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赴日尋訪20載 詳實材料證日本國家犯罪

  731部隊海拉爾支隊隊員森崗寬介接受金成民(左)採訪。受訪者供圖

  大公網12月11日訊 (記者王欣欣、於海江)侵華日軍第七三一部隊罪證陳列館館長金成民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正在為赴日本做準備。此行他將取回由侵華日軍老兵提供的重要證物—七三一部隊首任隊長石井四郎獎勵給老兵的一把日本軍刀。這是金成民從一九九六年開始的二十餘次赴日本跨國取證歷程中的又一重要成果。活體解剖、人體實驗、生產細菌炸彈……這些被日本侵華日軍嚴令“必須要帶進墳墓”的絕密,被金成民一點點從參與迫害的老兵口中“撬出”實情,還原歷史真相。

  “很長一段時間,七三一部隊始終處於‘絕密’狀態,致使尋訪取證、調查研究非常困難。而來自加害者的證言與證據,能夠把七三一部隊的真相更加準確的還原,所以就有了去日本開展跨國取證的想法。”金成民説。

  二十年前,金成民踏上了赴日本取證的征途。當時七三一部隊老兵中,年齡最小的近八十歲,年齡最大的九十五歲。如今,隨着他們先後離世,金成民保留的二百多個小時的視頻資料,成為這些老兵對七三一最後的控訴。

  2000年7月,金成民赴日本跨國取證。受訪者供圖

  自學日語自掏腰包赴日

  去日本取證,首先面臨的是語言問題。金成民從零自學,逐漸能夠在日本高校用日語開講座。“這其中的波折艱辛,三天三夜也説不完。受威脅、吃閉門羹那是家常便飯。”金成民説。

  “我那時一個月掙八十二元錢,每一次出訪調查都得花上千元,見到細菌戰受害者和家屬生活艱難,都忍不住留下些錢。去日本取證就更是天價了,來回機票交通費等就得兩萬多。”金成民回憶道,可提起收穫的重要證據,他又忍不住興奮起來。

  在日本也有研究七三一部隊的團體和友人,他們對那段歷史的反思同樣深刻。能夠完成取證的日本老兵,大多是通過這些團體聯繫到的。但真正能夠站出來講述真實歷史的老兵仍寥寥無幾。

  731部隊成員大川福鬆戰後接受採訪取證。受訪者供圖

  “我最多一天解剖了五人”

  金成民接觸過的七三一部隊老兵有五十多人,最後完成取證的不到三十人。有的老人是在臨終前的病榻上講述了他們的經歷。“作為加害的那種犯罪的、殘忍的事情,從自己的嘴裏説出來,實在是需要勇氣,也需要我們給他鼓勵。”幸而這些內容是取證工作最需要的,也是七三一部隊最核心的罪證。

  原七三一部隊活體解剖主要參與者大川福鬆前後三次取證都失敗了,從答應見面變卦反悔,到見面卻避談過去。最後,金成民的耐心和真誠打動大川福鬆。老人在家附近的酒館接受了採訪。

  “我親自參與了活體解剖,每天都會解剖。在七三一解剖的‘馬路大’(細菌部隊用來做實驗的活人)已經數不清了。開始的時候我不做就不給飯吃,因為這是命令。漸漸地人就會變了。我最多一天解剖了五個人。”大川福鬆説。

  金成民採訪錄像取證。受訪者供圖

  從軍醫到司機 筆錄詳實

  在金成民取證的對象當中,有七三一部隊的核心成員軍醫,也有司機、憲兵、少年隊員等。參與取證的七三一部隊原隊員筱冢良雄今年去世。他曾經説,他乾的工作就是給被解剖人消毒,就是拿水沖臉、沖身體。消毒後軍醫來了,他就撤出去。解剖完,軍醫走了,再去收拾屍體。

