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檢方回應“既已構成玩忽職守,為何不起訴?”

  12月23日,北京市人民檢察院公佈了對“雷某事件”中邢某某等五名涉案警務人員的不起訴決定。為何涉案警務人員已構成玩忽職守罪卻又不起訴?雷某到底因何而死?記者就“雷某事件”社會各界關心的焦點問題專訪了北京市豐台區人民檢察院有關負責人。

  記者:“雷某事件”社會廣泛關注,為何移送豐台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

  豐台檢察院負責人:“雷某事件”發生後,根據屬地管轄原則,北京市昌平區人民檢察院反瀆職侵權局依法介入開展案件初查。為避免案件受多種因素影響,確保檢察機關依法獨立公正辦案,2016年6月1日,北京市人民檢察院指定市檢四分院依法立案偵查,並對相關涉案警務人員採取強制措施。案件偵查終結時,由於相關涉案警務人員涉嫌的罪名為玩忽職守罪,該類案件屬於基層人民檢察院受理範圍。因此,12月2日,北京市人民檢察院依法指定豐台區人民檢察院對該案審查起訴。

  記者:邢某某等涉案警務人員在案發當日為何出警?是否存在網上所説的“打擊報復”“釣魚執法”等問題?

  豐台檢察院負責人:2016年5月7日晚,根據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分局專項行動部署,昌平分局東小口派出所時任副所長邢某某帶領民警孔某、輔警周某、保安員孫某某、張某某等人着便衣,在昌平區龍錦三街龍錦苑東五區南門附近執行掃黃打擊任務。經查,涉案警務人員出警是依法執行公務,網絡上流傳的所謂的“打擊報復”“釣魚執法”等問題沒有事實依據,並不存在這樣的情況。

  記者:目前,檢察機關有哪些證據證明“雷某接受了有償性服務”?

  豐台檢察院負責人:經查,案發當晚,雷某在家中就餐後離家,于21時許到達龍錦三街進入涉案足療店,接受了張某提供的有償性服務。雷某支付人民幣200元后從足療店前門離開,沿龍錦三街向西行走時被邢某某等人發現並依法盤問。上述事實,有涉案足療店現場勘驗檢查筆錄,含有雷某精液、張某生物學痕跡的避孕套等物證,DNA檢測鑑定意見,以及相關證人證言等印證。案件在偵查過程中,檢察機關通過獨立的偵查行動、獨立組織法醫鑑定和技術性證據審查,用事實和證據逐一排除了相關質疑,在審查起訴階段,我們對相關證人證言進行了逐一複核,可以認定案發當晚雷某在涉案足療店接受有償性服務屬實。

  記者:可否介紹一下事發當晚涉案警務人員執法的過程?

  豐台檢察院負責人:檢察機關依法查明,2016年5月7日21時許,雷某從涉案足療店接受有償性服務離開時,被邢某某等人發現。因懷疑雷某有嫖娼行為,邢某某等人立即追趕,在龍錦三街與霍營西路交叉路口西南角處對雷某進行盤查,並出示警官證表明警察身份。雷某試圖逃跑,邢某某等人遂對其攔截並抱腰摔倒。雷某激烈反抗,邢某某等人對雷某採取揪頭髮、用手臂圍圈頸項部、手摁後頸部、膝蓋壓制頸面部、腳踩膝蓋、腿部及摁壓四肢等方式對雷某進行徒手控制,並將雷某帶上執法車輛。後在駕車押送雷某返回龍錦苑東五區南門途中,邢某某掌摑雷某面部數下。邢某某隨後帶領孔某等人進入足療店開展執法活動,並安排周某、孫某某、張某某違規獨立看管、駕車押送雷某,周某在車內辱罵了雷某。當車行至龍錦苑東五區南門內丁字路口西側轉彎處時,雷某試圖跳車逃跑,並大聲呼喊、激烈反抗。邢某某等人再次向雷某出示警官證,表明警察身份,並採取腳踩頸面部、腿壓左臂、膝蓋壓制肩部、摁壓四肢、拖拽手銬鏈、拖拽上車等方式再次對雷某進行徒手控制,並使用手銬對其進行約束。後雷某停止呼喊、不再反抗,身體反應出現明顯變化,處於癱軟狀態。邢某某等人在發現雷某身體出現異常後,未及時進行現場急救、緊急呼救和送醫搶救。待邢某某等人將雷某送至醫院搶救時,雷某已無生命體徵。在警務人員要求下,醫院經搶救後於當日22時55分宣布雷某死亡。

  記者:雷某的死因到底是什麼?

  豐台檢察院負責人:案發後,北京市檢察機關依法委託北京市明正司法鑑定中心對雷某進行屍體檢驗,在經鑑定機構同意並確保不影響檢驗鑑定工作正常進行的前提下,檢察機關邀請專家見證屍體解剖,同時還邀請了具有北京市人大代表、政協委員身份的特約監督員等臨場見證並監督檢察機關的工作。鑑定意見表明,雷某符合生前胃內容物吸入呼吸道致窒息死亡。本例吸入性窒息的形成不排除與死者生前在飽食狀態下,因執法過程中的外力作用和劇烈活動以及體位變化等因素有關。檢察機關綜合全案證據認為,雷某不是被邢某某等涉案警務人員故意毆打致死,雷某體表的擦挫傷均為非致命傷,但邢某某等涉案警務人員的不當履職行為與雷某死亡這一嚴重後果之間存在直接因果關係,雷某自身在飽食狀態下的劇烈而持續的抗拒行為等與死亡結果的發生亦密切相關。

  記者:我們注意到檢察機關提到雷某自身具有妨礙執法的行為,這是指的哪些行為呢?

