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觀察:沙特“向東”牽動大國格局

  16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同沙特阿拉伯王國國王薩勒曼舉行會談。會談前習近平在人民大會堂北大廳為薩勒曼舉行歡迎儀式。新華社

  文|大公網評論員 馬浩亮

  中國兩會閉幕第二天,沙特國王薩勒曼訪華,這是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去年訪問沙特的回訪。此訪堪稱一次“十字路口”訪問。中東是聯結亞歐非十字路口。如中國外長王毅兩會期間所言,“當前中東局勢再次處於關鍵十字路口,既存在動盪加劇的危險,也孕育着迎來和平的希望”。整個世界局勢亦在遭遇類似十字路口挑戰,逆全球化浪潮一度甚囂塵上,國際關係發展充滿各種變數。

  薩勒曼這次訪華受高度關注,其背後是中沙、美沙、中美三方關係交織博弈。近年來中國與沙特關係保持總體穩定,尤其去年習近平訪沙後雙邊關係態勢良好。今年一月沙特超越俄羅斯,重新成為第一大石油供應國。中國是沙特第一大貿易伙伴。沙特從古代起就是陸上絲綢之路與海上絲綢之路交匯點,對中國目前力推的“一帶一路”,沙特是重要合作對象。沙特自身近年來也在力推“2030願景”,推進經濟適度多元化,以擺脱對石油單一依賴。在安全反恐領域雙方彼此合作需求也非常大。

  沙特是中東地區舉足輕重大國,也是美國在該地區傳統盟友,在G20、歐佩克、穆斯林世界都有重要影響力。特朗普上台後基於“美國優先”立場傾向加大國內原油生產,對於經濟高度依賴石油的沙特是不小衝擊。奧巴馬時代美國在伊朗、敍利亞、伊拉克等問題的“軟弱”態度,也未能令沙特滿意。沙特現於也門、敍利亞等問題上泥潭深陷,特朗普也沒給予足夠支持。

  特朗普本月14日會見訪美的沙特副王儲兼國防大臣默罕默德,薩勒曼早前也曾與特朗普通電話,但除表態應對IS威脅外並無實質成果。針對沙特在也門軍事幹涉行動上,特朗普政府一直態度不明。美國國會參議院去年9月還否決對沙特價值11億美元多軍售計劃,導致沙美兩國關係變冷。

  因此,沙特如今“向東”走靠近中國,除經濟、安全合作需求,更有着深刻戰略考量,即在大國之間需求戰略平衡,以對衝美國戰略調整給沙特帶來的影響,降低外交風險,保持在地緣政治中的話語權。與中國經濟對接,對沙特發展也是利好。並且,相較於美國,中國在沙特和伊朗間的角色更為柔性和務實,在斡旋沙伊關係方面或可發揮美國替代不了的作用。對中國而言,修好沙特是推進“一帶一路”關鍵一步,在反擊逆全球化、處理中美關係、構建國際新秩序方面,亦可增加砝碼。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陳旭 chenxu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