  金成民向大公報記者展示了幾份七三一原隊員的證言記錄,每一份都有完備的筆錄資訊,證人簽名和遺命聲明,是不可挑剔的公正材料。“我們必須把取證工作做到無懈可擊,不能讓日本右翼勢力鑽空子。”

  隨着時間推移,參與取證的日本老兵陸續離世。金成民説直接證人沒有了,但還有他們的親屬、子女,還有日記和其他證物,這些都是寶貴的歷史證據。“跨國取證不僅僅為了中國,也為了讓全世界熱愛和平的人看清那段慘絕人寰的歷史。”金成民表示,只要還有人做逆歷史潮流的事,他就會繼續尋找更多的證據,把日本軍國主義反人類罪行的鐵證,呈現在世人面前,永遠警示後人。

  中日民間團體聯合編寫的《被裁判的細菌戰》。受訪者供圖

  詳實材料證日本國家犯罪

  據不完全統計,1940至1945年間,僅七三一部隊實驗而殺害的中國、蘇聯、蒙古、朝鮮軍民不下3000人。有學者認為,731部隊活體試驗的反人類罪行,甚至比實施種族滅絕的奧斯威辛集中營的性質更為惡劣。

  七三一遺址陳列館日前公佈了一批來自日本防衞省、厚生勞動省和國立公文書館等機構新發現的檔案,其中一份1936年9月日本參謀本部的文件《關於制定允許陸軍軍醫學校職員兼職為關東軍防疫部職員之事》,記載了日軍參謀總長載仁親王給陸軍大臣寺內壽一的命令,以及日本天皇的軍令案《軍令陸乙第四十一號》:“朕命令制定並實行陸軍軍醫學校職員兼職為關東軍防疫部職員之事的方案”。

  日本老憲兵和原七三一隊員三尾豐(左一)、筱冢良雄(左二)、湯淺謙(左三)參觀七三一部隊遺址

  63支細菌部隊遍佈亞洲

  哈爾濱市社科院731問題國際研究中心副主任楊彥君説,這份新發現的文件能夠充分證明天皇知道731部隊的存在並扶持其擴張,也足以證明731部隊是日本自上而下、有組織、成規模地集團犯罪、國家犯罪。

  事實上,隨着日本侵華腳步的加快以及太平洋戰爭的爆發,以731部隊為核心,日軍的細菌戰研究、實驗、作戰體系不斷擴大:關東軍第100部隊、北京北支甲第1855部隊、南京榮字第1644部隊、廣州波字第8604部隊、新加坡岡字第9420部隊……

  最新發現的“防疫給水部關係部隊一覽表”顯示,日軍在戰敗投降前已建立63支細菌戰部隊,覆蓋中國大部地區以及韓國、馬來西亞、新加坡、泰國等東亞、東南亞地區。

  “天皇指令建立”、“天皇指令撤離”鐵的證據陸續發現,讓那些竭力歪曲甚至否認二戰歷史、尤其是侵華歷史,意圖篡改人們的歷史記憶的頂級政治人物,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目擊毒殺幼童 老兵終身不安

  七三一部隊的經歷,對日本老兵和他們的家人來講也是一種負擔。不能正常上班,生活沒有保障,精神壓力更大。從這個角度上開説,他們也是戰爭的受害者。

  許多老兵曾對金成民説,把毀掉他們一生的“七三一祕密”説出來,對他們也是一種解脱。因此,他們當中有人也把金成民當做是治好了自己心病的朋友。

  鈴木進是原七三一部隊運輸班司機。一九四二年,他從哈爾濱香坊保護院集中營接收了一對蘇聯母女,他記得當時女孩很小。但這個孩子在一週後被七三一部隊殘忍地用毒氣毒死。

  這段證言證實七三一部隊不僅對中國人犯罪,同樣也殘害蘇聯人;不僅實驗成年人,連小孩也不放過。鈴木進曾對金成民説:“親眼看見那個蘇聯女孩被毒死,從此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每天睡覺的時候像幽靈一樣浮現。”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張尋 DN01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