人。直到2016年8月26日,高承勇在白銀市一家小賣部被警方抓獲,對殺害11名女性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

  1988年5月26日下午,甘肅省白銀市居民白某 路過永豐街133號的妹妹家。進門後發現妹妹倒在血泊之中,已經沒有了呼吸。

  甘蒙“8 05”專案組成員 劉同林:她哥下班以後發現這個情況,跑到轄區工農路派出所去報的案。當時也沒有手機 、電話,我們就是單位通知,逐個找,趕到現場。

  劉同林從1988年開始 就參與8 05系列案件偵辦。當時的情況,讓經常勘查兇案現場的民警也震驚了——白某全身有創傷26處,犯罪手段十分兇殘。

  甘蒙“8 05”專案組成員 劉同林:當時傾向於姦情殺人或者是盜竊殺人,但具體的案件性質沒有定,只是作為一起普通的殺人案件去偵辦。

  誰也沒有想到,這起案件是一系列駭人聽聞的慘劇的開始。從1988年到2002年,白銀市先後有10名女性被殺害,年齡最小的被害人只有8歲。警方勘查現場後,認為是同一兇手所為。越到後來,兇手的犯罪手段越殘忍,被害人的身體組織開始出現缺失。小城白銀一時人心惶惶,流言開始在社會上流傳,一些學校甚至調整了上課的時間。

  採集23份指紋 7000刑警查證線索

  案發後,警方對兇手的追蹤一直沒有停止過。2004年,公安部協調全國的刑偵資源 對此案進行分析研判,並向社會徵集線索,希望早日找到兇手。

  多起命案發生以後,警方的壓力與日俱增。在上世紀80年代末,兇殺案多是情殺、侵財和仇殺。警方從被害人的社會關係入手調查,並根據犯罪現場對兇手進行刻畫,將嫌疑人圈定為1966年至1974年出生的男性。後來,這一範圍擴大至1958年到1975年出生的男性。由於當時條件所限,所有的指紋只能靠人工鑑定。

  甘蒙“8 05”專案組成員 張恩偉:當時也下了軍令狀了,誰要是把這個案犯漏過去,誰就會直接滾蛋回家。

  2004年,在公安部組織下,甘肅、內蒙古兩地警方對白銀的9起命案和內蒙古包頭的1起命案進行併案偵查,並在8月5日的會上 將該案正式命名為“甘蒙‘8 05’系列強姦殺人殘害女性案”。 當時DNA技術發展有限,指紋是破案最大的希望。為了核實一個可疑的指紋,公安部曾經協調了7000名警力進行查找。

  甘蒙“8 05”專案組成員 劉同林:當時我們發現了一個人指紋非常相像,為了找到這個人,當時我們甘肅、廣東、浙江等等幾個省的刑偵(力量)連夜行動,幾個小時把這個人找到了。通過指紋進一步的排查,時空條件的排查,把這個人就否掉了。

  從1988年的第一起案件,到2002年最後一起案件,犯罪嫌疑人似乎從來不掩飾自己的痕跡,專案組也提取到了嫌疑人的指紋、足跡、生物痕跡等證物。但在當時的技術條件下,這些證物卻沒能幫警方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嫌疑人的線索。

  甘蒙“8 05”專案組成員 劉同林:雖然在現場留了很多物證,只能説是認定犯罪 我們的證據比較紮實比較充分,但我們揭露犯罪,也就是撕開這個案子的真面目的手段、手法非常少。

  28年間,專案組的摸排力度不斷加大,範圍也從白銀市逐漸擴大到周邊地區。附近的榆中縣、皋蘭縣都納入了排查範圍,但犯罪嫌疑人卻很狡猾,一直沒有進入警方的視線。

  甘蒙“8 05”專案組成員 劉同林:一起接一起地發,一起也破不了,越來越殘忍,老百姓對這個問題肯定就有話説了,公安機關到底是幹什麼吃的,是不是“糧食局”的。就是一天白吃飯,吃了飯不幹活。

  DNA技術為破案提供新手段

  對於“8 05”專案組而言,在犯罪現場提取的指紋和DNA一直是找到犯罪嫌疑人的關鍵。2011年,白銀市在公安部和甘肅省公安廳的支持下建立了DNA實驗室,並且逐漸發展了DNA-Y染色體技術。這也為專案組提供了新的破案手段。

