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焰少將著書談軍改:“脱胎換骨”去長期痼疾

  18日,《脱胎換骨——縱橫古今談軍改》見面會在北京舉行,徐焰少將(左)、喬良少將共話軍改。大公報記者凱雷攝

  大公網3月19日訊(劉凝哲、凱雷 北京報道)國防大學戰略教研部教授徐焰少將新著《脱胎換骨──縱橫古今談軍改》18日在北京面世。徐焰表示,觀古今戰史,軍改是強軍興邦的時代要求,中國增強軍力的目的,是創造和平建設環境,軍事準備的目標是遏制大戰,打贏資訊化條件下的高技術局部戰爭,從而確保國家的和平發展,軍隊改革正是要服務這一大局。“這次軍改不僅是簡單的‘瘦身’,更是一次‘脱胎換骨’的結構改革,解決‘頭重、腳輕、尾巴長’的痼疾”。

  長江文藝出版社出版聯合國防大學軍事歷史學科帶頭人徐焰少將推出《脱胎換骨——縱橫古今談軍改》。《解放軍報》今年起推出“軍事改革古今談”專欄,由徐焰少將撰文每週一期以史鑑今談軍改,已引起海內外矚目。今次推出的這本集歷史古今大成談軍改的新著,深度剖析從古埃及文明開始5000多年來中外那些對世界格局,戰爭模式產生了深遠影響的軍事改革。研究過往軍改,並結合其時代背景下軍事、科技、政治、經濟等多方面的變化,全面分析改革者在所處歷史環境下改革的進步與不足。

  強軍變革決定民族存亡

  在18日舉行的見面會上,徐焰指出,縱觀人類發展史,戰爭始終與之相伴。窮兵黷武固然會使國家遭受災難,強盛國家卻需要強大的軍隊。勝者主敗者奴,強軍變革決定民族生死存亡。

  徐焰説,自2015年起,中央軍委領導開展了全面的軍事改革,這也是中國軍隊在資訊化進程中勝利前行的重要保障。有英勇奮鬥傳統和創新精神的中國軍人,必將抓住資訊化的歷史機遇,從而豪邁地自立於世界之林。

  對新一輪軍改,徐焰在書中評價道,自2012年起,領導人帶頭樹立新風,開展了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強調繼承發揚古田會議精神,黨風建設和軍隊建設出現了新面貌。從2015年以來,中國軍隊又開始進行了前所未有的軍改,主要表現為領導體系改革,實現了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種主建,這是符合世界軍事變革潮流的應有之舉。

  

國防大學徐焰將軍、喬良將軍與出席軍改新書發佈會的嘉賓們合影。(管紫璇攝)

  軍改需要解決觀念問題

  徐焰在書中寫道,中國此次軍改,不僅僅是簡單的“瘦身”,還是一次“脱胎換骨”的結構改革。全面啟動不僅牽涉到眾多利益,而且需要解決觀念問題。新一輪改革要解決“頭重、腳輕、尾巴長”的長期痼疾,即領導機構過大、基層人員不充實、服務保障機構太多的弊病。取消了設立幾十年的大軍區,新設立五個戰區司令部,而且新的領導體制突出扁平化、精幹化、高效化、一體化,以優化組合。

  “在新一輪軍改中,全軍組合形成了五大軍種,除原有的海軍、空軍外,新建了陸軍司令部並與之平行,改變了過去不單獨設陸軍而實際存在的‘大陸軍’觀念”,徐焰指出,二炮變身為戰略火箭軍,並新建了適應資訊作戰的戰略支援部隊,這一前所未有的改革,徹底改變了中國軍隊的傳統結構。如今的中國面向世界,2015年國防白皮書又首次提出“海外利益攸關區”,説明國家權益和國防範圍在不斷擴展。

  喬良:沒有軍改就不會有勝利

  國防大學教授喬良在出席徐焰將軍新著的見面會上指出,中國正在進行新一輪軍改是全方位改革,真正的軍改是觸及軍隊的神經、靈魂,甚至整個骨骼,全面的變化才是真正的軍改。勝仗是果,軍改是因,正如徐焰將軍新書所著,幾乎歷史上所有的戰爭勝利,沒有和軍改沒有關係的,但縱覽各大國新時期幾乎所有新型戰爭的勝利,皆是此前軍改的結果。

  喬良説,要了解世界各國軍改鏡鑑,中國軍隊的未來,當讀徐焰將軍的《脱胎換骨——縱橫古今談軍改》。“什麼要軍改?很多人認為是為了打仗,但實際上是因為國家有需求才會有軍改。”喬良説,中國實際上一直處在一種最簡單的軍改,真正的軍改是觸及軍隊的神經、靈魂,甚至整個骨骼,全面的變化才是真正的軍改。

  是什麼導致軍改?喬良認為,首先是科技一直在發展,武器裝備在更新,武器裝備一更新,軍隊的戰法要隨之變化,就會發生軍改。但深層次的原因,是科技會推動國家變化,國家的經濟形態表態。中國經過30多年的改革開放,需要軍隊有能力跨出國門作戰,到境外作戰。沒有這個能力怎麼辦?就得軍改。

  喬良説,從中國古代的胡服騎射,到拿破崙戰爭等事例可以看出,幾乎所有新型戰爭的勝利,都一定是在此前的軍改的結果,沒有軍改就不會有勝利。

  徐焰少將簡介

  國防大學戰略教研部教授,少將軍銜,軍事史專家,軍事學碩士,博士研究生導師,國防大學軍事歷史學科帶頭人。

  “全軍優秀教師”稱號和“全軍傑出科技人才獎”獲得者。出版的作品有《金門之戰1949-1959》《解放軍為什麼能贏》等二十多部。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陳旭 chenxu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