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安婦實錄》首發 內地在世慰安婦僅16人

圖:91歲的劉改連

  大公網12月11日訊(記者 陳 旻)十二月十日,一本記錄中國、韓國等多國幸存慰安婦最後記憶的大型紀實畫冊《90位幸存慰安婦實錄》,在北京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首發。作者、侵華日軍暴行獨立調查研究學者李曉方表示,該畫冊以五百多幅受害者的生活照片及十多萬字的受害者鮮為人知的血淚經歷,全景式地記錄了中國目前已發現的幾乎所有幸存的日軍性暴力受害者,以及韓國、朝鮮部分受害幸存者的遭遇。目前,內地的幸存慰安婦在世的僅有十六人。均已進入古稀之年,大部分生活困難,李曉方呼籲社會向她們伸出援助之手。

  《90位幸存慰安婦實錄》由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這是世界上迄今為止詳細記錄幸存慰安婦人數最多的畫冊,也是世界上第一部記錄多國幸存慰安婦的畫冊。

  二○○五年,李曉方讀到一篇題為《尋找最後35名中國慰安婦》的報道,這篇報道披露目前中國內地僅剩下最後的三十五名慰安婦活在人世。他想,“如果不把她們苦難的經歷記錄下來,這段歷史也會隨着她們一個個離世而被淡忘。”李曉方立即開始對幸存慰安婦進行系統性、搶救性地調查。

  此後的十年間,所有的節假日、休假,李曉方自費奔走上海、江蘇、浙江、湖北、廣西、海南、山西、黑龍江等省市,專赴台灣地區及韓國,尋訪到一百餘位幸存慰安婦,並作了數十萬字調查筆記,拍攝了上萬幅照片及大量的錄像資料。

  近二十位幸存者首次公開

  據李曉方介紹,這本畫冊收錄的九十位幸存慰安婦中,有近二十位幸存者是他通過調查後向海內外首次公開的。山西受害者何如梅便是李曉方於二○一五年調查尋訪到的。目前,該畫冊中記錄的中外幸存慰安婦在世的不足三十人。內地公開確認的幸存慰安婦在世的僅有十六人,她們的平均年齡九十歲,大多窮困潦倒、疾病纏身,無錢醫治。

  李曉方説,“想到侵華日軍對亞洲四十萬婦女的摧殘,看到日本政府一直在掩蓋、抵賴這段罪惡歷史時,我禁不住怒火中燒!不能讓侵略者掩蓋那彌天大罪,要讓世人都知道人類歷史上這黑暗的一頁。”


 

  “如今,這些‘慰安婦’幸存者都過了古稀之年,正在一個接一個地離開我們。去年一年就有八人去世。”

  李曉方呼籲社會向她們伸出援助之手,幫助她們解除疾病和貧困的困擾,還她們以人格尊嚴。

  被綁強暴年僅13歲

圖:今年85歲的山西沁縣慰安婦何如梅13歲被日軍強暴\受訪者供圖

  1931年出生的何如梅是山西沁縣人,她是由李曉方尋訪發現並確認,系首次向社會公開自己的慰安婦經歷。今年85歲的何如梅憶及當年被侵華日軍強暴的情形,羞憤交加。

  何如梅13歲那年的一天,村子突然來了許多日本兵,村裏人都嚇得到處逃跑。何如梅跟着兩個姑姑往村外跑,被3個端着槍的日本鬼子攔住,帶到日本鬼子的帳篷前,她的兩個姑姑被另外的日本鬼子給帶走。

  3個日本兵把何如梅拖進帳篷,按在地上就扒她的衣服。何如梅拼命的掙扎。“一個鬼子拿起槍就往我的屁股後面猛砸,我的右胯被鬼子槍托砸斷了,我痛得差點暈了過去,還是拼着命的反抗。”

  “3個鬼子非常生氣,一起動手,我被這群畜牲打得昏死過去。這群鬼子還不解恨,把我拉出來綁在樹上,然後用毛巾塞住我的嘴巴不讓我喊話,接着就扒了我的衣服,開始糟蹋我。之後的3天裏,一個又一個鬼子來糟蹋我,但渾身是傷,我動不了。”屈辱的往事令何如梅痛不欲生。

