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改觀察:新建政法委統領保檢法 強化軍委監督

2014年4月9日,習近平視察武警部隊特種警察學院,為“獵鷹突擊隊”授旗\新華社

  大公網12月2日訊 (記者馬浩亮)根據軍改方案組建新的軍委政法委,直屬於中央軍委、獨立開展工作,統一領導軍隊法院、檢察院和保衞部門,這是加強依法治軍的關鍵步驟,也將通過加強司法監督推動從嚴治軍。與紀檢、審計等機構一起,構建軍隊內部更為嚴密的權力運行制約和監督體系。

  軍隊的政法委是一個曝光率極低的機構。回顧歷史,2007年,中央軍委決定將全軍團級以上單位的臨時性的“政法工作領導小組”改為“政法委員會”。在軍委總部層面設立有“全軍政法委員會”。

  與軍紀委一樣,全軍政法委主要職能由總政治部承擔。在人員架構上,二者也存在重疊。現任全軍政法委書記即由總政治部副主任、軍紀委書記杜金才兼任。杜金才同時也是中紀委常委、中央政法委委員,代表軍方參與黨中央層面紀檢、政法工作的領導。而各大軍事單位的政法委書記、紀委書記一般也由同一位副政委兼任。

  依法治軍是依法治國的重要組成部分。在習近平的治軍思想中,“依法治軍、從嚴治軍是強軍之基”。在現行體制下,軍隊內部的司法機構也幾乎全部歸總政治部管轄,並且與國家的法院、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幾乎一一對應,包括軍事法院、軍事檢察院、總政治部保衞部、總政治部辦公廳司法局等。

  現行體制權威性不足

  而全軍政法委就負責協調前述這些軍內政法機構。現任全軍政法委成員還包括副總參謀長乙曉光、總後勤部副政委劉生傑、總裝備部副政委柴紹良、總政治部保衞部部長劉訓言、軍事法院院長劉季幸、軍事檢察院檢察長李曉峯等。後三人也被統稱為“保檢法三長”。

  總政治部保衞部實際上就相當於軍內的“公安部”,設立有偵察局、保衞局、安全局等機構,負責軍隊內部犯罪案件偵察、維護治安秩序和政治安全。而總政治部司法局則負責軍隊律師管理、司法考試、普法宣傳、軍隊監獄管理等事務。總政治部在西安政治學院設立了安全保衞系、軍事法學系,專門負責培養軍內政法人才。軍事政法系統的法官、檢察官、法警均為現役軍人。在旅一級以上的政治部還編設有軍隊律師,他們同樣需通過國家的律師考試才能取得律師資格。

  但是目前的全軍政法委和軍紀委,都是相對鬆散的組織形式,附屬於總政治部。軍紀委尚有總政治部紀律檢查部作為辦事機構,而全軍政法委甚至沒有專門的班子。因此,權威性和獨立性嚴重不足,嚴重製約開展工作和發揮作用。

  單設機構獨立開展工作

  本次軍隊改革,改變現有的“全軍政法委員會”,重新組建“中央軍委政法委員會”,由一個附屬於總政治部的協調性機構,變成直屬於中央軍委、獨立開展工作、單設辦事機構的實體部門。這是軍隊政法領導體制的一次根本性改革,從而加強對軍隊政法工作的強化管理,從頂層加強中央軍委對軍事司法監督的領導。

        軍委審計署派駐全覆蓋

  審計監督是從嚴治軍的重要一環。此次軍改方案提出,調整組建軍委審計署,全部實行派駐審計。這是繼去年解放軍審計署劃歸中央軍委直轄之後,軍隊審計體制的全方位改革。

  1985年7月,中央軍委頒發《總後勤部機關編制表》,增設審計局,負責人稱局長。1992年8月,解放軍審計局改稱審計署,領導人改稱審計長,級別為正軍級,掛靠總後勤部,負責人改稱審計長。軍審署下設綜合局、事業審計局、裝備審計局、基本建設審計局等機構。軍審署的主要職責包括組織對軍費管理使用、武器裝備採購、企業經營生產、國防基本建設以及軍隊領導幹部經濟責任等進行審計監督。

  各軍區、軍兵種後勤部下設審計局,各集團軍後勤部下設審計處。但在體制上,這些審計局、審計處在本級首長和上級審計機關領導下,負責本級單位的審計工作。

  2014年11月,根據軍委主席習近平簽署的命令,解放軍審計署由總後勤部劃歸中央軍委建制。在中央軍委領導下,主管全軍審計工作,對中央軍委負責並報告工作,其黨的建設、政治工作和行政管理由軍委辦公廳領導。軍審署這次變更領導關係,為了順應軍內反腐的趨勢,構建新的監督機制。

