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利明:民法總則草案亮點多 首提綠色原則

  王利明表示中國民法典應成為互聯網時代法典代表作。資料圖片

  文|張寶峰、凱雷

  悠悠民權,私法之源。

  作為中國法律版圖的最後一枚缺塊,民法典素以其保障私權之重要和法律文本之精密而備受矚目。在十八屆四中全會的決定中,作為加強市場法制建設、推進依法治國的重要組成部分,編纂民法典被再度提及。

  即將召開的全國兩會,民法總則草案將被提交審議。若最終獲得通過,無疑將成為中國民法典出爐進程中的又一座里程碑。

  近日,大公網對中國民法學會會長、中國人民大學常務副校長王利明進行了獨家專訪。十年前,王利明擔綱起草的物權法在十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上獲得高票通過;十年後,王利明對這部民法總則草案也寄寓了更多的期許。

  王利明:總則為民法典確立體系安排

  民法總則草案亮點多 首提綠色原則

  作為保障私權最重要的大法,民法典因關涉一個人從搖籃到墳墓的方方面面,素有“社會生活的百科全書”之譽。民法總則則是民法典的總綱,正所謂“綱舉”方能“目張”,因此其對於整部民法典的圓融通達至關重要。此番將提交全國兩會審議的民法總則草案之前已歷三審,對於這份草案,王利明認為,總體而言,本版民法總則草案取得較大進步,特別是寫入綠色原則、首設胎兒利益保護、成人監護制度等,均是與時俱進的重大亮點。王利明同時指出,草案部分條文依其內容當劃入分則之中,在這方面草案尚有完善空間。

  新設條文保護“一老一小”法益

  近年來,公眾對環境污染的關注度不斷提升,綠色環保理念日益深入人心。民法總則草案亦在第一章“基本原則”中明確規定,“民事主體從事民事活動,應當保護環境、節約資源,促進人與自然和諧發展。”而這一點在此前的《民法通則》中是未曾體現的。“將綠色原則寫入草案是本版民法總則的一大亮點。”王利明説,這既適應了現代社會保護環境、維護生態平衡的需要,也符合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的五大發展理念。

  王利明認為這版民法總則草案取得很大進步。資料圖

  除此,王利明認為草案在“一老一小”的規定方面也有重大進步。“草案增加了保護胎兒利益的條款,彌補了現行法律規定的不足;將無民事行為能力人的年齡標準從十歲降至六歲,則有利於保護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王利明還説,草案首設了“成人監護制度”,明令配偶、父母、子女等擔任無民事行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為能力成年人的監護人,堪稱適應了老齡社會的現實需要。

  王利明還表示,除了實體權利,草案在程序權利方面的規定也亮點紛呈。“將普通時效從兩年改為三年、明確抗辯權發生主義,這些都有利於維護交易安全和秩序。”此外,草案還首次將“習慣”納入民法淵源的範疇,王利明認為“這一規定使民法保持了開放性。”

  部分條款屬於分則當剝離

  縱觀古今中外,一部法典素應是“法意悠深,法言精簡”,甚至堪為文字表述之楷模。以此標準參看,王利明認為,“目前這版民法總則草案,雖然總體上已有較大進步,但仍有可以完善的地方。”

  王利明認為,目前草案中的一些條文,或是從合同法、物權法、侵權責任法等法律中抽取出來,或是僅適用於分則。這類條文散見於“民事權利”、“民事法律行為”、“民事責任”等章節,它們本應被置於分則之中,而不應在總則中出現。不僅如此,這些被納入總則的條文,有些還做了修改,那麼修改後的條文究竟應該適用於總則還是分則,也不很清晰。

  “作為一部系統編纂的民法典,肯定不能有重複的現象。”王利明説,如果總則的規定與分則相重複,二者又該誰去誰留?如果刪除分則內容,將使分則各編的體系變得極不完整,也會使法官多年來已經熟悉的體系變得陌生,徒增法律適用的困難。這些問題都需要進一步解決。

  總則統攝整個民商立法

  對於民法總則對於民法典的重要性,王利明説,民法總則是統領整個民法典並且普遍適用於民商法各個部分的基本規則,它統領整個民商立法,因而構成民法典中最基礎、最通用、最抽象的部分。換言之,總則是民法典的總綱,綱舉目張,整個民商事立法都應當在總則的統轄下具體展開。

  王利明進一步説,民法典分則內容複雜,涉及面廣,需要全面規劃,穩步推進。在中國已經制定了合同法、物權法、侵權責任法、婚姻法以及繼承法等民事法律的背景下,民法總則草案則通過規定人格權、債權、物權等民事權利以及民事責任制度,確立民法典的分則體系。所以,民法總則的制定,基本確立了民法典的體系安排,對於妥當協調民法總則與分則的關係具有重要意義。

  民法總則草案彰顯人文關懷

  將“尊重人格”提到更高水平

  作為對民商法有全面精深研究的學術大家,王利明對“人格尊嚴”的看重歷來為人稱道。對於這版民法總則草案中的相關規定,王利明也給予了充分肯定,“草案在很多方面都體現了對人格尊嚴的重視和保障。”

  王利明認為,民法的終極價值就是對人的關愛,最高目標就是服務於人格尊嚴和人的發展。今天人們在解決基本温飽之後,保護人的尊嚴便應被提到一個更高的位置,為此民法亦應把對人的尊嚴與自由的保障提到更高位置。

