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金馬影后馬思純:一念一思純 七月又安生

  在金馬獎上喜獲“最佳女主角”獎的馬思純笑容燦爛。受訪者供圖

  大公網11月30日訊(記者劉榕欣)剛剛落下了帷幕的第五十三屆台灣電影金馬獎上,內地電影包攬了最佳導演獎(馮小剛)、最佳劇情片(張大磊)、最佳男主角(范偉)等多項大獎,而其中,最為令人矚目的當屬最佳女主角一獎的結果─內地演員馬思純與周冬雨憑藉電影《七月與安生》雙雙捧起金馬獎盃,成為了金馬史上的首例雙影后。

  一夕之間,八五後女演員馬思純成為了風頭正勁的焦點人物。大公網記者于第一時間聯繫到新晉影后馬思純,與正在趕往拍戲片場的她進行了一場專訪,一窺其成名背後的心路歷程、一探其光環之下的從影感悟。

  “這是給我們電影最好的結局,因為七月和安生本來就是一個人。”對於領獎封后,馬思純喜出望外:“一開始,其實挺失落的,因為我們入圍了好多獎,結果一個都沒拿到,沒想到最大的驚喜在後面。”如其所言,雙影后的結局是誰也沒有事先料到的,當頒獎嘉賓馮小剛讀出周冬雨的名字時,思純與她相擁以賀,而當馮導拿過話筒説:“還有一個,馬思純”的時候,思純喜極而泣,整個劇組亦隨之激動不已,歡欣之情溢於言表。

  馬思純(左)與周冬雨得獎後開心擁吻。受訪者供圖

  決心做藝人 折騰也幸福

  領獎時,情感細膩的馬思純幾度灑淚,她手握獎盃泛着淚光地向對手兼好友的周冬雨致謝:“有一個好的對手才能有一個好的我……如果沒有你的話可能我不會站在這兒”,隨即又破涕為笑道:“當然,沒有我的話可能你也不會站在這兒。”那短短的幾分鐘之內,簡單的幾句話之間,金馬雙後之間的深厚情誼已然可見。

  正如電影同名小説的作者安妮寶貝于《七月與安生》一書中寫到的那般:“世間最美的豔遇,是遇見另一個自己。”七月與安生如是,思純與冬雨亦如是。

  訪問中,思純告訴記者:“(頒獎禮)那天晚上,除了爸爸以外全家人都睡了,沒有人關心結果,也從來沒想到過我會得獎。”但她獲獎後最想感謝的人還是父母:“我很感激我的父母把我生得這樣情感豐富,我不是專業的科班出身卻也對鏡頭敏感,對錶演有慾望。我想,這也與父母對我的性格塑造和培養有關吧。”這樣一個乖巧懂事又沉穩細膩的馬思純,在很多方面都與電影裏安靜沉穩的林七月有着或深或淺的相似之處。然而,當這個中國傳媒大學播音系畢業,原本可以過平靜生活的女孩兒決定走上遍佈輿論、沉浮不定的演藝道路之時,她又何嘗不像那個敢拼敢闖的李安生呢?

  馬思純説:“以前只覺得自己會像普通人一樣讀書、畢業、工作、生活,就算小時候演過戲,那也是小時候的事了。長大後父母還是希望我能走更安穩的人生道路。”即便如此,她還是抱着對錶演藝術的熱愛,堅定地選擇了這條道路。

  馬思純(左)與其小姨蔣雯麗。網絡圖片

  小姨領進門 封后靠個人

  安妮寶貝在筆下這樣評價安生:“女孩子可以走的路很多,人生折騰點未必不幸福,只是很辛苦……”馬思純的人生,也許從她選擇以表演為事業時開始變得或辛苦或折騰,但未必不幸福。

  談及馬思純的家人,她的小姨蔣雯麗(著名實力派演員)和小姨夫顧長衞(著名導演)可謂其從影道路上不能不提的人物,但星級家屬給她帶來不可忽視的光環之餘,隨之而來的壓力也是可想而知的。

  一九八八年三月十四日出生於安徽省蚌埠市的馬思純,在七歲那年就出演了她人生的第一部電影《三個人的冬天》,十三歲時又出演了她的第一部電視劇《大宅門》。思純説:“《三個人的冬天》需要一個小演員來演小姨(蔣雯麗)的女兒,可她當時還沒有孩子,世界上跟她長得最像的小孩肯定就是我了。演《大宅門》是因為他們要找一個少年版的蔣雯麗,她那會兒還是沒有孩子,還是我長得最像,所以就演了。”

  於是,自馬思純踏入演藝圈的第一天,她就被貼上了“蔣雯麗外甥女”的標籤。但這個開朗的北方女孩只是笑笑着説:“沒關係”便開始了自己的努力演藝路。二〇〇八年,馬思純主演了愛情劇《戀人》並由此正式出道,步入演藝圈。二〇一二年,她憑藉電影《歲月無聲》獲得中國電影表演藝術學會最佳新人獎,獲得業界肯定。

  但真正讓馬思純贏得觀眾認可的,當屬二〇一四年在台灣男演員蘇有朋首次執導的青春片《左耳》中,由她飾演的“黎吧啦”一角。為了更加貼合角色,彼時有些微胖的馬思純在二十天內極速減重二十磅有餘。電影公映後,馬思純被網友評為片中最會演戲的演員,並憑藉該角色獲得第五十二屆台灣金馬獎最佳女配角提名。

  馬思純飾演的林七月一角受金馬評審團認可。受訪者供圖

  今年,馬思純在冒險片《盜墓筆記》中突破自己,飾演冷酷打女“阿寧”,而該片亦創新票房突破十億元人民幣的佳績。如今,憑藉劇情片《七月與安生》獲封金馬影后的馬思純,早已用實力證明自己並不是依靠在“小姨光環”下的“關係户”,影后之稱實至名歸。

  “給你一個七月,換你一個安生。”馬思純給了電影一個充滿爆發力的七月,電影亦還之以滿是出彩經歷的安生。

  在訪問中,馬思純説:“小姨活出了女人最幸福的樣子:有成功的事業也有美滿的家庭,她是我從影道路上的‘指路人’也是我的榜樣。”即便如今已然獲封影后,她認為自己所做一切唯心而已:“這個獎對於我來説是個肯定也是鼓勵,但並不會改變什麼,我還是會繼續拍戲,繼續做我想做的事。”談及未來的戲路規劃時,開朗如她坦言,拍不了恐怖片,但其他的角色都願意嘗試,只為演戲是她的興趣所在。

  馬思純個人圖文隨筆集《如果有一件小事是重要的》。網絡圖片

  演戲為興趣 出書留念想

  在名利浮躁的演藝圈中,功成名就之餘還能保有一顆文人之心,實屬難得之事,而馬思純便算得上這難得之一。

  自幼在家庭的書卷氛圍下浸染長大的馬思純文筆不俗,二〇〇七年,作家饒雪漫邀其為自己的小説《甜酸》擔當書模,馬思純因此與饒雪漫結緣。在饒雪漫的鼓勵下,去年,馬思純出版了她的首本圖文隨筆集《如果有一件小事是重要的》。訪問中被問及出書的緣由時,思純答道:“沒什麼特別的原因,就是想把平時寫的東西積累起來,給自己老了以後留個念想。”

  一念一思純,雲淡且風輕,想來藝術原也是她骨子裏與生俱來之物吧。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陳旭 chenxu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