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軍南海艦隊新春訓練劍指誰家?

  10日下午,由中國海軍南海艦隊飛彈驅逐艦長沙艦、海口艦和綜合補給艦駱馬湖艦組成的遠海訓練編隊駛離三亞某軍港。圖為海口艦

  文|大公網評論員馬浩亮

  新春伊始,海軍南海艦隊即展開遠海訓練。3艘新型主戰艦艇組成編隊,涉及部隊包括南海艦隊的水面艦艇部隊、海軍陸戰隊、海軍航空兵、西沙南沙守備部隊以及東海、北海艦隊部分兵力。演練內容包括實戰條件下聯合防空、保交護航、反恐反海盜、海上防衞作戰、海上對抗等。演區域則包括南海、東印度洋、西太平洋等海域。從武器裝備、部隊安排、科目設置、海域範圍等各方面綜合分析,都可看出此次訓練的含金量。

  軍改之後,中國軍隊形成了“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種主建”的新格局。論戰區,則南部戰區的戰略重點向戰區海軍即南海艦隊傾斜;論軍種,則海軍的發展優先方向亦向南海艦隊側重。因此,該艦隊成為戰區與軍種、領導管理鏈與作戰指揮鏈的交匯重點。

  解放軍海軍第八任司令員沈金龍。資料圖

  從新年之初軍隊系列人事調整中亦可窺見端倪。南海艦隊司令員沈金龍直升海軍司令員,北海艦隊司令員袁譽柏南下擔任南部戰區司令員。

  而三大艦隊新任司令全部與南海艦隊有密切淵源:南海艦隊司令員王海曾擔任南海艦隊驅逐艦支隊長、艦隊航空兵副司令員;東海艦隊司令員魏鋼此前擔任南部戰區副司令員兼參謀長;北海艦隊司令員張文旦曾任南海艦隊副司令員。這種人事安排,為南海艦隊做強做大以及三大艦隊協同聯訓,提供重要保障。

  今次新春演練就調用了三大艦隊兵力以及南海艦隊內部各兵種,參訓兵種全,帶動兵力廣,並且特別強化遠海機動作戰、海上維權鬥爭等針對性訓練。這一“針對性”耐人尋味。一來,為適應中國海外利益的不斷擴展的趨勢,海軍機動範圍不斷擴展,除了在亞丁灣索馬里海域的常態化護航,更在吉布提建設了第一批海外後勤保障設施,中央軍委副主席范長龍去年底首次公開赴吉布提視察。南海艦隊在三大戰略方向都承擔重任,南下南海、西向印度洋、東向太平洋,攻守兼具,遠海機動作戰能力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二來,特朗普上台後,其多位重臣在南海問題上大放厥詞。國防部長馬蒂斯訪日時批評中國在南海推進軍事基地化,表明會繼續實施航行自由行動。國務卿蒂勒森放言,要阻止中國建設人造島礁。白宮發言人斯派塞則説,要扞衞美國在南海的利益。雖然事後立場又有所搖擺,但其“炮艦外交”思維可見一斑。

  中國推進島礁建設為維護海權增添了戰略基點,也為南海防衞帶來了新使命和新挑戰。今次南海艦隊訓練,不僅帶動西沙南沙守備部隊,更有海軍陸戰隊隨艦參訓,課目又包括海上防衞作戰,這有助於構築南海防衞新體系。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陳旭 chenxu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