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年輪——清末民國《大公報》的新年社評

  文|馬浩亮

  一元復始,萬象更新。而今每逢新年,無論是傳統紙媒報章,還是各類互聯網新媒體,大多會在元旦之時發表社評、獻詞、寄語,展望未來,表達自己的立場與希望,同時予公眾以新年祝願。

  實際上,這種做法並非新事物,百年之前的中國報紙,就已有此傳統。在中國近代新聞史上,眾多新聞機構的元旦社評,若論歷史影響,無出《大公報》其右者。

  比如80年前,1937年1月1日,《大公報》發表《祝歲之辭》:“中國建國之基礎已定,全民族將立於一條線上,不容陣線之分立。察最近數月尤其最近數旬之發展,證明中國已具備現代國家之基礎,即大多數國民能自動的表示其愛國之熱誠……‘九一八’以來,驚濤駭浪,猛襲而來,直至五年後之今日,始得斷然表現其新國家面目於世界輿論之前,時雖過晚,而要為中國一大進步也。”

  圖:1937年1月1日《大公報》的《祝歲之辭》

  這年的新年之前,西安事變剛剛得以和平解決,國共兩黨決定結束內戰,團結合作,一致對外,全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初步形成。國人結束兄弟鬩牆,改而同仇敵愾,共御外辱,《大公報》像許多國民一樣,對此感到由衷欣慰,通篇社評充滿了這種情緒。

  從1902年創刊至今,在115年的歷史長河中,《大公報》始終以“文章報國,筆錄歷史”為己任,元旦社評多是評議時局,臧否政治,或前瞻未來局勢發展,或建言政經急務,或呼籲國人警醒振作。

  1909年1月22日,農曆正月初一,《大公報》發表《宣統紀元之祝詞》:“斗柄南移,星環北拱,龍旗映日,鳳律調陽,此非我飛龍宣統之新紀元哉?然而,當是時也,歐風美雨咄咄逼人,逐鹿爭雄,怦怦欲動。登廿世紀之舞台,勝負咸爭於一日;承三百年之寶祚,存亡將決於終朝。其幸而勝也,則可建中興之業,直比漢之建武、唐之開元而尤隆;其不幸而敗也,則不免亡國之慘求,如宋之靖康、明之崇禎而不得。”

  這一年,是清朝末帝溥儀登基改元的宣統元年。《大公報》創始人英斂之是滿清旗人,這片社評用駢體辭賦的格式,既表達了期望,但也直陳國家面臨的危局。

  對於元旦社評這種方式,《大公報》曾進行過闡釋。1932年1月1日,張季鸞主持筆政的天津《大公報》發表社評《迎民國二十一年》。開篇即言:“本報例于歲首致種種希望與政府社會者有年矣。連年事實所詔,希望程度殆因年而減,希望結果亦殆與日俱微,今且有每況愈下之勢。”

  社評提出,在內外憂患、時局動盪關頭,國人應當從自我做起自立自強,“希望自己”。並特別從記者角度闡述了新聞界的任務與使命:

  就記者言,吾人應日日檢察自己智識是否進步?

  職務是否確盡?

  服務社會,是否忠實?

  言論保國,是否奮勇?

  審度國家民族之利害,是否正確?

  發揚社會輿論之方法,是否適宜?

  吾儕自己業報,即應希望自己盡其應盡之職責,求其應得之進步,對現在將來自加鞭策,對過去錯誤,絕不寬假。當此寇深之際,正值歲首之日,吾人抱滿腔之誠意,勉欲致祝辭于讀者諸君之前者,實唯此‘希望自己’四字。”

  1931年,“九一八”事變爆發,中國人民艱苦卓絕的十四年抗戰也由此始。故而1932年元旦社評特別呼籲國人各盡其責,共同奮鬥,為國分憂。

  1937年“七七事變”之後,中國進入全民族抗戰階段,平津淪陷,淞滬淪陷,接着就是慘絕人寰的南京大屠殺。大公報館也從天津播遷至上海。

  圖:1938年1月1日《大公報》的《歲首之辭》

  當1938年新年鐘聲在硝煙炮火與血色中敲響時,《大公報》人懷着悲憤的心情寫下了《歲首獻詞》:“我們救亡圖存,是為整個的國家民族,是為中華民族的子子孫孫,並不是為某個人的權利。國家存大家共存,國家亡大家共亡,我們即或因智識能力的不夠,不能替國家捍衞外患,已是慚愧萬分,上對不起祖宗,下對不起子孫,假使我們連這一點都看不清楚,還替敵人作間諜,當漢奸,充傀儡,這真是罪該萬死。”

  社評呼籲:“我們只有一條‘發奮為雄’的生路,貪圖苟安或利祿的事,都是死路,所以我們要‘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一寸山河一寸血”,在全民族的浴血奮戰後,到了1945年,戰爭勝負的天平已經越來越明朗。這一年重慶《大公報》元旦社評的題目直抒胸臆《今年應為新生之年!》,標題特意用了一個大大的驚歎號,短短8個字裏,言簡意賅,既對戰爭局勢前景做出了清晰研判,也振奮了國人士氣,表達了勝利在望的喜悦。

  圖:1945年1月1日《大公報》新年社評

  社評在開頭寫道:“天寒戰酣,任重道遠,今天又到了中華民國三十四年的元旦。這是抗戰第九年度獻歲之始!頻年戰火,國運如縷,全國軍民同胞既已奮鬥到抗戰的第九個年頭,回首往績,血淚斑斑,瞻望前道,坎坷猶多,我們實在應該有所警惕,更應該有所奮勉。”

  而在分析了國內外形勢之後,文章末尾寫道:“只要大家立志氣,好好的努力,自強不息,創造新生,不但抗戰能勝,新中國也將由此而生!同胞們努力吧!今年應該是我們的新生年!”整篇社評酣暢淋漓,意氣磅礴,催人奮進。

  圖:1946年1月1日《大公報》社評《元旦獻辭》

  1946年社評《元旦獻辭》則着眼於抗戰勝利之後百廢待興之際,號召國人勿耽勿怠,尋求國家的建設復興:

  “今天是中華民國三十五年的元旦,也就是中國勝利後的第一個元旦。全中國人,值此特饒歷史意義的珍貴良辰,一定都特別欣慰,也特別感慨。……政府與政黨,要相信人民,而人民更要相信自己。必人民人人發覺了自己的存在,而痛感自己對國家的責任,而不客氣的負起自己的責任,我們的政治才能民主化。先賢所謂‘天下興亡,匹夫有責’在今天完全適用。我們認為中華民國三十五年是人民之年的開始,今天就是人民之年開始的元旦。”

  總而論之,《大公報》的元旦社評,以其高深立意、敏鋭眼光、戰略遠見,堪稱真正做到了“與國家同呼吸,與民族共命運”,亦在新聞史上寫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文章來源:大公國際傳媒學院公眾微信號)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陳旭 chenxu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