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觀察:南海局勢嚴峻 海軍角色吃重

  文|大公網評論員馬浩亮

  北海艦隊司令員袁譽柏中將今次南下執掌南部戰區,釋放了多重含義。其一,打破“大陸軍”將領掌管各大戰區的慣例,開啟非陸軍將領擔任戰區司令的先河;其二,充分凸顯出扞衞南海戰略安全和海洋權益,日益成為南部戰區的重中之重。

  南部戰區扼守中國南大門,東西綿延上千公里,主要因應兩大戰略方向的安全任務。一是在正南方向維護南海主權和安全;二是應對東南亞方向特別是中緬邊境時常發生的緊張局勢。這都是中國周邊安全的利益富集區。尤其是南海,周邊毗鄰國家眾多,又是重要的戰略通道。美國推行“重返亞洲”的一大重點,就是把南海局勢攪渾,因而前些年出現了中國與菲律賓關係嚴重緊張的局面。

  正有鑑於南部戰區的特殊使命,在去年組建之初,中央就調時任海軍後勤部部長魏鋼,擔任南部戰區首任副司令員兼參謀長,魏鋼因而成為第一位海軍出身的戰區參謀長。而以往的七大軍區參謀長全部由陸軍將領擔任。

  今次袁譽柏的上任,令南部戰區的“海軍藍”成色更足。

  按照軍改部署,未來將重點發展海軍、空軍、火箭軍等作戰力量,壓減陸軍。作為守備南海的戰區,南部戰區此番由海軍將領擔任主帥,發展方向無疑更為明晰。

  十八大之後,軍委高層對於海軍建設高度看重。習近平2012年擔任總書記和軍委主席之後第一次離京外出考察,就曾視察南海艦隊。2013年和2015年他又分別視察北海艦隊和東海艦隊,其間曾登上遼寧艦航母視察。中國的海軍裝備建設也進入提速器,尤以南海艦隊勢頭最勁,眾多新型艦艇入列。在第二艘亦即首艘國產航母建成後,南海艦隊有望迎來航母基地。

  今次的海軍高級將領調動中,南部戰區也成為最大“贏家”。南部戰區副司令員兼南海艦隊司令員沈金龍成為海軍司令員,南部戰區副司令員兼參謀長魏鋼調任東海艦隊司令員,歷任南海艦隊副司令員、南部戰區副參謀長的張文旦調任北海艦隊司令員。

  這意味着,南部戰區將領包攬了海軍總部以及三大艦隊之中的兩支艦隊的“一把手”。亦從一個側面顯示出高層對南部戰區尤其是海軍近些年成績的肯定。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張尋 DN01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