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獻忠“江口沉銀”重見天日 逾300年傳説被證實

  圖左起:此前出土的虎鈕永昌大元帥金印;“江口沉銀遺址”航拍圖;“江口沉銀遺址”界碑立在岷江岸

  大公網3月21日訊 20日,四川彭山江口沉銀遺址水下考古階段性工作新聞通氣會發表消息稱,該遺址考古發掘已出水文物超近兩萬件,實證確認了張獻忠“江口沉銀”傳説,有專家認為堪與古希臘特洛伊城發現相媲美。專家表示,此次出水文物數量多、等級高、種類豐富,對研究明代的政治史、經濟史、軍事史和生活史等具有重要意義。

  記者20日從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獲悉,今年1月開始的彭山江口沉銀考古取得重大進展:出水文物超過一萬件,實證確認了民間流傳的張獻忠“江口沉銀”傳説。

  張獻忠是與李自成齊名的明末農民起義軍領袖。1644年率部攻破成都,建立大西國政權。“江口沉銀”遺址距離中國四川省會成都市約50公里,位於岷江主河道和流經成都市區的錦江交匯處。

  “江口沉銀遺址”發掘現場近景。網絡圖片

  文物堆積層約2米厚

  據一些地方野史記載,明朝末年著名農民起義首領張獻忠1646年順岷江南下轉移財物,在此遭明將楊展伏擊,戰敗船沉。當地幾百年來一直傳説不斷,稱有1000船金銀財寶沉于江底,有一句歌謠説:“石龍對石虎,金銀萬萬五,誰人能識破,買盡成都府”。然而由於並無正史紀錄,對於江口沉銀是否存在、具體地點在哪兒,之前史學界長期存在爭議。

  挖掘出的有“大順通寶”字樣的銅錢。網絡圖片

  然而,在2005年,江口出水了7件明代銀錠,2011年,江口河道清淤又發現了一封金封冊,及“西王賞功”的金幣,2015年年底,由國內10餘位權威考古專家、歷史專家聯名出具《四川彭山“江口沉銀遺址”考古研討會專家意見書》,確認該批文物系明末農民軍領袖張獻忠所用金銀器物,2017年春節前,江口沉銀遺址水下考古發掘終於正式啟動。

  “現在基本確認了張獻忠江口之戰的地點,出水的萬餘件文物是確認這一重大歷史事件最直接、最有力的證據。”中國考古學會理事長王巍説。

  記者20日在現場看到,文物考古單位在岷江河道內圍堰抽水,將發掘環境從水下變成了陸地。考古人員從“陸地”向下發掘約5米,就露出了長達數百米的堅硬河牀,起伏的褐紅色河牀狀似靜止的波濤,文物就散佈在“波濤”凹槽中的鵝卵石和河沙之間,文物堆積層約2米厚。

  據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長高大倫介紹,出水文物包括明王朝分封藩王及張獻忠分封嬪妃的金冊、銀冊,西王賞功金幣、銀幣、大順通寶銅幣、銀錠以及戒指、耳環、髮簪等各類金銀首飾和鐵刀、鐵劍、鐵矛、鐵箭鏃等兵器。

  挖掘出的銀錠。網絡圖片

  銀錠仍反射出金屬光芒

  記者現場目擊了一段裝有數枚銀錠的木鞘出水,不少元寶狀銀錠仍舊反射出貴金屬的光芒。此外,在考古發掘現場附近的工作站還能看到,部分出水文物,各類金銀器物、錢幣上的文字大都清晰可辨,各種金銀首飾上的花紋依然精緻。據介紹,僅帶銘文銀錠上的地名就涉及明代的20余府、州、縣。

  北京大學教授李伯謙等30多位考古學家現場考察後認為,這是中國傳説、記載的幾處皇家藏寶中唯一被找到且是由考古機構科學發掘的批量寶藏;出水文物數量多、等級高、種類豐富,具有極高的科學、歷史、藝術價值;對研究明代的政治史、經濟史、軍事史和生活史等具有重要意義。

