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百年名校重人格培養 “又中又日”跨籍人才成時尚

神户中華同文學校校長張述洲

  大公網11月8日訊 (記者 顧大鵬)日本神户中華同文學校以採用中日雙語教育而著稱。雖然該校日本生名額佔比不足一成,但從來沒有出現缺席現象。相反,還經常招來被拒之門外的日本家長的抱怨。事實上,比日本家長抱怨更甚的,是新華僑。因為學校規定優先招收校友孩子,最後留給新華僑孩子的名額通常不足40個。時下,“又中又日”跨籍人才漸成時尚,但神户中華同文學校校長張述洲並不打算藉機炒作。他接受大公報記者專訪時説:“人格培養,才是這所百年名校香火不斷的根本”。

  上世紀八十年代,在京津歌冀劇大舞台上有“歌劇王子”之稱的張述洲,選擇到日本國立兵庫教育大學攻讀教育學。如今已60歲出頭的張述洲向記者透露初衷:做一名音樂教師的想法,緣自中央音樂學院的畢業公演。在莫扎特的歌劇《費加羅的婚禮》中,他扮演音樂教師巴西里奧。歌劇中那個會造戲氛,甚至有點嘎的音樂教師實在讓他着迷。

\

張述洲指揮神户中華同文學校民樂部與兵庫青少年合唱團同台演出/資料圖

  留學日本第五年,張述洲在一家貿易公司找到一份工作。他與妻子蝸居於一間三層小樓的底層,終日不見陽光。張述洲説:“那時唯一的希望是,能讓即將出生的孩子見到一縷日本的陽光。”就在他們搬家不久,阪神大地震摧毀了那座不堪的小樓,一家三口幸運地躲過了一劫。這一年,他來到神户中華同文學校,實現了他的教書夢想。

  孫悟空與一休難分伯仲

  張述洲出生于天津一個工人家庭,記憶裏父母沒有給他買過一件玩具。然而,父親的工具箱卻成了他的百寶箱。他18歲在天津歌舞劇院初學美聲時,他就學會了修門窗,製作櫥櫃、鞋櫃和桌椅板凳等本事。

  張述洲教過音樂、美術、還有科技家庭課等。有他在,課堂就變成孩子們的歡樂世界。漢語和日語混雜的課堂環境下,中日小朋友常常會為誰更勇敢,誰更聰明,而爭得面紅耳赤。到手的孫悟空與一休哥的卡通畫,如果讓孩子們選擇放棄其中的一個,他們會非常為難,甚至很不開心。

  已是神户中華同文學校校長的張述洲,自嘲自己不過是個雜役。他曾經為孩子們量身定製了一部古裝國語劇,按劇本配音製作成錄音磁帶,分發劇中每個角色。然後,帶領着孩子們畫布景、製作道具,一針一線地縫製戲裝。

  張述洲也有一個和父親一樣的工具箱。讓他感到欣慰的是,這個工具箱也成了孩子們的魔術盒子。當他為學校修樂器、製作旗杆和展架時,或者將破損的辦公桌,改造成印刷室的一張工作台時,學生也會拿起工具,模仿着老師的樣子,叮叮噹噹地幹起來。

  張述洲説:“日本孩子和中國孩子一樣,小學畢業時,很多孩子會唱中國歌、演奏中國樂曲。從這裏走出去的學生,已經成為日本華僑社會不可缺少的民族樂手”。

  看日語課本 聽漢語教學

  由國務院僑辦提供的教材藍本,經過改造和嫁接,成為中日孩子們最喜歡的讀物。不過到了初中,便採用日本全日制課本。所不同的是,學生們看着日語課本,聽的是漢語教學。其實,這裏的孩子從小學一年級,就開始接受“又中又日”雙語教育。當孩子們順利升入日本高中後,其流利的國語,常常讓同桌羨慕不已。

  張述洲説:“教育方法和知識很重要,更重要的是人格培養。人格教育第一課堂是家庭,第一教師是父母。從家庭、學校到社會,人格教育無處不在。”