  豐台檢察院負責人:根據《人民警察法》第三十五條的規定,“阻礙人民警察調查取證”或“有拒絕或者阻礙人民警察執行職務的其它行為的”,“給予治安管理處罰”,故雷某在面對民警依法開展的執法活動時具有配合的義務。但是,雷某在接受有償性服務後受到盤查,且邢某某等人多次明確向其出示警官證、告知警察身份的情況下,仍拒不配合,激烈抗拒執法,在第二現場試圖跳車逃跑,向現場圍觀者稱邢某某等人是“假警察”、謊稱自己親屬在東小口派出所工作,要求圍觀者阻止民警將其帶離。根據《人民警察法》第三十五條的規定,雷某的上述行為屬於阻礙執法行為。

  記者:檢察機關根據什麼認定五名涉案警務人員構成玩忽職守罪?

  豐台檢察院負責人:邢某某等涉案警務人員在控制雷某過程中,違反《人民警察法》、《公安機關人民警察現場制止違法犯罪行為操作規程》等法律法規,不正確履行職責和不履行職責,在執行公務過程中存在使用膝蓋壓制頸面部、腳踩頸面部等過度控制手段以及辱罵、掌摑雷某面部,安排輔警、保安員獨立執行看管、押送雷某等違法、違規行為,引發雷某情緒激動,繼而產生掙扎掙脱、扭動呼喊等一系列劇烈活動,雷某體位呈現站立、跪立、側卧、俯卧、仰卧等變化。同時,邢某某等人在發現雷某身體出現異常後,未及時進行現場急救、緊急呼救和送醫搶救,仍採用拽拉手銬鏈等方式,繼續進行執法活動,延誤了搶救時機。根據查明的事實及屍體檢驗鑑定意見,邢某某等人的上述執法行為,對雷某形成了巨大的外力作用,引發其劇烈活動和體位變化,造成雷某生前胃內容物吸入呼吸道致窒息死亡。因此,邢某某等五人在執法過程中不履行職務和不正確履行職務,造成一人死亡的嚴重後果,致使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第一款之規定,均已構成玩忽職守罪。

  記者:既然五名涉案警務人員均已構成玩忽職守罪,那麼為何檢察機關還要作出不起訴的決定?

  豐台檢察院負責人:綜合全案證據和事實考慮,邢某某等五名涉案警務人員系根據上級統一部署開展執法活動,且在懷疑雷某涉嫌違法的情況下,依法對其進行盤查,雷某逃跑並拒不配合執法,邢某某等涉案警務人員對雷某開展執法活動執法依據正當合法;從整個案發過程來看,邢某某等人對雷某實施的控制行為,目的是為了完成執法任務,雖有辱罵和掌摑面部等輕微暴力和濫用職權行為,但該行為不是導致雷某死亡的直接原因,不應以涉嫌濫用職權罪進行定性;雷某在接受有償性服務後,對涉案警務人員依法開展執法行動拒不配合,激烈抗拒,有阻礙執法的行為。邢某某等涉案警務人員的不當履職行為與雷某死亡這一嚴重後果之間存在直接因果關係,雷某自身在飽食狀態下的劇烈而持續的抗拒行為等與死亡結果的發生亦密切相關。本案中,邢某某等人雖未在案發現場及時採取現場急救、緊急呼救和送醫搶救,但在邢某某確認雷某身體出現異常後,還是將雷某送醫搶救,邢某某等涉案警務人員的行為在主觀上系過失而非故意;邢某某等五人到案後能夠逐步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行為,具有認罪、悔罪表現。因此,邢某某等五人的行為雖已觸犯刑法規定,構成玩忽職守罪,但犯罪情節輕微、不需要判處刑罰,故檢察機關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十七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三條第二款的規定,決定對邢某某等五人不起訴。

  記者:檢察機關對本案的涉案警務人員不起訴,對於這些人存在的違法違紀違規行為如何處理?

  豐台檢察院負責人:檢察機關是國家法律監督機關,在個案辦理中發現黨員違法犯罪和違紀等相關問題,應通過檢察建議或檢察意見書等形式敦促相關單位抓實整改,確保紀法銜接,促進和優化社會治理,避免隱患猶存,同類問題再次發生。案件偵查終結,檢察機關向公安機關發出了檢察建議;案件作出不起訴決定,檢察機關又建議紀檢監察機關和公安機關對邢某某等五名涉案警務人員及相關責任人依紀依規嚴肅處理。同時,進一步嚴格規範幹警的執法行為,認真查堵警務管理漏洞和工作風險,把嚴格規範執法行為與尊重保障人權和確保辦案安全有機結合起來,落到工作實處。

  記者:我們注意到,“雷某事件”中,檢察機關共進行了12次資訊發佈,此次發佈明顯比前11次發佈詳實,為何很多早已查清的事實要留到現在發佈?

  豐台檢察院負責人:北京市檢察機關始終堅持辦案程序公開透明,以公開贏公信。此前11次發佈,主要公開的是案件程序性資訊,依法説明檢察機關的工作進度;此次資訊發佈,是檢察機關發佈案件終結性處理決定,全面向社會介紹案件辦理情況,最大限度地滿足人民群眾的知情權,展現檢察機關依法、客觀、公正、獨立辦理案件的有關情況。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史亞會 史亞會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