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軍七年輾轉東西 中國無人機“翼龍”制敵千里

圖:翼龍無人機可攜帶多款空地飛彈及制導炸彈/資料圖片

  大公網5月29日訊 解放軍空軍七年前組建了無人機部隊,至今已參加過多次不同類型的演習。列裝部隊的是國產攻擊1型無人機,應該是“翼龍”察打一體無人機自用版,飛行員組成全是飛行時間超過3000小時的精英飛行員,甚至還有不少“金頭盔”戰鬥機機師。成軍以來,部隊駐地輾轉浙江、山東、新疆等。

  據《解放軍報》報道,2011年,中國無人機部隊組建於東南某基地。裝備國產“翼龍”察打一體無人機,空軍選調無人機飛行員的工作全面展開。

  五年四次轉隸全面磨合

  一年多後,該無人機部隊移防齊魯大地。2014年3月,無人機部隊挺進天山腳下。幾個月後,為完善無人機新型作戰力量體系建設,無人機部隊進駐偏遠大漠戈壁深處─空軍某試驗訓練基地。不到五年時間,四次轉隸,可見空軍希望把這支部隊跟空軍各部隊全面磨鍊。

  軍用大型無人機有複雜的操縱系統和火控系統,可執行超遠距離的偵察、打擊和毀傷評估任務。

  據報道,在剛剛組建一年後,在空軍“紅劍12”演習中,國產攻擊1型無人機圓滿完成高空照相、目標偵察和圖像傳輸任務。2014年,該型無人機進行實彈攻擊,首發即命中。

  2014年,在“和平使命2014”上合組織軍事演習中,“翼龍”首次露面並進行了實彈射擊。對一處高地實施偵察,對敵指揮車發射飛彈實施斬首行動,秒殺恐怖頭目,整個作戰過程令參演的俄軍大開眼界。當時候俄羅斯還擁有任何攻擊無人機型號。至2015年,無人機部隊進行了“翼龍”首次編隊飛行。

  軍用大型無人機具有複雜的操縱系統和火控系統,可以執行超遠距離的偵察、打擊和毀傷評估任務。美國無人機已在多場局部戰爭和定點清除行動中,展示出高度的成熟可靠,並在作戰理論和樣式上取得突破。而中國,無人機技術研究較晚,但新型號裝備不斷,漸趨成熟。

  二十一世紀最初十年,是軍用無人機事業蓬勃發展的十年,各國都競相研製和發展了幾百種用途的無人機,在軍事上尤其以美國MQ-1“捕食者”和MQ-9“死神”為代表的攻擊型無人機最為耀眼,中國也不甘落後,緊追美國,在幾乎同一時間自主研製並裝備了彩虹3/4、GJ1/攻擊1(“翼龍”無人機的自用型)等察打一體無人機,同時配套了多型無人機專用彈藥,隨後又推出世界最先進水平的“翼龍2”,“彩虹5”、“利劍”及“雲影”等軍用無人機,在技術上與美國齊頭並進,並具有自己的特色。據悉,目前,中國空軍目前擁有數百架攻擊型無人機。

  “翼龍2”出口獲史上大訂單

  “翼龍”無人機是成都飛機設計研究所于2005年5月開始研製,2007年10月完成首飛,2008年10月完成性能/任務載荷飛行試驗。裝備一台100匹馬力發動機,具備全自主平輪式起降和飛行能力。外形酷似“死神”,體積類似“捕食者”。重1.1噸,長9米,翼展14米。“翼龍2”出口合同曾獲中國軍用無人機行業中史上金額最大訂單。

  近十年來,中國軍隊的無人機應用越來越廣泛,不僅總參偵察部門有了長航程偵察無人機,陸軍遠程炮兵部隊裝備的中型無人機已經成了標準偵察設備,空軍也組建了專門的無人機飛行團。無人機對地作戰成為一個新興的領域,察打一體無人機開始大量進入部隊服役。

  翼龍無人機基本參數

  “翼龍2”無人機是在“翼龍1”基礎上研製的一款中空、長航時、偵查/打擊一體化多用途無人機系統。“翼龍2”也是翼龍系列無人機中的第2個型號。相比于“翼龍1”,“翼龍2”進行了全面的機體擴大及氣動佈局優化,並換裝推力更強的中國國產發動機,實用升限、速度和續航等性能指標都有提高,可適應更復雜的使用環境。“翼龍2”擁六個外掛點,可攜帶約480千克武器彈藥點,此外還具備載荷約200千克的內部彈艙,可攜帶CCD相機、通信偵察設備、電子戰設備等任務載荷。“翼龍2”長11米,翼展20.5米,高4.1米,最大起重量4200千克,外掛點6個,最大外掛重量480千克。

  “金頭盔”在大地上飛翔

圖:“金頭盔”是空軍授予精英飛行員的獎勵/網絡圖片

  據中國空軍網報道,雖説叫無人機,但它同樣需要人去操作,這個操作者也叫飛行員,是不用飛的飛行員。李浩就是目前中國頂尖的無人機飛行員之一。李浩曾是一名能駕馭6型戰機、擁有30年飛行經驗的尖子飛行員。昔日,他駕駛戰鬥機,翱翔在萬米高空。如今,他運籌斗室、牧鷹千里,飛翔在大地上。

