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敢批評中國?這位駐華大使遭本國總統痛斥"無所事事"

捷克總統夫婦向遇難者敬獻了花圈

  5月16日,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捷克總統夫婦向遇難者敬獻了花圈。捷克總統的這一舉動令國人感到温暖。而此時在捷克國內,澤曼總統還因為另一件事情受到了媒體熱議。

  據捷克《布拉格每日箴言報》網站15日報道,正在訪問中國的澤曼打算“斥責”捷克駐華大使科佩茨基,因為後者在一封批評中國人權狀況的聯名信上籤了名。

《布拉格每日箴言報》網站報道截圖

  關於這封有關“中國人權狀況”的信,鋭參考在今年3月就有過報道:當時,包括加拿大、澳大利亞、捷克在內等11個國家,通過他們的駐華使領館,共同簽署了一份遞交給中國政府的未公開信件,就人權問題對華施壓。這11國原本希望美國也在信上簽名,但沒想到卻遭到了美國的拒絕。

  如今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此事過去兩個多月後,會以這樣一種戲劇化的方式發酵。

  總統發怒:“在駐華大使如此重要的職位上怎能無所事事”

  對駐華大使在施壓中國的一封信上署名,平日和藹可親的捷克總統澤曼到底有多生氣?

  捷克《人民報》引用澤曼身邊一位消息人士的話説:“總統得知此事後的第一反應是:這樣的人在駐華大使如此重要的職位上怎能無所事事?!”

  澤曼還表示,他對於自己此前一直“被矇在鼓裏”、不知道此事感到吃驚。

  《人民報》報道稱,捷克駐華大使科佩茨基署名的並不是公開信,捷克駐華大使館沒有向任何人正式公開這封信。但澤曼知道後非常驚訝,因為這不符合捷克最高領導人不干涉中國內政的承諾。

  澤曼甚至考慮將科佩茨基從駐華大使的位置上解職,但是,由於一個多月前,捷克駐瑞士的大使剛因為醜聞遭到解職,科佩茨基由此得以“倖免”。

  《布拉格每日箴言報》稱,科佩茨基自1976年就進入捷克外交部工作,此前曾任捷克駐多國大使。他從2016年2月起出任捷克駐華大使,這被視為科佩茨基作為外交官的職業頂峰。

  儘管最終沒有做出解職大使的決定,澤曼還是要求調查是否有其他人也知曉此事。目前,據捷克媒體的報道,總統已發現,捷克外交部的官員對這封信是知情的,尤其是負責安全和多邊事務的捷克副外長施拉邁克,他批准了科佩茨基的簽名。

  批評中國?這位駐華大使遭本國總統痛斥無所事事

  

5月4日,捷克總統澤曼(左)與捷克總理索博特卡在總統府。(路透社)

  施拉邁克原本已被提名將於今年6月出任捷克駐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的大使,但因為此事,澤曼正在猶豫是否批准他的提名。捷克媒體認為,施拉邁克的外交仕途可能因此受波及。

  為了中國,他曾點名批評文化部長

  事實上,這已經不是澤曼第一次公開就捷克國內對華的“雜音”發出嚴厲批評了。

  去年10月,捷克文化部長和參議院、眾議院兩名副議長同竄訪捷克的達賴舉行了所謂“私人會面”。

  這立即招致總統澤曼和總理索博特卡的批評。他們發表聯合聲明表示,捷克承認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而一些私人的見面並不能改變或影響政府的親華政策,希望捷克和中國能維持良好關係。

  當時的捷克媒體報道稱,捷克總統的發言人就西藏問題批評文化部長。

  澤曼的發言人還在推特發文,點名批評説:“文化部長選擇了媒體曝光,而非捷克共和國和人民的利益”。

  捷克外交部也發表聲明稱,“捷克承認一個中國政策,尊重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沒有哪怕一點的微小改變”。

  據外媒報道,這位文化部長和參與會面的議員均屬於基督教民主黨,該黨是捷克中左聯合政府中的一員。澤曼被認為屬於中間偏左陣營,而基督教民主黨則偏右。

  布拉格廣播網當時報道稱,達賴曾經是捷克的常客,但自從捷克前總統哈維爾去世後,捷克已不再對達賴發出官方邀請。

  在熟悉捷克國內政治的觀察人士看來,于2011年去世的前總統哈維爾生前一直對中國缺乏了解,甚至帶有偏見,這也一定程度上影響到中捷關係的正常發展。

  但當2013年澤曼通過全民投票當選總統後,中捷兩國關係迎來轉機。

資料圖片:捷克總統澤曼2014年首次訪華。

  當選後第二年的10月,70歲高齡的澤曼就親自帶隊,率領100多名企業家訪華,這是捷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隨訪企業家代表團。

  2015年9月3日,中國舉行紀念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大閲兵活動,澤曼更是不顧美國反對,親自欣然前來,成為唯一出席紀念活動的歐盟國家在任的國家元首。

  當時來華前談及對中捷關係的展望時,澤曼用了一個非常詩意的表達:“我一直期待,當中國朋友來捷克時,他們會感到在家一樣自如。當捷克人去中國時,他們也能有同樣的感覺,甚至感覺比家裏還要好。一切皆有可能。”

  5月14日,捷克總統澤曼在“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上發表演講。(路透社)

  他説二戰應該始於1937年,專家:“澤曼總統與傳統的‘老歐洲’人士不太一樣”

  在“一帶一路”高峰論壇閉幕後,要和中國人民“做朋友”的澤曼總統,選擇了去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進行憑弔。

  總統夫婦向遇難者敬獻了花圈,並簽字留言,對遇難的中國同胞表示哀悼。澤曼還説道,第二次世界大戰應該是開始於1937年,而不是1939年。那些忘記自己歷史的人就會重蹈歷史。

澤曼在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簽字留言。

  “正義的人做正義的事,世界的和平需要更多的澤曼!”一位微博網友稱讚捷克總統道。

  “這幾年的中捷關係,澤曼總統發揮了很大的主導作用。”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所所長崔洪建告訴參考消息網-鋭參考。他認為,正是出於對兩國關係的高度重視,在涉及到中國的問題上,澤曼總統會採取直接的行為。

  據崔洪建介紹,澤曼總統本人的經歷較為豐富,曾經歷過社會主義時期的捷克,所以他在人權問題上與其他較為傳統的“老歐洲”人士不太一樣。

  “捷克如果在人權問題上‘跟風’其他國家、批評中國,是不利於中捷雙邊合作的。”崔洪建説,“澤曼總統作為中捷關係的主要推動者,有權力去制止大使的行為。”

責任編輯:李孟展 DN02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