  甘蒙“8 05”專案組成員 張明彭:Y染色體呢,它是由父親傳給兒子,它呈一種家族式的一種遺傳。通俗地來講,它就像一棵蒼天大樹,它的根(Y染色體)是一樣的,我們利用DNA-Y染色體找到(它)的樹根,完了順着它的這個樹幹,找到我們想用的一片樹葉。

  2016年3月,公安部開展命案積案攻堅行動,甘蒙“8 05”系列強姦殺人殘害女性案被列為重點目標案件之一。公安部工作組先後4次帶領刑偵專家赴白銀市、包頭市研討案件,並派出了專家支援白銀市公安局DNA實驗室的工作。公安部的專家除了將DNA-Y染色體的特徵位點增加到了27個,提高了準確度,還提供了可以進行自動對比的軟件平台。

  甘蒙“8 05”專案組成員 張明彭:公安部啟動這個命案攻堅行動以來,給我們提供了這麼一個數據平台,讓我們可以把這些現有的這些數據,拿到這個平台上去比對。

  有了公安部提供的軟件平台,專案組決定 將過去採集的一萬多份血樣 建立DNA-Y染色體數據庫,進行統一比對。

  甘蒙“8 05”專案組成員 陶曉嵐:數據庫建立之後,被動的這種模式就轉化成一個主動的去比對,因為有了數據庫,我們就可以和庫裏一些未破案件的現場物證,和一些庫裏頭 入進來一些案件的嫌疑人或者説前科人員,去進行數據庫自動的比對。

  2016年8月24日,專案組技術員在對一組血樣檢查時發現,這組血樣的Y染色體,與“8 05”案發現場的Y染色27個位點數據完全一致,隱藏了28年的嫌疑人終於浮出水面了。

  一枚指紋牽出真兇

  順着這份與兇手有相同Y染色體的血樣,警方確定了兇手所在的家族。但理論上,這個家族的所有男性都可能作案,究竟誰才是8 05系列案件的兇手呢?

  這份血樣來自高某明。他在外地犯法後,取保候審回到白銀,並在白銀區人民路派出所被採集了血樣。據高某明交代,他的老家在蘭州市榆中縣青城鎮。專案組立即按照這個線索,連夜找到了17名該高姓家族成員。

  甘蒙“8 05”專案組成員 潘紅:在這個17份的這個檢測結果中,有16份我們檢測出來的這個DNA-Y(染色體的)數據,都與咱們現場這個物證的Y的數據完全吻合。

  甘蒙“8 05”專案組成員 劉燕:我們之前的工作呢,範圍是在全國在找這個犯罪嫌疑人,有了這個突破以後,我們就感覺像是在這個廣袤的大森林裏頭,找到了一棵大樹,找到了我們想要找的這棵大樹。

  找到了高家,下一步就是找到具體的嫌疑人。警方找到了高家的家譜,並根據已經掌握的高氏成員的DNA-Y染色體數據,確定了犯罪嫌疑人是高家第十二代 一名叫高某芝的人的後代。2016年8月26日上午,白銀市公安局偵查員穆建虎和同事在一家小賣部找到了高承勇。

  甘蒙“8 05”專案組成員 慕建虎:捺他的右手食指的時候我一看,與“8 05”案件現場有一枚指紋極度相似。

  8 05案件現場的指紋,穆建虎看了無數遍,早就刻在了心裏。看到這枚極度相似的指紋,他不禁緊張起來,這個找了28年的兇手真的出現了嗎?為穩妥起見,他又讓高承勇按了其他手指的指紋。經過對比,他和同事確定了高承勇具有重大嫌疑,並與聞訊趕來的其他同事將高承勇帶上了警車。

  甘蒙“8 05”專案組成員 強明生:我説知道為啥找你麼?他馬上説知道。我説,啥事。他説我殺下人的。我説你啥時候殺下人的?他説1988年到2002年殺下人的。我説你一共殺了多少人,他説11個人

  高承勇被帶回公安局後,立即進行了DNA常染色體和指紋的確認。檢測結果顯示,他就是“8 05”系列強姦殺人殘害女性案件的嫌疑人。

  甘蒙“8 05”專案組成員 劉俊富:當時是非常興奮,真的是多少年的這個壓力一下子感覺釋放出來了,非常興奮,感覺就好像是要,真的要跑出這個大樓,大喊兩聲 有這種感覺。

  2016年8月26日,在白銀市公安局審訊室,高承勇對1988年以來在甘肅白銀和內蒙古包頭殺害11名女性的犯罪行為供認不諱。壓在白銀甚至甘肅警方肩上28年的重擔終於被卸下。 

責任編輯:張尋 DN01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