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院報告揭自貿區五問題 籲加快開放迎戰TPP

  圖:二○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吉隆坡國際會議中心出席《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領導人聯合聲明發佈儀式資料圖片

  大公報8月31日訊(記者張帥)作為推進投資便利化和貿易自由化的有效工具,自由貿易區發展受到世界多數國家重視。30日,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在京發佈《自貿區藍皮書:中國自貿區發展報告(2016)》,內容指,雖然當前內地自貿區建設已初步形成了以周邊國家和地區為基礎的自貿區網絡,但中國自貿區(FTA)建設存在五大問題:貿易伙伴經濟體量較小、與自貿夥伴的貿易關係緊密度不足、自由貿易區開放的業務有限、無法全面適應TPP為代表的自由貿易區規則、亞太地區諸多國家之間存在的利益衝突明顯。對此,《報告》建議加快推進自貿區(FTA)建設,藉“一帶一路”建設擴大“朋友圈”。

  據《自貿區藍皮書:中國自貿區發展報告(2016)》介紹,從已生效的協議來看,中國的20個自貿夥伴中,僅印尼和瑞士位居世界GDP排名的前20位,而且排名相對靠後。相對而言,歐盟的69個自貿夥伴中,有4個國家位居世界GDP排名前20位之列,美國的20個自貿夥伴中也有4個位列其中。報告稱,中國現有自貿區“朋友圈”輻射的市場規模相對較小,而且自貿區對於投資和服務貿易開放廣度和深度上存在明顯不足,尚未真正建立起統一負面清單管理制度和准入前國民待遇原則,導致中國在對外開放過程中,無法與國際新標準和規則有效對接。

  社科院研究生院金融系博士生導師王力表示,美國目前積極推進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和《跨大西洋貿易投資夥伴協議》(TTIP)等,不僅在開放深度上有很大提升、還一步拓寬了涉及的行業範圍。TTIP談判一旦達成,美國與歐盟的自貿區市場規模均將超過世界GDP的一半,中國即使現有在談自貿協議全部達成,這一比重也不足全球35%。

  TPP大降市場準入門檻

  社科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所研究員黃育華指,在傳統議題領域,TPP極大地降低了相互之間市場準入門檻,中國目前尚無法適應這些要求;在貨物貿易方面,TPP規定了極高比例的零關税商品,而目前內地在大多數自貿區中貨物貿易自由化水平並不高,主要表現在零關税商品比例偏低、敏感或例外產品比例偏高等,這大大降低了自貿區帶來的收益。

  報告建議,中國需要繼續推動與主要貿易伙伴的自貿區談判,把握當前國際經貿新規則的發展動向,並積极參與到國際貿易規則的構建過程中去。再次,通過“一帶一路”計劃和亞太自貿區建設的相互融合與促進,逐步推進區域內貿易、投資等自由化進程,加強中國與周邊國家的政治經濟合作關係,提高在全球治理中的話語權。報告也主張把自貿區建設和國內自由貿易試驗區(FTZ)建設有機結合,形成兩者相呼應的開放體制,同時深化國內改革來適應高標準的國際開放規則要求。


  自貿區促進粵港澳融合

  第一本關於內地自貿區發展的藍皮書《自貿區藍皮書:中國自貿區發展報告(2016)》30日發佈,報告指出,廣東自貿區的成立與建設自然地將粵港澳經濟融合置於重要地位,將有助在金融方面形成粵港澳合作新體制。

  報告提到,由於地域優勢明顯,粵港澳經濟融合處重要位置。廣東自貿區整體思路,就是要在面向世界前提下,以港澳地區為依託並服務內地,通過制度上的突破與創新,加強內地與港澳地區經濟的深度融合。積極探索粵港澳服務貿易自由化措施,有助粵港澳區域貿易集成功能的極大發揮。

  中國社科院專家指出,內地與香港為實現貨物貿易、服務貿易及投資的自由化和便利化作出巨大努力,通過簽訂補充協議形式,不斷擴大了相互之間的開放。這具有高度靈活性,併為日後內地與澳門、台灣簽訂協議起到示範作用。

  滬自貿區臨匯率風險挑戰

  《自貿區藍皮書:中國自貿區發展報告(2016)》指出,金融體制改革任重道遠,上海自貿區金融行業試點既有機遇也充滿挑戰。從金融創新面臨的風險種類看,匯率風險是上海自貿區當前最大風險。

  從實行金融創新市場因素看,在上海自貿區內進行利率、匯率市場化改革,自貿試驗區外和境內就產生利息差和匯差。長期被金融管制壓抑的創新力量一旦釋放,將驅動市場尋求政策空隙、以最大化獲得創新的收益。舉例,跨境人民幣結算流程簡化,吸引更多境內人民幣資金經多種渠道轉入區內自由貿易帳户,再通過資金劃轉至境外,實現自由換匯機會。從外在條件看,發達國家正在集體實施量化寬鬆政策,新興市場經濟體面臨大規模短期資本流入風險,一旦中國加快資本帳户開放,很可能首當其衝。隨着美國退出量化寬鬆政策並步入新的加息週期,接着又會面臨大規模短期資本流出,資本短期內大規模進出將衝擊中國金融和實體經濟。

  報告指出,東南亞地區後發國家在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後,都嘗試過匯率市場化,礙於經驗所限、能力與經濟實力不足,很多問題未獲有效及時處理,致債務與泡沫迅速積累,並在短時間內崩潰,最後基本都以失敗告終,發達國家也風險重重。因此,上海自貿區在金融創新推進過程中需更多通盤考慮。

責任編輯:張尋 DN01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