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觀察:中國再拓“鑿空”之路

  文|馬浩亮

  兩千多年前,司馬遷在《史記》中形容張騫通西域是“鑿空”,意即鑿孔、打通的意思,“於是西北國始通於漢矣”,從此絲綢之路成為東西方世界之間的通途。而作為近些年來中國為世界提供的最重要的公共產品和合作設想,“一帶一路”的關鍵字也是“通”字。今次“一帶一路”高峰論壇,就聚焦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習近平在論壇上的演講,不啻是一次21世紀的“鑿空”宣言。

  張騫當年所需要着力“鑿空”的是關山大漠險阻、遊牧民族襲擾、文化資訊隔閡。如今,“一帶一路”面臨着諸多新困難、新挑戰。習近平在講話中就總結了地區熱點持續動盪,恐怖主義蔓延肆虐,發展失衡、數字鴻溝、分配差距,和平赤字、發展赤字、治理赤字等問題,古絲綢之路沿線地區如今很多地方成了衝突動盪和危機挑戰的代名詞。加之逆全球化思潮帶來的壁壘藩籬,世界面臨着日益迫切的“鑿空”需求。“一帶一路”的提出和實踐,是中國勇於承擔這一重大使命的體現。

  習近平在演講中,闡明瞭“一帶一路”未來的發展方向,也是具體描述了新世紀“鑿空”之路的五大特徵,即和平之路、繁榮之路、開放之路、創新之路、文明之路。並輔之以向絲路基金新增資金1000億元人民幣、舉辦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成立“一帶一路”財經發展研究中心等許多具體支撐舉措,為“一帶一路”未來發展指明瞭方向、貢獻了方案。

  “一帶一路”以其恢弘的視野,超過了俄羅斯“歐亞經濟聯盟”、東盟“互聯互通總體規劃”、哈薩克斯坦“光明之路”、土耳其“中間走廊”、波蘭“琥珀之路”等發展戰略,而又有機地將他們對接和聯通在一起。中巴、中蒙俄、新亞歐大陸橋等經濟走廊,雅萬高鐵、亞吉鐵路、匈塞鐵路等交通幹線,瓜達爾港、科倫坡港、比雷埃夫斯港等港口,共同構建其一個“鑿空”的網絡框架,成為經濟全球化的重要依託。

  當然,現在的“鑿空”,無論是地理空間、合作領域、交流廣度,都遠遠超過了歷史上的絲綢之路。今次論壇,一百多個國家政要代表與會,當中既有俄羅斯、意大利、西班牙這樣居於世界前列的大型經濟體,也有希臘、巴基斯坦、斯里蘭卡這樣的“一帶一路”重要節點國家,更有智利、阿根廷這樣的並非傳統“一帶一路”沿岸範疇的國家。這充分體現了“一帶一路”的開放包容,契合了全球化思路。

責任編輯:李孟展 DN02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