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大計”雄安新區一千年前是怎樣的畫風?

  文|大公網評論員 馬浩亮

  4月1日,官方公佈,中央決定設立河北雄安新區,並定位是“千年大計、國家大事”。這一消息令沉寂多年的雄縣、安新、容城三縣頓時成為了舉國矚目的中心,成為未來開發建設的熱土。

  巧合的是,一千年前,由於風雲際會,現今雄安新區所在的雄州,也迅速崛起,成為宋王朝的北邊門户,成為河北政治、經濟、外交、軍事重鎮。

  那麼,如果穿越到一千年前,作為“千年大計”的雄安,畫風是怎麼樣的呢?

  公元1017年,這一年是宋真宗天禧元年、遼聖宗開泰六年。雄踞于華北平原的宋國雄州城,高牆凜立,壕溝環繞,四方城門之外道路縱橫,直通周圍的安肅軍、廣信軍等城池。站在雄州城頭北望,幾十裏外的白溝河北岸,就是遼國的國土,包括現今的北京、廊坊、易縣等地。

  此時,從遼國南京幽州(今北京)南下的遼國使臣,正與從宋國首都東京汴梁(今河南開封)北上的宋國使臣,交割“歲幣”,從宋使手中接過絹20萬匹,銀10萬兩。

 

  一千多年前中國的流通貨幣、宋真宗鑄造的天禧通寶。資料圖

  而雄州城內外的榷場內,宋遼兩國的軍民正在討價還價、買賣有無。宋國商人攜帶着從江南運來的茶葉、瓷器、漆器、稻米、絲綢以及從東南亞“進口”的香料、犀角、象牙等,與髡髮窄袖長袍的契丹人交換羊、馬、駱駝等牲畜。城內酒店、客棧、商鋪、作坊鱗次櫛比,一派祥和氣象。

  時間還要再回溯20年。公元997年,宋真宗趙恆繼位,他從伯父宋太祖趙匡胤、父親宋太宗趙光義手中繼承了江山,成為趙宋王朝的第三位皇帝。

  當時,北方的契丹王朝遼國勢力正勁。從宋立國開始,與遼國圍繞“燕雲十六州”的戰爭就始終未曾停歇,真宗的父親太宗曾御駕親征,結果兵敗高梁河(今北京西直門外)。

  公元1004年,宋真宗景德元年,遼蕭太后與遼聖宗耶律隆緒以收復瓦橋關(今河北雄縣舊南關)為名,親率大軍南下,深入宋境,兵鋒直抵黃河。在宰相寇準的力勸之下,真宗渡河到澶州(今河南濮陽)督戰。看到皇帝的黃傘,宋軍士氣大振,“諸軍皆呼萬歲,聲聞數十里,氣勢百倍”。但宋真宗本人並非主戰派,而遼國方面此時由於戰線過長,後勤不濟,且被宋軍射殺大將蕭撻覽,也無心再戰。雙方決定議和。

  幾番商討之後,雙方訂立史稱“澶淵之盟”的議和書,主要內容包括:兩國以白溝河為界,雙方撤兵;兩國結為兄弟之邦,遼聖宗尊宋真宗為兄,宋真宗尊蕭太后為叔母;“沿邊州軍,各守疆界。兩地人户,不得交侵。”“所有兩朝城池,並可依舊存守。淘濠完葺,一切如常。即不得創築城隍,開拔河道。”而現實影響最大的一項條件是,宋每年向遼繳納絹20萬匹,銀10萬兩,“令三司差人搬送至雄州交割”。

  於是,位於宋遼邊境的雄州,從此成為兩國外交、經濟、文化、交通中心。中央政府在雄州設置了機宜司、河北沿邊安撫使司、界河司等機構。如今雄安新區的雄縣、容城、安新三縣區域,當時正好全在雄州轄區。按《宋史·地理志》所載,雄州下轄容城、歸信兩縣,當時尚未有安新縣。

  澶淵之盟結束了宋遼之間長達四十餘年的戰爭,此後宋遼邊境維持了一百多年的和平。宋在雄州、霸州等地設置榷場,開放交易。宋用香料、犀角、象牙、茶葉、瓷器、漆器、稻米、絲綢等,交換遼的羊、馬、駱駝等牲畜,制瓷和印刷技術也傳往遼。

  公元1017年,已做了20年天子的宋真宗,將此年改元為天禧元年。無論是《宋史》還是《續資治通鑑長編》,這一年整個宋王朝並無特別重大的事情。社會經濟方面,真宗幾度下詔賑濟災民,蠲免租賦,安恤流民,防治陝西、淮南等地的蝗災;軍事上,西北秦州神武軍擊破西蕃宗歌族於野吳谷;外交上,契丹使臣耶律準來賀真宗生日承天節,高麗使臣徐訥率女真首領入對崇政殿,三佛齊、龜茲國等前來朝貢。

  這一階段,主政雄州的是知州李允則。允則,字垂範,其父是濟州團練使李謙溥。少年時就以父蔭,擔任宮廷宿衞。宋太宗時期,李允則就曾派往管理靜戎軍(今河北安肅)榷場。

  

  嶽麓書院裏紀念李允則(右二)等人的“六君子堂”。李允則曾任潭州(長沙)知州。

  真宗繼位後,李允則長期鎮守河北等地。擔任滄州知州,鎮、定、高陽三路行營兵馬都監,瀛州(今河北河間)知州,雄州知州,遼國也稱他為“李雄州”。此時,雖然宋遼罷兵,但主政雄州之後,李允則仍不斷營建城壘,並上奏真宗解釋稱“邊患不可測也”。真宗深以為然。

  由於澶淵之盟規定不得“創築城隍”,為此,在修葺雄州的過程中,李允則還使用了一個障眼法。雄州城北面有用作防禦的舊甕城,李允則想將它改建,與大城合為一體。於是他就首先建造了東嶽祠,拿出百兩黃金做成供奉器物,再暗地裏撤走這些金銀器,對外則稱被盜走,於是以緝捕防範盜匪、保護東嶽祠為名並修築城牆,最後關閉城門,開挖壕溝,修建月堤,終於把甕城裏的人全都納入了城中。他還派人架設石橋,構築亭榭,建堤修路,以整治與安肅軍、廣信軍、順安軍之間的交通。

  天禧二年,李允則調知鎮州(今河北正定),後又調潞州(今山西長治)知州。《宋史》稱其“在河北二十餘年,事功最多”。

  經過多年的戮力經營,雄州崛起成為宋王朝的北邊門户,成為河北政治、經濟、外交、軍事重鎮,在雄州歷史上寫下了最為輝煌的一頁。如今,千年之後的“雄安新區”,令這片沉寂了千年的土地,再度迎來騰飛的契機。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史亞會 史亞會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