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資訊 > 中國時政 > 中國聚焦 > 正文

熱聞

  • 圖片

外媒:「兩少一寬」政策副作用明顯 應予以糾正限制

必須糾正「兩少一寬」政策,取消不合理的照顧,禁止配帶管制刀具,實行有限制的生育,取消降低錄取分數線等不合理規定。

  大公網3月19日訊 據聯合早報網報道,3月1日晚上9時20分左右,8名統一着裝的蒙面持刀歹徒在昆明火車站廣場、售票廳等處大肆砍殺無辜群眾,造成29人死亡143人受傷的恐怖慘案。

  近些年國內暴力恐怖事件時有發生。如1995年7月7日的禾田恐怖騷亂事件、1997年2月5、6日的伊寧恐怖騷亂事件、2008年拉薩「3.14」打砸搶燒殺事件、2009年烏魯木齊「7.5」打砸搶燒殺事件、2013年「6.26」新疆鄯善縣暴力恐怖襲擊事件、2013年「10.28」天安門金水橋暴力恐怖事件等。

  在經曆了多起有組織有計劃的恐怖事件之後,我們必須痛定思痛,從曆次暴力恐怖事件中吸取血的教訓,深刻反思暴力恐怖事件產生的原因。

  多年來,在一些地方常看到少數民族同胞在大街上身佩刀具,包括長長的腰刀。就我所知,確有少數民族,如維、哈、蒙等,有佩帶腰刀或刀具的習俗。

  根據我國的法規,少數民族人員只能在民族自治地區內佩帶、銷售和使用民族刀具;而在非民族自治地區,少數民族同胞必須遵從當地的法規,不得佩帶這類刀具。而在現實生活中,執法人員大都睜一支只眼閉一只眼,或者說,不敢惹那些佩帶刀具的少數民族人員。有的地方,當「切糕黨」鬧事時警察也不願管或不敢管。總之,在一些非少數民族地區禁止佩帶管制刀具的法規成了空文,沒有認真落實、執行。

  不禁要問,少數民族同胞是不是要遵守國家的法規?要不要尊重其它民族的風俗習慣?設想一下,如果非民族自治區嚴格執行了任何人不得佩帶管制刀具上街的規定,昆明「3.01」暴力恐怖慘案也許可以避免。

  暴力恐怖事件的發生,有國際大背景,也有國內的原因。恐怖活動是一個國際問題,首先是針對西方的,但中國不可能獨善其身。西方敵對勢力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機會把恐怖禍水引向中國,利用境內外三股極端勢力在中國制造事端。至今,西方政要還不時會見達賴、熱比亞等分裂勢力頭目。如果說國際大背景難以控制,國內的事情是可以做好的,而且必須做好。

  我們必須反思國內的原因。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在此必須提及「兩少一寬」政策。就是八十年代提出的「對少數民族的犯罪分子要堅持『少捕少殺』,在處理上一般要從寬」。從此這一政策形成了我國的民族刑事政策。後來,這一政策上升成了法律。不能不說,這一政策副作用明顯,產生了不良的政治效果和嚴重社會後果。有的地方對少數民族犯罪分子寬大無邊,各民族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成了空話。這一政策實際上是為極少數民族分裂主義分子的犯罪行為開脫罪責,減輕或逃避懲罰。可以說「兩少一寬」政策成了極少數民族分裂主義犯罪分子的「護身符」。對犯罪分子的寬大等同於對犯罪行為的縱容,是對廣大人民群眾的傷害。

  中國曆史上漢族政權對少數民族實行統治時,大都實行寬寬相濟的政策;而少數民族政權統治漢族時,均實行苛刻的歧視、壓迫政策。毛主席、共產黨對少數民族實行了有曆以來從未有過的好政策。在毛主席和共產黨的領導下,各民族親密無間,民族化、宗教化越來越淡薄。八十年代以後,有的領導同志對毛主席的民族政策「撥亂反正」,民族化、宗教化傾向日益加重,宗教極端勢力、民族分裂勢力、暴力恐怖勢力日漸抬頭。這三股反動勢力在西方反華勢力的支持下,打着民族、宗教的旗號,一有機會就興風作浪,制造事端。

  「兩少一寬」出台後,政府處處照顧少數民族,給了很多好處、很多優待。但是,少數極端主義分子不僅不思感恩,反而在西方反華勢力鼓動和支持下,變本加利地鬧事。地方政府官員受「撥亂反正」政策的束縛,往往右傾退讓,企圖「花錢買平安」。結果是「小鬧給小好處,大鬧給大好處。」鬧事地區會因「鬧事」而「發財」,得到了到更多的維穩編制、維穩經費和財政支持。最後「鬧」出了驚天動地的大騷亂:如2008年「3.14」嚴重暴亂事件、2009年「7.5」嚴重暴力恐怖事件以及今年的「3.01」暴恐事件等等。

  「政策和策略是黨的生命,各級領導同志務必充分注意,萬萬不可粗心大意。」毛主席時代實行的是國家統一繁榮的大中華民族政策,重在發展少數民族地區,使狹隘民族主義逐步消亡;漢族在少數民族地方為邊疆做貢獻,少數漢族從心底裏尊敬感謝漢族幹部。

  「兩少一寬」政策加大了少數民族與漢族的隔閡,刻意強調少數民族地區民族化、宗教化,助長了少數民族地區狹隘民族主義和極端宗教主義,還美其名曰落實民族和宗教政策,為極端民族分裂主義分子提供了生存空間。

  因此,必須糾正「兩少一寬」政策,取消不合理的照顧,禁止配帶管制刀具,實行有限制的生育,取消降低錄取分數線等不合理規定。

  不合理、不平等的民族政策實質上帶有歧視性,是對漢族的歧視,也是矮化少數民族。不平等的民族政策增加了民族間的矛盾和隔閡。「王子犯法,與民同罪」,各民族必須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

  • 責任編輯:辛忠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