\

學中國民族樂是學生的必修課/資料圖

  【“又中又日” 一家保持中國籍】

  張述洲説:“出生在日本的第三代華僑大都不會説漢語,即使有少數能説卻寫不出來,很多孩子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華人,如果不是自己身在其中,真的不知道華僑異化得如此嚴重”。

  從梁啟超始倡創辦學校,犬養毅首任名譽校長開始,神户中華同文學校,就染上了“又中又日”的色彩。與起起落落的“中國熱”不同,近年復興的“又中又日”熱,即便是中日兩國政府關係降到冰點,神户中華同文學校裏不足一成的日本名額,從來也沒有出現過缺席。

  神户中華同文學校,是全日本最便宜的華僑學校。不過,學生家長並非奔着便宜而來的。因為,每個家庭的孩子,都有享受日本公立學校9年義務教育的機會。

  張述洲和太太到日本已經27年,並孕育一個兒子,一家人都放棄了加入日本國籍的機會保持着中國籍。老華僑蔡勝義博士解釋説:“如果你原來‘非中非日’,即使法律上‘去中取日’,你在日本社會的處境,不會也不可能有所好轉。華僑不管是持有中國籍,還是日本籍,只有往‘又中又日’的方向努力才有前途”。

\

代表學校榮譽的翁阿來獎盾/資料圖

  【獲翁阿來獎盾是學生榮耀】

  今年四月升任校長的張述洲,仍然堅持每週要給畢業班上兩節德育課,內容包括校史、還有中國文化常識。在他長長的校史名人錄裏,除了梁啟超、犬養毅和老校長李萬之,還有老校工翁阿來。

  翁阿來比神户中華同文學校的校齡還要長2歲,這位浙江籍華僑原是英國海輪上的一名海員。九一八事變時,在日本同患難的哥哥突然病故,他擔當起養育三個侄子的責任,只好離開海輪充當一名校工。

  學生們從德育課裏了解到:“撞鐘者翁阿來,比電鈴還精準;清掃工翁阿來,按客輪的標準保持學校便所的清潔;素食者翁阿來,經常準備一些糖果給校工和孩子們;獨身者翁阿來,新年的時候會換出一些零錢,像聖誕老人一樣,把一封封驚喜送給孩子們”。

  二戰期間,翁阿來祕密保存着一面中國國旗,直到日本投降;他為校友保存斯諾的《西行漫記》和艾思奇的《大眾哲學》,使其躲過日本特務的搜查。翁阿來去世前,把一生的積蓄100多萬日圓捐給學校。學校設立了翁阿來育英基金,能夠獲得翁阿來獎盾,是每一位學生和家長的榮耀。

  日本僑校均逾百年歷史

  在日本目前有五所華僑學校,這些學校大都成立於清末民初,都有百年以上的歷史。其中,大陸系華僑學校兩所,分別是神户中華同文學校和橫濱山手中華學校。兩校設有幼稚班、小學部、中學部,但沒有高中部。其他三所為台灣系華僑學校。

  在日本國內學校分三類,一類是國立,一類是私立,華僑學校在日本屬於特殊學校,不能享受日本的國民待遇。

  神户中華同文學校,小學生1-6年級學費每月兩萬一千日圓,初中生學費每月兩萬二千日圓。這些費用只夠學校整個支出的一半。日本地方政府按學生人頭,每人每年補貼10萬日圓,不足部分靠華僑資助、出租學校公寓、停車場和學刊廣告補充。

  張述洲簡歷

  1955年,出生于天津,祖籍山東煙台

  1973年,天津歌舞劇院歌劇團演員

  1983年,畢業於中央音樂學院歌劇系

  1985年,回到天津歌劇團,歷任演員隊長、歌劇團藝術室副主任,曾任歌劇《夢的衣裳》副導演、男主角

  1989年,赴日留學

  1994年,獲日本兵庫教育大學教育學碩士學位

  1995年,任教於神户中華同文學校

  2016年,任神户中華同文學校校長、兼西日本華文教育者協會會長

  主要作品

  翻譯作品:歌曲《小蝴蝶》、《再見》、《我們在這裏》、《和你相遇》

  音樂作品:民樂合奏《快樂隨想曲》

  作詞:《望白雲》、《飛翔》等50余首

責任編輯:曹家寧 DN004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