閆剛:讓“登泰克”品牌 唱響全世界

     大公網6月16日訊(記者 盧冶)為人低調、嚴謹,閆剛應邀接受訪談的那一天,身穿一件格子襯衫,外套也樸實無華,談吐間,盡顯堅定和意味深長。從他花白的鬢角,甚至可以讀懂他的飽經滄桑。

\

吉林省登泰克牙科材料有限公司掌舵人閆剛

  的確,在與吉林省登泰克牙科材料有限公司同呼吸、共命運的15年間,作為公司掌舵人的他,歷盡千辛,度過了無數個不眠之夜,帶領公司走出困境,踏上正軌。如今年近六旬,事業正迎來第二次春天,這一天,對他來説遲來太久。

  “如果這次能審批下來,我們就要搬家了,2萬多平方米,比現在擴容10倍。”在等待審批的每一天,閆剛既激動又感慨。他坦言,公司目前的發展空間受限,很多設備要根據需要來回挪動,而針對目前國內外市場的強盛需求,公司正在申請位於長春高新區的一塊場地,他希望能儘快獲批建廠,投入生產,“這樣將有更多的國人和世界友人享受到物美價廉的高端牙科材料產品。”

  這是閆剛一直秉承的發展理念,也是他創業的初衷。如今夢想正在照進現實,他帶領公司全員將中國的牙科材料技術推向了世界的前沿。這一成果,不僅結束了進口牙科材料雄踞中國市場的歷史,更為該領域產生世界品牌打響了第一戰。正如閆剛所説,單純的牙科材料也許並不算什麼,但它和先進的牙科技術相結合,就會產生巨大進步,他希望從材料開始,護航人們的牙齒健康,更希望將登泰克發展成為中國的品牌、世界的品牌。

  漫漫研發路 成功咫尺前

  閆剛喜歡別人稱他老閆,這樣聽起來舒服,毫無距離感,即便是今天成績斐然,他依然慣於低調,從不公開渲染,只是習慣一門心思地埋頭做事。

  10年堅守一份工作,或許可以大致圈定一個人事業發展的軌跡。閆剛畢業後的10年一直在石油公司拼搏,也算小有成就。但幾經體制改革,他逐漸對自己的人生產生了困惑:固化的模式,缺乏活力的機制,這,並不是自己想要的。

  恰逢家人與朋友在做牙科材料研究,老閆也對此產生了興趣,認為這是一個充滿機遇和挑戰的行業,在做了深入調研後,他決定加入。

  所謂初生牛犢不怕虎。時間回溯到2000年前後,國內牙科材料市場一片空白,完全依靠進口,光敏樹脂、流體樹脂、補牙粘合劑……這些名詞和生產技術,對於老閆來講,如同天書一般難懂。依靠曾經所學的分析化學的相關知識,老閆努力汲取,為進軍這一嶄新領域做準備。2002年,家人、朋友、外請專家,6人組成了研發小團隊,2005年初產品研發成型。

  “那段日子很苦,因為不知道方向在哪兒。”老閆如今回想起來,仍語重心長,加之資金源源不斷投入,危機隨時爆發。據他講,自己多年的積蓄、妻子的積蓄、外借的資金,幾千萬一下見底了,幸好有一筆額外款項到賬才解了燃眉之急。

  那是一段痛苦與希望並存的日子,老閆本以為曙光初現,卻不料遭遇送檢的尷尬。“那時國內沒有從事該類材料生產的企業,缺乏相關標準,加上又是東北的企業,外界認知上有偏頗,產品光檢測就花費了1年多。”老閆清楚地記得幾個重要的日子,2005年1月4日送檢,08年11月29日最終獲批。從開始研發算起,整整經歷了7個年頭。

  是中國的,也是世界的

  對於老閆來説,關於“先進牙科材料中國造”的革命,進展得既驚險又漫長。雖然突出審驗重圍,但材料批量生產後,市場的認可度卻成為難以跨越的鴻溝。

  當時,國外牙科材料幾乎壟斷國內市場,價格不斷加碼讓國人苦不堪言,但無奈,受“一分錢一分貨”觀念的影響,國人對於進口牙科材料仍情有獨鍾。另外,國家對於國產牙科材料限價的政策(例如,採用國內材料,一顆牙最高不能超過100元;相比之下,採用進口材料可以參照200元以上的收費標準),讓許多牙科治療機構產生“崇洋媚外”的心理,國產材料推廣舉步維艱。

  而事實上,登泰克所生產的高端牙科材料並非沒有市場。老閆分析到,在中國,齲齒率至少佔一半以上,大眾熟知的烤瓷,氧化鋯等材料近幾年正隨着牙科技術的不斷升級淡出市場,而新型材料的崛起正當時。關於什麼才是好的牙科材料,老閆説,最貼近人體生理特點的就是最好的。毫無懸念,登泰克的新型牙科材料被證實是最接近真牙功能的牙科材料,並符合相關國際標準,因此,老閆堅信,成功只是時間的問題。

  從2005年公司成立至今,十幾年的奮力拼搏,登泰克產品的銷售逐漸打開了局面,不僅在國內暢銷,產品還遠銷至國外30餘個國家,成為中國真正在牙科材料生產領域跑出的一匹黑馬。老閆説,現在經常能看到國際同行將登泰克的產品作為樣品帶回到自己的國家,而國外的一些市場也出現了中國牙科材料倒流入的現象,他很感慨也很欣慰,這一切,都是值得的。“我希望,登泰克不僅是中國的品牌,更是世界的品牌!”老閆説。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齊賓遙 qiby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