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報:日本右翼勢力一再否認歷史 顯示的是怯懦

  日本右翼勢力對於南京大屠殺這樣人證物證俱在、且為國際社會所廣泛認知的歷史事件,一次又一次地否認,讓我們看到了其內心的畏懼和膽怯。

  前不久,本報記者去日本札幌採訪了第八屆亞冬會。本屆亞冬會最大的場外新聞,就是組委會指定的APA酒店擺放有否認日本二戰戰爭罪行的右翼宣傳品。該宣傳品,就出自APA酒店管理者元谷外志雄。

  亞冬會剛結束,元谷外志雄又放厥詞,在一次聚會演講中,大肆諷刺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樹的新書《刺殺騎士團長》。村上春樹在此書中明確提到日軍在南京實施大屠殺,雖對具體人數有爭議,但“又有什麼區別呢”?

  就是這樣“温和”的表態,依然觸碰了日本右翼勢力敏感且脆弱的神經。他們像一隻被踩到尾巴的貓,惱羞成怒地跳將起來,似乎要狠狠撓村上春樹一爪子。元谷外志雄甚至説,村上春樹是“為了拿諾貝爾文學獎,不得不討好中國人”。這種“推理”,簡直令人哭笑不得……

  其實,在日本的輿論環境裏,類似村上春樹這樣的表態不算多。這位作家的話,就像是一滴水,迸進右翼勢力的油鍋裏,即便沒有瞬間蒸發,也激起了右翼輿論“爆炸性”反彈。

  在札幌,的確能感受到普通日本人的好客、恭謹和周到,但真不知普通日本國民對於二戰侵略歷史心裏存有何種看法。

  這樣的憂慮並非沒有依據。亞冬會期間,日本某幼兒園因為辦學經費問題被日本媒體熱炒,此事還涉及安倍首相的夫人。另外,該幼兒園的教育方式,讓人聯想到二戰前日本對那些懵懂孩童的教育和灌輸……

  我們見慣了日本右翼勢力對於南京大屠殺這樣人證物證俱在、且為國際社會所廣泛認知的歷史事件,一次又一次地否認。他們的每一次否認,都像用一把利刃,重新刺在南京大屠殺受害者和後世人們的心靈深處。但是,他們對歷史的每一次否認,都讓我們看到了其內心的畏懼和膽怯——

  他們沒有勇氣面對歷史,那段日本侵略者給亞太地區無數人民造成慘重傷害的罪惡歷史。侵略罪行固然可怕、可憎;否認侵略罪行,同樣可恥、可恨。

  他們也沒有勇氣面對現實。當德國人民和政界人士用真誠悔過贏得世人諒解時,日本右翼勢力和他們的政客,卻用欲蓋彌彰的無恥表演,試圖掩蓋歷史、抹去罪行。他們像製作精工鐘錶的工匠一樣,試圖用所謂數字的“精確”,推翻南京大屠殺的史實;就連韓國人塑了幾座慰安婦少女像,他們都不能容忍。聯想到無數人曾經在德國國土上參觀過的一些展現納粹罪行的二戰紀念遺址,人們就不能不感歎,這種差距真的太大了。

  他們更沒有勇氣面對未來。日本右翼勢力似乎覺得,一再否認歷史,日本民族就可以“輕裝上陣”,走向未來了。世人皆知,面向未來時,決不能像沙漠中的一隻戰戰兢兢的鴕鳥,將小小的腦袋埋入沙子,卻將碩大且污穢的屁股非常醒目地翹起來。

  對於歷史、現實和未來,對於這個東瀛近鄰,中國人民有着寬廣包容的胸懷。只是,我們真的希望日本右翼勢力能展現出哪怕一點點勇氣,坦坦蕩蕩、認真清醒地看待歷史問題,真誠悔過。

  “扛得起,才放得下。”

  算是一句禪語吧,不知道執迷的日本右翼勢力能否悟出箇中真味。(鈞聲)

  來源:解放軍報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張尋 DN01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