  後來,村民們趁着日軍出去掃蕩,救出了何如梅。回到家後,她就如死人般動彈不得。家人怕日軍再上門,就用鍋煙灰把她臉抹黑。幾年後,“家人託人在二十多裏外的地方找了一個後生,就是我現在的丈夫李樹青,丈夫不知道我被日本鬼子糟蹋過,就和我結了婚。我們先後生了2個兒子和3個女兒。”婚後,何如梅把自己的經歷如實告訴了丈夫。她説,“丈夫並沒嫌棄我,説‘你是被鬼子強迫的,這不能怪你’。他反而鼓勵我站出來揭露鬼子的罪行。在丈夫的鼓勵下,我現在勇敢地站了出來,想找日本鬼子討個公道。”

  躲避不及被砸暈擄走

  88歲的駢煥英,是山西沁縣段柳鄉暖泉村人。17歲那年,駢煥英被鬼子闖進家門抓住。“我知道鬼子要把我逮到據點裏供他們玩弄,就躺在地上哭喊着求他們放了我。一個鬼子走上來,給了我一槍托,我一下就被砸昏過去什麼也不知道了。等我醒來已經躺在鬼子據點裏,他們撲上來扒我衣服,我拼命抵抗,鬼子就噼裏啪啦地狠抽我耳光,並用棍子抽打我的身體。”

  “鬼子下手極重,鑽心的痛讓我慘叫了幾聲之後,就失去了知覺。他們一個接一個地強暴我,昏死的我毫無反抗之力。”這段地獄般的生活持續過大約半個多月後,駢煥英家裏人用錢糧把她贖了回來。

  與“日本兒子”艱難度日

  1944年冬,日本兵闖入廣西桂林荔浦縣新坪鎮桂東村小古告屯搶掠,韋紹蘭因為揹着孩子跑得慢,在途中就被抓住。日軍用汽車把她拉到一個陌生的地方,關進一個狹小的泥土磚房。孩子沒多久生病死了。

  此後,韋紹蘭被日本兵強迫充當“慰安婦”。她説,“被鬼子抓去後,我們每天都要遭受五六次強暴……日子久了,日本鬼子對我漸漸地放鬆了警惕。三個月後的一個黎明,我壯着膽子偷偷溜出了日軍據點,終於回到家中。”

  “不料,幾個月後的農曆七月十二,我生下了日本鬼子的孩子,後來取名叫羅善學。雖然丈夫同情我的遭遇,但看見不屬於自己的孩子、聽着村裏的風言風語,慢慢地感到無比的羞辱和憤恨。”

  老人用濃重的土話告訴李曉方,“我雖然恨死日本鬼子,但孩子是無辜的,他是我的親骨肉,他既然來到這個世上,就要給他生存的權利。”

  漢奸助紂為虐

圖:今年91歲的劉改連當年被漢奸帶走\受訪者供圖

  今年91歲的劉改連,生於1925年,現居住在山西省陽曲縣城。

  鮐背之年的劉改連,壓在心底的痛苦往事迄今歷歷在目。1943年12月的一天,漢奸帶着一隊日偽軍殺進了村子。“漢奸拿着盒子槍踢開我的家門,逼迫我跟他走。我感覺頭腦一片空白,渾身感覺發涼,繼而大哭起來。我父母哭着給漢奸跪下來了,求他放過我,但無濟於事。”

  “漢奸威脅説,要是我不跟他走,他就打死我的父母。聽了這話,我扶起父母,對漢奸説,願意跟他走,請他放過我父母。”

  被抓到南溝據點的劉改連,遭到日本兵的輪姦。“我稍有不從,就是一頓毒打。”劉改連説,“鬼子根本不把我當人看,我只是他們發泄性慾的工具。我實在忍受不了,想逃跑。但我哪有逃跑經驗呀,又被鬼子抓回來,被打得更狠,幾乎快死了。”“母親天天痛哭流涕。父母想盡辦法、四處籌錢,終於把我贖了回來。”

責任編輯:張尋 DN01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