  民法總則草案已經全國人大常委會三次審議。資料圖片

  “草案不僅在自然人的規定中注重體現人文關懷,在對民事權利的規定中也特別宣示了對弱勢群體的特殊保護,此外,保護胎兒權益、降低限制民事行為年齡、設立成年人監護制度等,也都體現了尊重人、保障人格尊嚴的價值理念。”王利明説,草案還特別規定了對個人資訊權的保護,這一條款充分彰顯了“尊重人格”的時代精神,透着濃郁的時代氣息。

  著名啟蒙思想家、西方國家學説與法學理論奠基人孟德斯鳩曾説過,“在民法的眼裏,每個個人就是整個的國家。”王利明認為,21世紀是走向權利的世紀,是弘揚人格尊嚴和價值的世紀,所以21世紀的時代精神應該是對人的尊嚴和自由的保護。而民法就是人法,因此21世紀的民法一定要體現出對個人人格尊嚴的尊重和對人的關愛。

  中國民法典應為網絡時代法典代表作

  擁有一部屬於中國人自己的民法典,不僅是每個國人的殷殷期待,更是中國法學家特別是民法學者的“重大心事”。對於中國民法典最終將是何等顏貌的問題,王利明説,“我期盼的民法典應當是一部互聯網時代的民法典,它既要立足本土國情,又具有一定的前瞻性,能夠反映21世紀的時代精神,充分體現全球化以及網絡時代、資訊時代和高科技時代的特徵。”

  王利明説,21世紀是互聯網時代,隨着計算機和互聯網技術的發展,人類社會進入了一個資訊爆炸的時代,同時也是一個知識經濟的時代。互聯網給人類交往和資訊獲取、傳播帶來了便利,也深刻地改變了人類社會的生活方式,甚至改變了生產方式和社會組織方式,“互聯網+”成為一種新的產業模式。在這一時代背景下,民法典如何反映互聯網時代的特徵、充分體現時代精神,就顯得尤為重要。

  1986年4月2日,出席六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的北京市代表在分組會議上審議《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草案)》 。資料圖  

  談及對中國民法典的期許,王利明説,首先,中國民法典應強化對人格權的保護。互聯網時代,高科技發明面臨被誤用或濫用的風險,會對個人隱私等人格權帶來現實威脅,比如人肉搜索、竊取郵件、販賣資訊等現象不僅嚴重侵害了人格權,也污染了網絡空間。因此,民法典有必要有針對性地加強人格權立法,提升人格權保護;其次,民法典應有效預防網絡侵權行為的發生和擴散;再次,民法典應有效規範個人資訊的利用行為;複次,民法典應規範網絡交易行為;最後,民法典還應豐富權利公示方法。

  “如果説1804年《法國民法典》是19世紀風車水磨時代民法典的代表,1900年《德國民法典》是20世紀工業社會民法典的代表,那麼,中國民法典則應成為21世紀互聯網時代的民法典代表之作。”王利明充滿期許且信心十足地説。

  王利明閲讀大公報。大公網記者攝

  民法總則草案落實產權保護精神

  2016年11月底,中共中央、國務院發佈了《關於完善產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產權的意見》,提出健全以公平為核心原則的產權保護制度,推進產權保護法治化。這份文件對於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法律體系、保障市場經濟的健康發展具有重要意義。王利明告訴本網,此次將提交全國兩會審議的民法總則草案也在許多地方體現、落實了這一政策精神。

  “首先,草案在基本原則中就明確宣示了民事主體的人身、財產權利及其他合法權益受法律保護。”王利明説,《物權法》規定“國家、集體、私人的物權和其他權利人的物權受法律保護,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侵犯”,其雖然確立了平等保護原則,但卻沒有出現“平等”的表述,而民法總則草案則明確規定“民事主體的物權受法律平等保護”。

  王利明進一步説,草案還對知識產權的類型進行了詳盡列舉,進而完善了對知識產權的保護。此外,草案對數據和網絡虛擬財產的保護,也滿足了現代社會的需要。而草案對權利行使法律規則的規定,尤其是明確了禁止權利濫用的規則,對於保護市場主體的合法權益也具有重要意義。

  王利明著作。大公網記者攝

  王利明簡介:

  王利明,1960年生於湖北仙桃,是新中國第一位民法學博士,師從著名民法學家佟柔先生。曾任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院長,2014年6月起擔任中國人民大學常務副校長。兼任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法學學科評議組成員兼召集人、中國法學會民法學研究會會長。主要從事法學方法論、民法總論、商法理論、物權法、債與合同法、侵權行為法等領域的研究。承擔了一系列在法學研究和法治建設領域中具有全局性、戰略性、前瞻性的課題研究工作。王利明參與了改革開放以來許多重要民商事法律的起草、討論和修訂工作。 

  王利明還曾數次走上共和國最高講壇,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和全國人大常委會作法制講座。因其對法學教育、法治建設的重大貢獻,王利明先後被評為“2006 中國十大教育英才”、“2007 CCTV中國年度法治人物”。

  民法典資料

  民法典是指在採用成文法的國家中,用以規範平等主體之間私法關係的法典。民法典是以條文的方式,以抽象的規則來規範各式法律行為、身份行為。有的民法典會酌採習慣法作為補充規範的方式,此外也多半規定以當事人間私法自治的方式彌補各種法規的不足。

  中國曾於1954年、1962年、1979年先後三次啟動民法典的制定,均無果。中華人民共和國第六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制定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該法于1986年4月頒佈,被學者稱為“準法典”。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胡明明 DN00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