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制裁生意難做 中朝邊貿縮水華商進退兩難

圖:中國與朝鮮近約75%的貿易在邊境城市丹東/網絡圖片

  大公網5月22日訊(記者盧冶)近期朝鮮半島局勢持續高度緊張,全世界的目光再次聚焦東北亞。朝“擇機第六次核試驗”、中國向邊境增兵等傳聞,以及朝美、韓朝、中朝互動的變化,無一不牽動人們的神經。在此當口,中朝貿易現狀如何?邊民生活狀況如何?邊境治安怎樣?大公報記者沿鴨綠江、圖們江兩江北岸的中朝邊境線走訪,先後抵達長白、延吉、圖們、琿春、和龍等邊境口岸城鎮,全程歷時4天。記者發現,在國際制裁等因素影響下,中朝民間邊境貿易的縮水狀況今年尤為嚴重,一些中朝互市貿易市場已淪為停車場。

  對於吉林省長白縣的旅館老闆李雄范來説,朝鮮核試驗不是件值得憂心的事。雖然這裏是中國距離朝鮮豐溪里核試驗場最近的點,一旦朝鮮發生核事故,長白縣面臨的威脅要遠大於其他中國邊鎮。但眼前,顯然兒子的婚事、低迷的旅館生意,才更讓他煩惱。

  地處偏僻、就業空間小,長白縣的老齡化較嚴重,實體經濟低迷,“生意一年不如一年”。除經營小旅館外,李雄范夫妻還與朝鮮人做些“倒包”交易,整日忙裏忙外,每月收入卻只有4000多元。“年輕人,尤其是朝鮮族的,都選擇去韓國打工,留下的不多。外面説這裏有核輻射,遊客也越來越少。沒有活力,自然就沒錢賺。”

  盼市場開放 搶佔商機

  為了兒子的婚事,李雄范曾多次想過要出兑店舖,但始終難捨,支撐他的就是心裏那一點希望─“一旦朝鮮選擇開放呢?”

  一路走來,記者發現,民間邊境貿易的縮水狀況今年尤為嚴重,所到中朝邊境幾個口岸城市的邊境商人紛紛訴苦。

  圖們口岸國門景區的紀念品店老闆談起做國際貿易的親戚,並沒有多羨慕,反倒表示了幾分同情:“日子不好過啊!”由於國際制裁,很多貨物送抵朝鮮後,沒有人給錢或是沒有換回來其他的貨物。往往是送去很久的貨物,要以新進的貨物為代價,才能夠得到回報。日積月累,越欠越多,結果成了一筆“糊塗”帳。

  當地商務局人士也表示,經常會接到中國商人的投訴,希望能夠解決在對朝貿易中遇到的各種問題。但在遇到糾紛時,面對難於適用的國際慣例,中國商人往往處於弱勢地位。儘管如此,中國商人對於朝方提出的貨物要求還是不敢大意。在他們看來,如果就此放棄,那麼此前一切的努力都將付諸流水。

  進退兩難之間,他們寧願用此刻的堅守,等待在更加開放的市場到來時,第一時間搶佔商機。

  邊貿好壞受朝鮮影響大

  “生意一點都不好做,因為朝鮮的政策反反覆覆。有的時候,訂完貨,第二天又説不要了”,也許沒有人比邊貿商人更加了解朝鮮,在他們看來,朝鮮老百姓對是否開放沒有概念,但政府認為有益的事情,政策就會積極靈活,所以這種在中朝邊貿的合作,一般都是朝鮮方面主動找上門來。

  如同每座中朝邊境口岸城鎮一樣,邊貿發展的好壞,決定權似乎落在朝鮮手裏。正如當下,吉林省各邊境口岸建起來的中朝互市貿易市場和國際商貿城,都沒有逃脱衰頹的命運。長白口岸國際商貿城完工於2009年,起初開市入駐了百餘家江浙企業,如今店舖幾乎都閉門謝客;圖們和琿春的中朝互市貿易市場,現在也已淪為臨時停車場。

  一些“老邊貿”很願意回憶上世紀90年代到21世紀初生意的輝煌。“那時候,晚上幹一個小時,都夠活一個月了,兩邊都‘睜隻眼閉隻眼’。”由於受到饑荒和國際制裁的影響,當時朝鮮物資嚴重匱乏,地處邊境的長白縣民間走私交易頻繁。李雄范説,長白縣對面是朝鮮第三大城市惠山,生產、生活嚴重依賴煤炭和木材燃料,曾經朝鮮的礦產、木材、海鮮等都能以極其低廉的價格購買到。