  據了解,由於發掘只能選擇在枯水期開展,距離今年發掘工作結束還有約一個月。儘管出水文物數量巨大,但專家認為,目前的發現可能僅為“江口沉銀”的冰山一角。

  進遺址要過四道門

  想要弄清沉船具體地點,得按照史書上的記載,再結合數次寶物出現的地點,在彭山江口劃出一個大概位置。遺址在水下,這對考古是一道難題,在川內,還沒有過這樣的經驗。於是,一次次的論證會發起。

  圍堰抽乾江水,在乾燥區域上進行探方挖掘,最終成為大家的共識。圍擋搭好後,10台高功率抽水機同時啟動,2000多平方米區域內的水終於抽乾了,露出一顆顆鵝卵石,形成了一個“江中小島”。

  此前的3個月裏,考古人員就在這2000多平方米的保護區裏進行考古挖掘。據了解,參與江口沉銀考古項目的,還有來自國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遺產保護中心的專家周春水,2015年,周春水主持的遼寧“丹東一號”清代沉船(致遠艦)考古項目,獲評2015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

  江口鎮政府對面的考古現場守備極嚴。前來採訪的記者領到工作證後,成功進入第一扇門,考古現場一覽無遺,但想要進入遺址內,還得過4道門。通過更衣室、工具室、安檢室,記者來到最後一道門,三名特警守着一個安檢通道,旁邊擺着一個指紋打卡機。

  工作證在這裏不管用了,只有錄入指紋的人員,才能進出這最後一道門。“這是最後一道門,主要做金屬探測,防止有人把東西帶出來。”安保人員説,整個圍堰周圍,不僅有眾多監控,更有數量不菲的特警,24小時執勤。

  2015年追繳的出水金錠。網絡圖片

  盜“金印”團伙成員獲刑十年

  據澎湃新聞消息:江口沉銀遺址近年來遭遇不少不法分子盜掘。3月3日,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區法院一審以盜掘古文化遺址罪,判處梁建波有期徒刑十年,並處罰金20萬元人民幣。

  彭山區法院一審認定,梁建波參與的盜掘團伙先後因盜掘“江口沉銀遺址”文物獲利1300余萬元(人民幣,下同),梁建波本人分得120萬元。

  檢方指控,2012年底至2013年,彭山人王敏夥同宋先明、徐成雲(均另案處理)以及梁建波,共同出資購買潛水衣、金屬探測儀等工具,于夜間在眉山市彭山區江口鎮“江口沉銀遺址”進行盜掘,盜得59兩的銀錠1枚、金冊6張,其中3張金冊及1枚虎鈕永昌大元帥金印(即“金老虎印”)被王敏和宋先明私藏。“金老虎印”系一級文物,6張金冊系二級以上文物。

  檢察機關還指控,2013年底至2015年3月,徐成雲又與兒子徐業、陳翔(另案處理)、梁建波等人組成新的挖掘團伙,共盜得4枚50兩銀錠,其中兩枚系三級文物。

  此前,2016年9月18日,眉山市彭山區法院判處徐成雲犯盜掘古文化遺址罪、倒賣文物罪有期徒刑7年。其子徐業被以倒賣文物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4年,並處罰金6萬元。

  另據成都商報2016年10月18日報道,至當時,江口沉銀盜掘系列案中,已有25人被判刑。

  據悉,2014年初,警方獲取線索,有人盜挖文物,2015年4月,警方在雲南、四川等多地對6個盜掘團伙骨幹展開同步抓捕,12小時內到案31人。

  張獻忠背景資料

  張獻忠字秉忠,號敬軒(1606年9月18日-1647年1月2日),明末農民起義領袖,曾建立大西政權。與李自成齊名。

  1640年率部進兵四川。1644年在成都建立大西政權,即帝位,年號大順。1646年,清軍南下,張獻忠引兵拒戰,在西充鳳凰山中箭而死。

  (綜合中新社、澎湃網、華西都市報報道)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陳旭 chenxu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