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中國經濟增長趨穩 足證“人無貶基”

  十日,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答記者問。法新社

  大公網3月11日訊(記者倪巍晨 北京報道)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10日表示,看待人民幣匯率很大程度要看中國經濟是否健康,同時還要看金融是否穩定,若經濟健康、通脹又較低,貨幣自然較為堅挺,若金融較穩定,市場信心亦會進一步增強。他並指,今年以來人民幣匯率走勢正好表現出“沒有持續貶值的基礎”,當前中國經濟增長趨於穩定,國際對中國經濟的信心較好,各種積極因素將決定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今年人民幣匯率應該比較穩定”。

  周小川在本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金融改革與發展”主題記者會上説,去年下半年中國對外投資及其他方面的外部花銷較猛,包括一些企業海外收購熱情較高;此外,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後,出現了很多與預期不太符合的變化,導致美元指數上升較猛,這是去年下半年匯率波動較大的主因。

  在談到網絡熱詞“人無貶基”時,周小川笑言,也看到過該詞,“是説人民幣沒有持續貶值的基礎,總理在多個場合都説到過這個意思”。他認為,今年以來人民幣匯率走勢已表現出“沒有持續貶值的基礎”,且市場預期有很大調整和變化。

  匯市有波動是正常的

  10日人民幣兑美元中間價調升2個基點,至6.9123,終結連續3天的調貶。周小川回應,匯率每日變化,今天可能高些,明天可能低些,建議觀察美元指數,畢竟美元仍是國際貨幣裏最主要的一個貨幣。他説,美元自身變動因素較多,美元的波動短期也會影響人民幣匯率的波動,這些波動是正常的,但更主要是市場對中期人民幣匯率走勢的判斷。

  近一年多來,唱空人民幣的聲音較強,其中有多種原因。周小川坦言,國際上看到中國經濟增速下滑,就認為人民幣會不穩,並傳導至國內市場,由於認為中國經濟增長有所下降,便對人民幣匯率有所懷疑,這個聲音一度有點過分。

  浮動匯率有利於經濟調整

  周小川分析説,外匯市場上實際交易機構,包括某些對衝基金等,在做空人民幣上放了不少倉位,有倉位後不希望輸錢。此外,國際、國內市場上也有些跟風者,“別人一説,他就心慌了,也跟着説人民幣要貶值了”。他認為,上述情況是階段性的,過一個階段外界就會看到,中國經濟總體仍較健康。

  匯率制度方面,周小川明言,中國實行的是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攬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藉此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對大家是有利的。”周小川相信,匯率若固定不變是一種僵化表現,不僅不利於經濟調整,也不利於市場信心的建立。

  展望未來,周小川直言,今年中國經濟運行較穩,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及“三去一降一補”均獲成績,國際上對中國經濟的信心較好;此外,目前有關政策並無大變化,但執行、監管方面會做得更精細些,預計“今年人民幣匯率應該比較穩定”。他強調,匯市歷來是非常敏感的市場,正常的匯率波動“是一個常態,也是一個正常的情況”,隨着中國經濟增長趨於穩定,結構調整不斷產生效果,上述積極因素決定了人民幣匯率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

  “穩、準、活”藥方治經濟難題

  面對中國經濟“穩匯率”、實體經濟“三去一降一補”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及金融系統監管的難題,央行行長周小川在10日的記者會上開出“穩、準、活”的藥方。

  周小川在重申“人民幣沒有持續貶值基礎”的同時表示,去年中國經濟增速全球列首,經濟增長趨於穩定,加之經濟結構調整不斷產生效果,人民幣匯率將繼續在合理均衡水平上保持基本穩定。

  交銀金研中心高級研究員劉學智認為,周小川行長的講話,反映了官方對人民幣匯率的預期目標,預計未來人民幣不會出現趨勢性的貶值,且匯率雙向波動還將加大。

  較之匯率的“穩”字訣,周小川為實體經濟“三去一降一補”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開出的藥方體現了“準”字訣。他直言,貨幣政策若“大水漫灌”,對經濟是非常有害的,或引致通脹上升、資產價格泡沫等問題,因此貨幣數量要適度。此外,很多企業要“三去一降一補”,政策若太鬆“壓力就不夠”,政策穩健的同時要適當中性。

  劉學智直言,貨幣政策的“準”,主要是服務於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目標,為防範風險和泡沫,要避免流動性的大量釋放,但也需維持流動性的適度。

  至於金融監管,周小川認為,監管要“活”起來。他以資產管理監管舉例説,監管層在許多較大問題上初步達成一致,未來細化後將做出初步規範,但規範並非一勞永逸,因為市場不斷變化。

  劉學智相信,周小川對金融監管的表態,表明未來央行將強化監管的“靈活性”,藉此提升監管的有效性,他並建議,“未來央行不妨進一步提高政策的前瞻性、有效性,這樣會對市場形勢有更好判斷”。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陳旭 chenxu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