  40元錢買來“一腳跨兩國”之樂

圖:在圖們江公園,遊客可租借望遠鏡遠望朝鮮南陽市

  在中國的多處對朝口岸,觀光客只要花40元人民幣就可在軍士陪同下走到橋面上的邊境線體驗“一腳跨兩國”的樂趣,沒有時間限制;如琿春“一眼望三國”中俄朝交界處的防川,已經成為旅遊勝地。導遊告訴記者,“現在是淡季,每到7月份到9月份會有更多的遊客來邊境,主要是想看看朝鮮,因為對這個神祕的國家還是很好奇的。”

  以往局勢再緊張,中朝邊境游都沒有關閉過,因為朝鮮的旅行社是賺錢的。據圖們江國旅負責人講,“遊客去朝鮮,我們要負責很多事物,結果卻只能拿到其中的一小部分利潤。”

  這些年,朝鮮吸引中國遊客的動作越來越大,先後開放的羅先、南陽、清津、金剛山、七寶山等多條旅遊線路進入常態化運營。延吉直飛平壤的旅遊包機航線已開通,赴朝鮮羅先自駕游也開始進入常態化運營。

  目前,遊客可以從北京、瀋陽、延吉等城市,通過航空、公路、鐵路、郵輪等多種方式到朝鮮觀光。

  多位資深導遊告訴記者,赴朝旅遊馬上將進入旺季,朝鮮也隨即打造了多條精品旅遊線路。單從吉林省的情況看,每天前來諮詢的多達三四十人,很受歡迎,其中不乏考察朝鮮投資環境並順便旅遊的。

  丹東走私猖獗難監控

圖:今年“五一”小長假,遊客在丹東鴨綠江邊拍照留念/中新社

  “很長時間沒去朝鮮了,但是他們常過來,因為有需求……生意從來沒有停止過。不要小看倒包貿易,很賺錢的,他們可以夾帶私貨。”丹東對朝大宗商品出口的企業老闆石林感言,“形勢沒有什麼可怕的,打起來再説。”

  遼寧省丹東市,佔據全國對朝貿易的75%,“丹東的走私很厲害,一艘漁船能拉200噸的貨,五分鐘就把船開到對岸去了,很難監控的”。但對大宗商品來説,“倒包”是不可能的。與朝鮮有着多年貿易經歷的商人艾君表示,其實朝鮮的黃金才是其創匯的支柱,但這些黃金銷往何處不得而知。

  “了解朝鮮的人太少了”石林感慨,其實朝鮮的基礎發展條件很好,外人很少接觸,根本不了解,包括美國、韓國,聯合國。

  石林的好友在朝鮮投資塑料管生產線10多年了,據悉,該廠的生產能力可以滿足全朝鮮五層的用量,“給原材料就能生產,而且工作效率和產品質量不比任何國家差。”

  朝鮮進口中國最多的還是機械設備、化工設備和成套設備。中國的原材料成本高,質量也不是最好的,所以很多時候要依靠其他國家,“他國的一些小公司才不會考慮什麼制裁,見利就走。”

  朝計劃經濟“自下而上”悄然改變

圖:賣朝鮮食品的小販接過遊船上客人遞來的錢/網絡圖片

  從琿春圈河口岸隔江望去,朝鮮一處工地正在施工。經營海鮮生意的丁大姐説,這是在建的中朝一處商貿市場,建成後,中國人拿着護照就可以去買東西。

  在中朝邊境城鎮走訪時,記者發現,靠近中國的羅津自由貿易區和南陽、惠寧等城鎮,人民求生的需求正推動着“市場”發生實際的變革。

  記者還曾在羅津自由貿易區看到,港口捕撈的海鮮到農貿市場一路經歷價格大漲、大跌的過程。“朝鮮雖然堅持計劃經濟體制,但實際上市場經濟要素起了相當大的作用,人民的生活很大程度是自由交易維持的”,多年往返中朝的外事人員對朝鮮經濟出現的“自下而上”的改變感受頗深。

  “如今的朝鮮雖然沒有上世紀80年代那種森然秩序,但雜亂中透露的是一種活力”,吉林大學東北亞研究院學者認為,朝鮮每年40億美元的貿易外匯收入中,30億來源中國,而這其中的12億為煤炭。中國停止進口煤炭後導致朝鮮外匯來源的進一步枯竭,“朝鮮可能會尋找新的渠道,或是已經有好的渠道,以便解決外匯收入問題。包括增加別的產品出口,勞務輸出等等。”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李孟展 DN02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