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白重恩:“一帶一路”企業海外投資需政府護航

 \

白重恩接受大公網記者獨家專訪。 方樂迪攝

  大公網5月11日訊 (記者 李曉蓉 方樂迪)“一帶一路”這一大的國家戰略背後藴含了怎樣的經濟邏輯?投資風險如何把控?經濟行為背後,軟實力又扮演着怎樣的角色?

  就“一帶一路”相關話題,近日,清華大學經管學院弗里曼經濟學講席教授、副院長白重恩接受了大公網記者的獨家專訪。

  在專訪中,白重恩表示,世界各國基礎設施投資建設普遍不足,而中國是個例外:既在基建投資方面擁有大量經驗,又有基建設施生產能力。在其看來,“一帶一路”戰略下,一方面中國積累的優勢將用在幫助周邊國家改善其基建投資上,另一方面中國過剩的產能將運用到稀缺國家,由此可以實現雙方的互利共贏。

  除此之外,白重恩認為,在改善國與國之間的交往上,基建可降低溝通成本,更好實現互聯互通。他舉例稱,比如鐵路修到哪是有選擇性的,通過基建項目帶動亦能改善中國與其它國家的交往。

  白重恩指出,到其它國家進行基建投資,有一定風險,需要充分考慮。他同時認為,企業首先必須對投資地當地的監管環境有非常深入的瞭解,其次還要考慮在不同的國家,要採取不同的措施。其中,對於中企如何更好走出去而言,他表示,外商來華投資經驗亦不乏有益之處可資借鑑。

  談及如何降低風險,白重恩指出,不僅要從企業角度來考量,政府也要考量。在利用外交、政治影響為企業創造一個好的外部環境之外,白重恩認為軟實力建設也是一個重要方面,經濟實力和軟實力是相互促進的。

  “沒有很強的軟實力的話,也不能很好的保護我們的企業。這一點上,政府也需要做出很大的努力。”白重恩向大公網記者坦言。

  以下為部分專訪文字實錄:

  大公網:我們知道您在任職清華大學之前,還曾任教香港大學、美國波士頓學院,作為一個國際化的學者或者説經濟學家。關於“一帶一路”投資風險問題,您的觀察與思考是?

  白重恩:基礎設施投資建設的風險比普通製造業風險大一些。原因是基礎設施投資建設的使用有一定的公益性,所以使用、收費都會受到政治因素的影響。當然,製造業投資也會受到政治因素影響。但是兩者相比,影響程度不同。怎麼來掌控風險,是我們特別要關注的事。

  大公網:“一帶一路”戰略下,企業走出去,如何降低風險?

  白重恩:降低風險,不僅要從企業來考量,政府也要在其中起到一定的作用。從企業去考慮,必須對當地的監管環境要有非常深入的瞭解,這個是必須要做的。除了要了解監管的環境以外,還要考慮在不同的國家,要採取不同的措施。比如我們想,外商企業到中國來,它是怎麼克服風險。反過來,我們的企業出去,是不是也有類似的一些方法來克服困難。借鑑外商在華投資經驗,這也是特別重要的一個方面。比如和當地有政治影響力的企業形成合作關係,與其成為利益共同體。這樣做,也會帶來特殊的困難。合資、合作會有各樣差異,要去克服,但是比你單打獨鬥要好一點。企業角度是這樣。政府則要利用外交影響、政治影響,為企業創造一個好的環境。 

  大公網:在“一帶一路”走出去問題上,有觀點認為,“外商企業到中國來能成功,而我們企業走出去不能成功”,您怎麼看待這種觀點?您認為背後的軟實力究竟扮演着怎樣的角色?

  白重恩:舉例説,美資企業到中國投資出了什麼事,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等會去報道,美國的這些媒體在全球的影響力非常大,它的這些報道會影響決策。在這點來講,中國的媒體還沒有這些影響力。中國企業在國外受了不公正待遇,國內媒體去報道了,報道出來只是給中國人看,但是解決不了問題,它不能產生國際影響。

  由此,我們也要思考如何建設我們的軟實力。沒有很強的軟實力的話,也不能很好的保護我們的企業,這一點上,也需要做很大的努力。目前我們在這方面還比較落後,面臨很大困難,但不能簡單説,外商企業到中國來能成功,而我們走出去不能成功。

  我們做過一些努力,可能第一步要分析一下這些努力的成效。比較受關注的努力是我們在很多地方設立了“孔子學院”,有的成功,有的不是很成功,要做一些分析。有時候你想做一件事,想達到太多的目的,反倒做不好。怎麼把這樣一個目標搞的相對單純一些,讓人家更容易接受一點,也是應該好好考慮的。

  大公網:大公報1902年創刊,大公網作為其新媒體平台,以“香港視角、中國觀點、世界表達”為傳播理念。在“一帶一路”這一大的國家戰略上,從您的視角來看,我們這些媒體應該做些什麼?

  白重恩:媒體我不是專家、文化交流問題上我也不是專家。我能夠體會到的是,經濟的實力和軟實力是互相促進的。我們可能在經濟實力上走的相對快一些,但是在軟實力建設上面,成效不是那麼突出。軟實力怎麼樣能適應經濟發展的需求,如何通過軟實力提高與各個國家交往的水平,這些思考都是很有必要的。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北京觀察》公眾號

責任編輯:李曉蓉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