  十八大以來,軍內重拳打虎,後勤系統成為重災區。尤其是後勤系統執掌數千億軍費、房地產基建的總後勤部,更是重中之重。總後勤部副部長劉錚步谷俊山後塵被查處。監督的首要之義是要確保獨立性。然而自成立30年來,解放軍審計署一直由總後勤部領導,人、財、物都需由總後勤部任免、供給。總後勤部本身既管財務、基建、軍需,統攬軍費的使用、分配,而又負責對這些工作進行審計監督,既當運動員,又當裁判員。因而制約了審計監督效用的發揮。

  軍審署由總後勤部劃撥中央軍委直轄之後,其地位就類似於在香港直接隸屬於特首的審計署,只聽命于軍委領導,無需再受制於總後勤部。習近平曾多次強調要把軍費花在刀刃上,這就要求必須加強對軍費使用的監督。而審計本身也是發現腐敗線索的重要渠道,與紀檢、司法等都是從嚴治軍的重要手段。這都是軍審署改革的重要目的。

  此次軍改,在現有“解放軍審計署”基礎上調整組建“中央軍委審計署”,列為軍委多部門之一。更為重要的是,全部實行派駐審計,加強了審計工作的垂直管理,改變了基層審計局、處受制於單位首長、難以獨立開展工作的困境。這對於中央軍委全局上加強對審計工作的組織領導,預防和懲治腐敗,增強審計監督的獨立性、權威性和實效性,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涉軍法律將迎大規模修改

  伴隨中國軍隊前所未有的一次體制改革,眾多現行涉軍法律都將進行修改。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在軍改會議上強調指出,要着力搞好配套保障,堅持立法同改革相銜接,抓緊做好法規制度立改廢釋工作,確保改革在法治軌道上推進,保證各級按照新體制正常有序運轉。

  軍事法規制度體系包含軍事法律(全國人大制定)、軍事行政法規(中央軍委和國務院共同制定)、軍事法規(中央軍委制定)以及有關規章、規範性文件和基層制度規定。

  做好法規制度立改廢釋

  截至2014年8月,軍事法規制度體系中的法律法規規章數量已達4000多件。其中,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制定的軍事法律以及國防和軍事方面的決定18件。國務院、中央軍委聯合制定的軍事行政法規99件。中央軍委制定的軍事法規242件。各總部和國務院有關部門聯合制定的軍事行政規章與各總部、軍兵種、軍區和武警部隊制定的軍事規章3700多件。

  這其中,以全國人大制定的軍事法律擁有最高效力。包括國防法、兵役法、國防動員法、軍事設施保護法、軍人保險法、現役軍官法、預備役軍官法、國防教育法、人民武裝警察法、軍官軍銜條例等等。覆蓋了國防領導體制、武裝力量編成、兵役、軍事設施保護、國防動員、軍人權益維護等國防建設的重要領域。

  所有軍事法律中,以國防法為核心。現行的國防法於1997年頒佈實施。當中規定了中央軍事委員會有權“決定中國人民解放軍的體制和編制,規定總部以及軍區、軍兵種和其他軍區級單位的任務和職責”。按照此次軍改,將改變軍委總部制,改為軍委多部門制;改變軍區,重新劃設戰區。相關的法律條文需要相應作出調整。

  國務院與中央軍委聯合制定的軍事行政法規主要是牽涉軍、地雙方的一些事宜,如軍隊參加搶險救災條例、現役士兵服役條例、徵兵工作條例、國防交通條例、民用運力國防動員條例等。此次軍改將推進軍民深度融合也作為九大重點之一,因而有關軍事行政法規也將進行諸多完善修改。

  健全軍事法制工作體制

  現有的軍事法制工作機制也將在此次軍改中得到優化調整。目前,軍事立法工作的主要承擔者是中央軍委法制局,由軍委辦公廳領導。涉軍的法律包括《香港特別行政區駐軍法》都是軍委法制局主導起草的。軍事行政法規則由國務院法制辦公室與軍委法制局共同起草。而後還要經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審查,再提交人大審議。十八屆四中全會有關依法治國的決定提出,健全軍事法制工作體制,建立完善領導機關法制工作機構,建立軍事法律顧問制度,在各級領導機關設立軍事法律顧問。

    

        相關鏈接:

        北京觀察:軍事法院檢察院按區重設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公眾號

責任編輯:張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