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聿文:全球經濟治理的中美「暗戰」

  中美「暗戰」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成為此間輿論關注的焦點。據報道,在美國壓力下,中國已經從擬於會議結束時發表的APEC公報草案中刪掉了兩個條款,將不再提議對亞太自由貿易區(FTAAP)進行「可行性研究」,也不會提及建成該貿易區的目標日期。

  中國此前設定的目標日期在2025年。盡管中國商務部有關人士回應時稱,建設亞太自貿區是APEC 21個成員的一致願景,並得到了所有成員的一致支持,但這並不能掩蓋中美在包括FTAAP在內的一係列問題上的分歧。

  美國曾經是FTAAP的支持者之一,但現在美國將精力主要放在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上。後者是一個有12個國家參與談判的自貿區,但把中國排除在外。美國目的很明顯,若其主導的TPP最終成型,將發展成為涵蓋APEC多數成員在內的亞太自由貿易區,成為亞太區域內的小型世界貿易組織,不但APEC會邊緣化,中國亦可能會邊緣化。

  當然,要在亞太排除中國的影響和經濟治理權,也非易事。因為中國比起13年前首次舉辦APEC來,不僅經濟實力得到快速發展,在世界占有的分量亦在提升。2001年上海APEC會議時,中國的國內生產總值(GDP)還不到日本一半,如今卻早已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更重要的是,中國借着這個龐大體量和市場,深度參與國際經濟事務,並在其中日益扮演主要角色,尤其對於亞太地區來說,明顯感受到了中國的分量。

  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測算,中國對亞洲經濟增長貢獻率已超過50%,中國經濟每增長1個百分點,就將拉動亞洲經濟增長0.3個百分點,亞太日益倚重中國由此可見一斑。另一方面,中國也越來越融入亞太。2013年,中國與APEC成員貿易額已占對外貿易總額60%,中國實際利用外資的83%和對外投資的69%,都是與APEC成員之間進行。所以,TPP要是缺了中國,本身就缺少代表性。若因此讓中國感覺到是在圍堵自己,中方亦會另起爐灶,推出以自己為主導的自貿區,以抗衡美國。中方在此次APEC會議上,力推FTAAP,就包含着此層考慮在內。

  今年APEC的主題是「共建面向未來的亞太夥伴關係」,三大議題是「推動區域經濟一體化」,「促進經濟創新發展、改革與增長」,「加強全方位基礎設施與互聯互通建設」,其中,最可能推動的就是亞太自貿區即FTAAP建設。中國要利用13年後在國際事務中舉足輕重的作用及APEC會議重返中國的機會,將這次會議辦成APEC歴史上一個新的裏程碑,尤其在促進亞太地區各國相互協作、打造亞太經濟互利共贏模式方面,能有新的推動。因此,中國在這方面用了很多心血,上述主題和議題就體現出了這點。

  亞太自貿區概念最早是在2006年河內APEC會議上提出的,但多年來,該議題並未有實質性進展,盡管中國知道,原因在於APEC主要成員關於亞太自貿區的指導理念和路徑偏好各異,中短期內難以就其建設具體路徑達成一致,但萬事總是開頭難,如果中方利用主場優勢,啟動並推動亞太自貿進程,把多年來的願景轉化為行動,不再任由亞太區域的自貿區呈碎片化趨勢發展,或將成為提升亞太區域一體化水平的關鍵一步。就此而言,FTAAP在此次APEC會議上能否達成一個類似路線圖的東西,是檢驗中國是否具有與自身體量相稱的地位和影響力、可否主導APEC議程與進程的一塊試金石。

  除APEC會議外,中國的全球治理「野心」和同美國的「暗戰」,也在10月下旬成立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體現了出來。這家由中國主導的投資銀行是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013年10月在東南亞訪問時提出來的,目前包含21個創始成員國,預計2015年開始營運。

  亞投行是一家側重於亞洲基礎設施建設的帶有政府間性質的亞洲區域多邊開發機構,中國持有該銀行高達50%的股權,總部設在北京。它的成立,猶如在國際金融市場投入了一顆石子,對提高中國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的話語權、提升中國在全球經濟乃至全球政治中的影響力、推出中國標準、擴大中國在亞洲尤其是東南亞的影響力,以及促進亞洲經濟一體化程度,都會起到積極作用。

責任編輯:辛忠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