  自2011年加入空軍無人機部隊以來,李浩從白山黑水到東南沿海,再從齊魯大地到西北大漠,先後四次轉隸、五次更換駐地,地方越走越偏、條件越來越艱苦。

  李浩説,“從有人戰鬥機飛行轉型到無人機飛行,困難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料。這是一個從理念到實操的全方位轉型。

  學習無人機理論,李浩向比自己孩子年齡還小的技術人員請教,刨根問底時常令人哭笑不得;鑽研飛行要領,每個菜單用哪根手指去按更精準、更快都要搞清楚,他精益求精的嚴謹讓戰友們歎服。

  匿身“機”後克敵制勝

  在夜間,飛行控制席前的屏幕上一片漆黑,只有綠色的數字和線條跳動。沒有了頭頂的星光,沒有了實際環境中的感知,前不久加盟無人機部隊的“金頭盔”飛行員陸冬輝,這一刻真切感受到無人機飛行之難。

  “當數據在眼前刷新,要做到態勢在腦中呈現。”李浩一邊解釋,一邊指導無人機部隊飛行員陸冬輝輕壓操縱桿,修正無人機飛行的航向。

  爭分奪秒,李浩實現漂亮轉身,成為空軍首席無人機飛行員,帶出了一支優秀的無人機飛行團隊。

  在2014年“和平使命”聯合軍演中,一架無人機穿越電磁迷霧隱蔽飛行,對“藍軍”指揮車實施“一劍封喉”……這是中國空軍無人機部隊首次亮相國際舞台,出色表現讓人刮目相看。

  這些輝煌,身處地面方艙中的李浩和戰友們都不曾親眼目睹。對許多人而言,他們隱匿在“無人機”身後,似乎並不存在。

  可是,回眸空軍無人機這支新型作戰力量的成長,從無人機首飛到首次實彈射擊,再到一次次任務……李浩和戰友,都是無人機飛行背後那些“無處不在的人”。

  空軍“四大品牌”揚名海

圖:戰區空軍參加“紅劍”軍演實彈射擊/資料圖片

  據《人民日報》報道:“紅劍”、“藍盾”、“金頭盔”、“金飛鏢”等名詞,在中國空軍的訓練場上和各類演習演練中早已揚名海內外。這也是由中國空軍傾力打造無限接近實戰的“四大品牌”。

  中共十八大以來,空軍按照“空天一體、攻防兼備”戰略要求,加快推進轉型,不斷探索實戰化訓練的新方法。經過“四大品牌”的淬鍊,一大批優秀機師脱穎而出,引領空降部隊實戰化訓練水平不斷躍升。“四大品牌”各有獨特的魅力和風采。

  “紅劍”全程實兵實彈對抗

  事實上,“紅劍”是指由空軍組織、各戰區空軍指揮班子帶所屬和配屬部隊參加的對抗演習,演習突出“任務、體系、電磁、未知、對抗、檢討”,不編劇本、不組織預演、不向部隊提供戰時無法提供的情報資訊,全程背對背進行對抗。經過十年發展,實現從戰術向戰役、從單一兵機種向多兵機種、從傳統訓練向資訊化訓練的轉變,已組織20餘期,輪訓所有空軍指揮班子和作戰部隊。

  多型戰機聯合制空、對地火力抗擊、情報預警一網聯動、電磁對抗貫穿全程。2016年11月中下旬,空軍“紅劍16”體系對抗演練在西北大漠展開激戰,兩個戰區空軍數十支部隊、近百架戰機和多個兵種上演全要素紅藍體系對抗。

  “紅劍16”採取“講、研、擺、練”方式更新組訓理念,全程設置實戰背景,全程實兵實彈對抗,加入近距支援作戰、情報來源全自主、多機種編隊突防、預警機臨機接替指揮等考核科目,針對體系作戰能力缺短,深化作戰編組集成和全要素作戰體系融合,提升資訊火力一體運用能力,錘鍊戰役指揮員複雜戰場條件下的作戰指揮能力。

  150尖子飛行員戴上“金頭盔”

  據介紹,被譽為飛行員最高榮譽的“金頭盔”,是授予空軍自由空戰考核中“空戰能手”的桂冠。2011年至今已連續組織六屆,比賽展示的,既是空軍飛行員的技戰術水平,更是空軍部隊整體戰鬥力的水準。據介紹,至今已有80多個旅團次、近七百人次參與考核,五十二人次獲得這項榮譽。2016年12月2日至8日,空軍“金頭盔2016”對抗空戰競賽考核在某基地展開,150餘名空軍尖子飛行員齊聚大漠,競逐雲天。考核規則經歷從同型機到異型機、從單機對抗到編隊對抗、從記分制到擊落制等變化,參考飛行員由關注頭盔到關注頭腦、關注隊友到關注對手、關注賽場到關注戰場。

責任編輯:李孟展 DN02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