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冷評:正義不應總是姍姍來遲

  中國最高人民法院重審案件後,昨宣告撤銷原審判決,改判聶樹斌無罪

  文|大公報評論員 鄭曼玲

  21歲時蒙冤喪命,21年後才平反昭雪。正義到來了,但聶樹斌早已化為累累白骨。

  這一刻,我們不免想起中國法治史上,那一個個寂寞的名字:佘祥林、呼格吉勒圖、趙作海……他們或與聶樹斌一樣被冤殺,或倖免於難但承受多年牢獄之災。顛覆與沉浮之間,滲透多少個體命運的血淚和辛酸,證明每一宗冤案,對一個生命、一個家庭,甚至對整個社會,會帶來怎樣難以挽回的傷害。所以,我們實在沒辦法用掌聲來歡迎所謂“遲來的正義”。

  之所以不值得原諒,是因為造成真相矇蔽、正義缺席的,不是技術性不可控原因,而往往是制度紕漏或人為因素作祟。“有罪推定”的理念在中國司法界根深蒂固,幾乎每一起冤案都能看到非法取證、刑訊逼供痕跡。另外,冤案形成與司法機關追求不正確政績觀不無關係,“限期破案”等違反司法規律的考核指標,致司法機關在審判過程中一味追求效率。

  更令人憤懣的是,很多冤假錯案背後可看到權力干預陰影。以聶樹斌案為例,當疑似真兇王書金自動浮出水面時,公眾以為真相即將呼之欲出。在此之後十年,聶案的平反覆查卻依舊經歷重重波折。知情人士透露,“河北政法王”張越曾親自坐鎮三天,指揮“真兇”王書金翻供,開庭前進行“模擬審判”;有一些具體辦案的執法人員也成為隱匿真相的“幫兇”和“打手”,為聶案重見天日製造阻力。

  這些人或是為了讓自身官運繼續亨通,或是為了維護當地執法機關的面子和尊嚴,殊不知,正是這背後種種骯髒的勾當,讓真相矇蔽,讓法律蒙塵,讓正義走了整整21年才走到聶樹斌的家人面前。

  冤案的形成並非偶然,但冤案昭雪卻似乎多少有點僥倖。假如沒有聶樹斌家人多年來不屈不撓地申冤上訴,假如沒有法律界人士的路見不平出手相助,假如沒有一些媒體人長期奔走呼號,假如沒有王書金的出現並堅稱自己是兇手拒絕翻供,更重要的,假如沒有一些領導的“倒台”和一些領導的重視,聶樹斌的冤情恐將永遠陪着他長埋黃土。

  當下錯案責任追究機制仍欠完善。不少冤案昭雪之後,對於那些知法犯法、顛倒黑白、草菅人命的辦案人員,只是輕描淡寫“罰酒三杯”,或索性不聞不問留下糊塗帳。這種“護犢子”行為不僅有失公平正義,更為新冤假錯案形成埋下禍根。

  這是我們無法輕鬆面對聶樹斌案“遲到正義”的基點所在。倘若沒有在冤案平反之後亡羊補牢革除司法制度的沉痾宿疾,倘若沒有及時啟動追責機制,讓企圖“殺死”正義的那些“疑兇們”繩之以法,那麼,聶樹斌案就依然是難以複製的個案勝利。生命耗不起,公理等不起,世道人心傷不起。正義,不應總是姍姍來遲。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陳旭 chenxu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